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葉傾心薄妄川 > 第1065章
    傾心集團。

    秦嶺不顧一切推開會議室的門,不顧滿會議室的高管,對著坐在首座上的薄妄川道:“薄少,出事了。”

    薄妄川冷冷挑眉,語氣頗為不悅道:“秦嶺,我在開會。”

    “抱歉,薄少,我不是故意打擾你的,而是......”秦嶺深呼吸了一口氣,將新聞拿給薄妄川看,沉聲道:“薄少,陸少越獄了。”

    薄妄川一聽見陸飛揚越獄,頓時也不顧正在開會,便急匆匆的走出會議室。

    薄妄川走出會議室的那一瞬間,拿出手機一看,只看手機里不知何時收到了一條來自陸飛揚的視頻。

    只不過,因為他在開會,他特意將手機調至靜音。

    薄妄川點開視頻,一眼就看見視頻里的葉傾心,尤其是當薄妄川聽見陸飛揚這么挑釁的話時,俊美無儔的臉龐上,布滿寒霜道:“慕思在哪里?”

    “應該在醫院吧。”秦嶺試探性的說了一句。

    薄妄川冷漠無情道:“走,我們去醫院。”

    “好。”

    秦嶺也沒有想到葉傾心竟然是這樣多災多難的一個人,可見葉傾心可能是命犯太歲,有時間應該去寺廟拜拜。

    薄妄川坐在車里,一邊給顧凜打電話。

    薄妄川打一次。

    顧凜掛一次。

    顧凜正著急營救葉傾心,他哪里有時間與薄妄川聯系。

    他更不想在這個節骨眼上接薄妄川的電話。

    薄妄川卻依舊一次又一次鍥而不舍的繼續打。

    顧凜索性將電話按成靜音,扔到一旁。

    他陰沉著一張臉龐,對著身邊的同事道:“查過了嗎?游艇上真的炸藥?”

    “顧凜,我們的人,根本就無法接近游艇,游艇的四周布滿了一種新型的探測器,只要有人接近,便發出細小的電流,這些電流足以使人麻弊。”

    顧凜揉了揉鼻梁,沉聲道:“炸藥呢?”

    “是有的。”

    “我們查過這一艘游艇,之前被人租出去出海了幾天,而租游艇的那個人買了許多炸藥,哦,那個人你也知道,就是那天在咖啡館里行兇的那個人。”

    顧凜“呵”的一聲,給氣笑了。

    這真是一個連環套啊,一環套一環,算無遺漏。

    顧凜再一次在心里覺得這真的是一件無比棘手的事。

    “顧凜。”

    應陽朔陰沉著一張滿是皺紋的臉龐,冷冷提醒道:“我不管你用什么辦法,葉傾心不能出事。”

    當年,是他讓葉傾心的父親去臥底,從而害得葉傾心的父親早早離世。

    葉傾心父親的死,是他這一生,最大的遺憾。

    他不能讓葉傾心再出事了。

    哪怕是他用自己的一條老命去換,葉傾心也絕對不能出事!

    絕不能!

    “應老。”

    顧凜無奈至極道:“葉傾心不會出事。”

    顧凜說出這句話后,又對著身邊的同事道:“你把陸飛揚的母親和妹妹帶過來!”

    “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