暢讀小説 > 葉傾心薄妄川 > 第1290章
    

    薄妄川憤怒地嘶吼道:“她們是我的孩子。”

    “你養過小月亮和小星星嗎?”

    “你為小月亮和小星星做過什么?”

    “你如果僅僅是因為想要滿足你的私心,才想要將小月亮和小星星帶在你的身邊,那我告訴你,薄妄川,你不配!”

    “你想要在這段時間,在你人生最后的時刻,給你的孩子們留下一個父親的形象,然后呢?”

    “然后你死了?你想要讓你的孩子們一輩子都生活在悔恨或是恐懼中?”

    “薄妄川,你對葉傾心所做的那些事情,還尚且可說,你當時是被仇恨操控失去了理智!可倘若你借著孩子們所做這些事,那你......就是一個禽!獸!”

    “一個真正的父親,會在生命最后時刻,想著如今給孩子們留下一筆寶貴的財富。這一筆財富,有可能是一筆錢,也有可能是一種信念,你呢?”

    “你仔細想想你作為父親,你要給你的孩子留下什么?”

    “我言盡于此,你好自為之!”

    司意染在得知薄妄川得了絕癥時,還有那么一瞬間的心軟。

    是,只是一瞬間。

    可再仔細回想一下,他這些年對葉傾心、對孩子們的作為,司意染又覺得哪怕他是一個男人,他也無法同情薄妄川。

    人在年輕的時候,可能會犯錯!

    他在年輕的時候,也曾犯過錯!

    犯錯并不可怕,可怕的是,薄妄川從頭到尾,都不知道自己做錯了,甚至還在錯誤的道路上一騎絕塵。

    明明薄妄川有無數次彌補錯誤的機會,薄妄川卻是一直、一直、一直沒有想到要怎么彌補,而是一直在犯著同樣的錯。

    司意染走出去的時候,徐栩栩急急忙忙地問道:“他......改變主意了嗎?”

    司意染攬著徐栩栩的細腰,對著小月亮和小星星道:“別擔心,有我在,誰也帶不走你們!”

    小月亮和小星星歡喜的驚呼。

    和小月亮、小星星的歡喜不同,薄弈擔憂的看著虛掩著的房間。

    他總覺得薄妄川好似有什么地方不對?

    可薄弈仔細回想,卻想不出來到底有什么地方不對?

    房間門并未關上,司意染與孩子們的對話聲,也傳到了薄妄川的耳朵里,薄妄川聽著孩子們的聲音,只覺得的那些歡呼聲,像是刀子似的,深深的扎進薄妄川的心里,扎得薄妄川痛不欲生。

    薄妄川的手機,嗡嗡嗡地蜂鳴著。

    他拿出手機一看,上面的來電顯示是葉傾心。

    “喂~”

    電話接通之后,葉傾心冷著一張俏臉,憤怒至極道:“薄妄川,你如果想要重新打撫養權官司,我隨時奉陪!但在法庭宣判孩子們的撫養權歸屬之前,孩子們都必須要司家呆著!你若是敢強行帶走孩子,我會讓你從此以后都再也找不到孩子!”

    薄妄川伸手揪著痛到有些麻木的胸口,他吃力地喚了一聲。

    “葉傾心!”

    “過去都是我的錯,我向你道歉,為了孩子,我們重新......我們重新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