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葉傾心薄妄川 > 第1095章
    薄妄川的強勢,讓葉傾心淺淺一笑,她淡漠地回道:“你想要我撕毀合同嗎?抱歉!我不會!”

    “你不能試藥!”

    “絕對不能!”

    葉傾心反問,“我為什么不能?”

    “因為你是我的妻子,我薄妄川就算淪落到這樣的境地,我也會肩負一個丈夫的職責!”

    葉傾心“呵”的冷笑一聲,嘲諷道:“薄妄川,我不是你的妻子,你的妻子被你逼死了!”

    薄妄川暴躁至極道:“葉傾心,我說過,是葉榮之、顧傲霜那一幫人騙你的,在這個世界上,葉傾心就沒有雙胞胎,她就只有一個!”

    葉傾心也不愿意與薄妄川在這個問題上過多糾纏,她只是淡淡地問道:“所以呢?”

    “就算我是她,你難道忘記了,在民政局的系統里,你是離異。”

    “你難道忘記了,是你逼得她去死!”

    “還是薄少你是在失去之后,才發現自己愛上了她,你愛上她,她就必須得愛你嗎?”

    “你要浪子回頭,她就必須接受你的愛嗎?”

    “那她愛你的時候,你是怎么對待她的?”

    “你無視她的愛!無視她的感情!你將懷孕的她送進監獄時,你想過她嗎?你認真的聽過她的辯解嗎?”

    “薄妄川,就算我是葉傾心那又如何?你難道沒有想過我的師父為何要讓我遺忘過去的記憶?不是所有的傷害,都會被原諒!你,不值得被原諒!”

    葉傾心的每一個字,都如同一支淬滿毒的箭似的,深深的扎在薄妄川的心里。

    薄妄川那雙幽深的眼眸里,是一片錯愕的微芒。

    他張了張嘴,想要辯解,想要解釋,卻又不知從何說起。

    隔了好一會兒,薄妄川才深呼吸了一口氣,壓下內心深處各種紛雜又絲毫沒有頭緒的感情。

    “葉傾心,那你也不應該當試藥人!”

    “我的決定,與你何干?”葉傾心淡漠反問。

    薄妄川緊緊地握著拳頭,他憤怒地揮著拳頭,狠狠一下砸在一旁邊的桌子上。

    蓋碗茶的茶具,隨著震動“咣”的一下,掉到地上。

    “你......這是在欺負一個病人嗎?”

    薄妄川將所有的矛頭,都指向葉肆。

    葉肆比任何人都清楚,他也只是表面上說拿葉傾心當試藥人。

    實際上,他才不會拿葉傾心當試藥人呢。

    “薄妄川先生,我與你最大的區別是,我會尊重葉傾心女士的想法,而你不會!”

    薄妄川沖到葉肆的面前,憤慨的揪住葉肆的衣領,無比囂張又瘋狂的說道:“你知道我與她,是什么關系?你現在立刻馬上取消......”

    “不行。”

    葉肆伸手輕輕地捏著薄妄川的手腕。

    明明面前的少年,看似只是一個普通的少年,薄妄川卻從少年的眼眸里,看見了一股駭人的恨意!

    葉肆年青氣盛,為人輕狂,在面對薄妄川時,他也沒有絲毫的膽怯。

    “薄妄川先生,請你放開我們島主。”

    薄妄川依舊充耳不聞。

    他只是憤怒至極道:“她,不能當試藥人!絕對不能!你如果一意孤行要她當試藥人,等我從這里離開后,我會要你這個島從這個世界上消失!”

    陳照見薄妄川依舊這般瘋狂,他生怕薄妄川會傷害到葉肆,只得拿出一個武器,對著薄妄川的腰來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