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葉傾心薄妄川 > 第1017章
    秦嶺與喬月明兩人聯手后,兩人也都在暗中認真調查薄妄川。

    秦嶺身為薄妄川的特別助理,能接觸的東西很多,自然也是在兢兢業業工作的同時,一點也沒有放松對薄妄川的調查。

    “秦嶺,定一束鮮花給葉傾心!”

    薄妄川這話一落,秦嶺就認真的應道:“薄少,需要卡片嗎?”

    “她知道是我送的。”

    秦嶺:“......”

    如果他是葉傾心,他看見薄妄川送來的鮮花,只覺得這個人煩死了。

    “薄少,還有其他吩咐嗎?”

    薄妄川冷淡啟唇道:“沒有。”

    “薄少,我今天下午想要請假去一趟醫院。”

    薄妄川并沒有問為什么,只是淡淡地應道:“可以。”

    秦嶺將定好的鮮花以薄妄川的名義送到葉傾心所在的辦公大樓后,自己便去了醫院。

    葉傾心收到薄妄川的鮮花時,瞬間捂著口鼻,默默地躲遠了。

    “扔掉!”

    抱著一束巨大鮮花的女同事不明所以的看著葉傾心,詫異地問道:“扔掉?”

    “扔掉!”

    顧凜大步流星的從女同事的手中接過鮮花,一言不發的直接扔到樓梯間。

    “她對鮮花過敏,以后不要讓這些東西出現在她身邊。”

    女同事星星眼的看著顧凜,無比感慨道:“顧凜,你的男友力太帥了!果然真情侶才是最甜的!”

    葉傾心和顧凜并不是真情侶這事,其他的同事并不知情。

    原本葉傾心和顧凜也想找一個機會將所謂的婚約給解除,然而......一時也沒有找到合適的時機,加上他們如今還要一起調查薄妄川,就目前來看,也的確不算是可以解除婚約的合適時機。

    那一束鮮花,給了葉傾心很強的靈感。

    她給顧凜使了一個眼色,柔聲道:“上天臺。”

    “好。”

    顧凜和葉傾心二人來到天臺,春寒料峭,微風習習。

    遠處的綠化帶里,開著絢麗的櫻花。

    再遠處的廣場上,更是無比熱鬧。

    “顧凜,薄妄川送這一束鮮花是什么意思?他還認為我是他的前妻?如果是這樣的話,不如我們將計就計。”

    “怎么個將計就計?”

    葉傾心微微擰眉道:“薄妄川如果還以為我們是同一個人,那么以他那么強的占有欲,他絕對不會容忍我的身邊出現一個你,我們倆只需要高調的秀恩愛,無時無刻在他能看見的場合秀恩愛,自然就能逼得他自亂陣腳。”

    “不行。”顧凜冷淡拒絕道:“以薄妄川之前所做的那些事來看,我認為刺激他并不是一個很明智的決定,我擔心你會受傷。”

    “你放心,我不會。我又不是我的那個傻妹妹!”

    葉傾心胸有成竹道:“我的傻妹妹是因為愛薄妄川,才給了薄妄川一次又一次傷害她的理由,我又不愛薄妄川,我只恨他,他傷害不了我,更何況,我的身手并不弱。”

    女孩子,可不能養成一朵嬌花。

    他們以前都認為她的妹妹應該是一朵嬌花,會被男人寵愛一輩子,殊不知,從她成為嬌花的那一天起,她就失去了反抗的能力。

    女人可以是劍,所向披靡!

    女人可以是花,芬香四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