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葉傾心薄妄川 > 第1049章
    葉傾心像一個無助的孩子似的,踡縮成一團。

    她疼得緊緊咬住手臂,迫使自己哭不出聲。

    她淚眼盈盈地看著落地鏡里的自己,那個脆弱的像是玻璃一樣的女人,不是自己。

    她不能被薄妄川的話影響,就算所有人都欺騙她,那又如何?

    他們傷害過她嗎?

    沒有!

    就算她壓根兒沒有什么雙胞胎妹妹,那又如何?

    她就是她。

    如今的她,對薄妄川沒有感情,只有無盡的厭惡。

    現在什么都不要想,不要被情緒所控制,安安心心的睡上一覺,等這一波情緒過去之后,再慢慢思考以后。

    葉傾心伸手抹掉臉上的眼淚,深呼吸了一口氣,索性含了一片酸棗仁的糖果。

    不知不覺間,葉傾心輕輕閉上了雙眸。

    她睡得極為恬靜,可那長而卷翹上的睫毛上的淚花卻在燈光的照耀下顯得支離破碎又我見猶憐。

    顧傲霜給葉榮之打完電話后,又輕輕推開門看了一眼葉傾心。

    只見葉傾心乖乖的睡著了,才松了一口氣。

    薄妄川那個瘋子!

    真是讓人無比厭惡!

    可為什么薄妄川的兒子薄弈那么可愛?

    顧傲霜想葉榮之說的也對,不要告訴葉傾心真相,既然選擇隱瞞,就一直隱瞞下去。

    如果葉傾心要問,那就說。

    如果她不問,就保持緘默。

    又或者,由葉傾心自己去發現真相也是一種很好的辦法。

    顧傲霜輕輕地關上房門,徑直給應陽朔那邊打了一通電話,沉聲質問道:“應陽朔,你就是這么護著你徒弟的閨女的?薄妄川是不是不把葉傾心折磨死,他就不甘心啊!”

    ......

    ......

    祁燊是直接拎著醫療箱見的秦謹修,秦謹修掃了一眼祁燊,好奇的問,“祁燊,你怎么來了?”

    “秦謹修,你說薄妄川是不是一個瘋子?”

    祁燊剛一坐到秦謹修的對面,秘書就給祁燊泡了一杯咖啡。

    “祁燊,你不是和薄妄川絕交了?”秦謹修調侃道。

    “我倒是想絕交,可誰讓他又打電話給我。”祁燊喝了一口原磨的咖啡,夸獎道:“秦少,你這秘書沖咖啡手藝不錯。”

    “我秘書未婚?要我給你介紹?”

    祁燊“切”了一聲,搖了搖頭,道:“還是算了,像我這樣不懂愛的男人,別禍害人家小姑娘了。”

    秦謹修見祁燊如此的陰陽怪氣,故意道:“你是想說薄妄川不懂愛吧?”

    祁燊找到宣泄口,他對著秦謹修好一通瘋狂輸出,又氣又怒道:“秦謹修,你知道薄妄川那個瘋子做了什么嗎?”

    “做了什么?”秦謹修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