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葉傾心薄妄川 > 第1025章
    “我承認什么?”

    秦謹修譏誚反問。

    薄妄川怒不可竭道:“明明她們就是同一個人!”

    “薄少,你憑什么說她們是同一個人?”秦謹修涼涼反問,“就因為她們長著同樣的一張臉嗎?還是,薄少覺得只要看著這一張臉,你就可以忘記當初是你親手將她逼死的事實?薄少,我請你不要再打擾葉傾心和顧凜。”

    “秦謹修。”

    薄妄川的胸臆間,燃燒著一團熊熊火焰。

    “薄少,你不用這么大聲,我能聽見你所說的話。”

    薄妄川眸光狠戾,涼薄的唇角溢出一抹森然可怖的冷笑,“你最好能祈禱你能攔我一輩子。”

    “薄少,你最好明白,她,過去不屬于你,現在不屬于你,她以后也同樣不屬于你。”

    “不屬于我?她!”薄妄川神情駭人,整個人都透著一股勢在必得的狂妄,“她,只能屬于我。”

    秦謹修估摸著顧凜已經帶葉傾心離開了,方才轉身離開。

    薄妄川大步流星回到拍賣會場時,會場里已經沒有顧凜和葉傾心的身影。

    他緊緊地握著拳頭,看向礙事的秦謹修,一雙深幽的眼眸里浮起駭人的猩紅。

    葉傾心不在拍賣會會場,拍賣會對薄妄川也失去了吸引力,薄妄川疾步離開拍賣會。

    顧凜的存在,像是一根針,深深地扎在薄妄川的心里。

    明明是他的妻子,如今卻成為了顧凜的未婚妻。

    一種奪妻之恨在他的心上縈繞!

    葉傾心,他勢在必得!

    任何人若是敢阻擋他,他必定遇神殺神,遇佛殺!佛!

    薄妄川拿出手機,給秦嶺打了一通電話。

    “秦嶺,是我,拍賣會那邊我拍了一些東西,你負責善后。”

    正在醫院里探望綰綰的秦嶺在聽見薄妄川的話時,微微擰眉,沉聲應道:“好的,薄少,我現在就與拍賣會那邊聯系。”

    秦嶺面無表情的掛上電話,他揉了揉太陽穴,走到綰綰的面前。

    綰綰以為秦嶺有工作,便特別善解人意道:“哥,我現在沒事了,你去忙你的。”

    “不是什么重要的事。”秦嶺伸手拿出一個蘋果,認真的給綰綰削著蘋果皮,他溫聲解釋道:“綰綰,這一次你是僥幸逃過一劫,以后不要再做這樣的事了。”

    綰綰認真的點點頭。

    “我不會再做這樣的事了。”

    這一次她死里逃生,不要說別人嚇一跳,就連她自己都受到了不少的驚嚇。

    她當時距離行兇者那么近,近到她清楚的看見行兇者眼眸里那明晃晃的惡意。

    “陳照的事,你暫時也不用管,你現在要好好養好你的身體。”

    綰綰又問,“哥,照哥他......”

    從陳照出事到現在,都這么久了,他會不會已經是兇多吉少了?

    “不會。”秦嶺篤定地說道:“陳照的水性很好,他又是一個極為聰明的人,就算落進水里,也不會出事。”

    綰綰憂心忡忡道:“可是,他現在都還沒有消息。”

    “很快就有會有消息的。”

    他一個人的力量有限。

    可,喬月明背后的勢力極大,相信用不了多久,就能找到陳照。

    秦嶺將蘋果削好后,切成小塊,遞給綰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