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葉傾心薄妄川 > 第989章
    薄妄川這般狂妄又囂張的話,惹得應陽朔冷冷挑眉。

    他看向薄妄川的眼神,多了幾分銳利的審視。

    薄妄川絲毫不懼應陽朔,只是平白直敘道:“應先生,前段時間我去看望蘇淮南時,蘇淮南給了我一些視頻資料,葉傾心在監獄時被人毆打、虐待,那些施暴者都說是我所為,但我薄妄川一向敢做敢當,我做過的事,我不會推諉,我沒有做過的事,我絕不承認。”

    應陽朔其實也看見了網絡上的視頻,盡管薄妄川將視頻里的主角打了碼,讓網友們看不清她的臉,可應陽朔知道,那就是葉傾心。

    他曾經以為把葉傾心托付給薄老爺子,薄老爺子一定會妥善的照顧好她,殊不知,命運是如此這般造化弄人。

    “薄妄川,我姑且相信你所說的話,那么,我請問你,這些人聲稱在監獄里對葉傾心施暴是受人指使是假,那葉傾心是被誰送進監獄?你是如何理智全無瘋狂的要懷著你孩子的女人付出代價,你忘記了?還是,你認為過去的事既然已經過去,我們所有人都不應該再拿過去的事來說事?傷害就是傷害!不會因為時間的流逝而消失,懂?”

    薄妄川只是為自己辯解道:“應先生,我是說,葉傾心在監獄里所經歷的一切,并非是我所為!”

    “那你威脅過葉傾心嗎?”

    “那你虐待過葉傾心嗎?”

    “那你囚禁過葉傾心嗎?”

    “那你逼迫過葉傾心嗎?”

    “還有,你想說,這所有的一切,都不是你薄妄川所為?”

    應陽朔不悅至極的連連詰問。

    這一個接一個的詰問,把薄妄川問得啞口無言。

    “你如果只是來找我,說這些沒有營養的廢話,你可以走了!”

    應陽朔一副不愿和薄妄川交談的模樣,對著薄妄川下了逐客令。

    薄妄川看著應陽朔這般,深呼吸了一口氣,壓下內心的慌亂與不安,直切問題核心的重點道:“應先生,當年的事,是蘇淮南與黎婉清所為......”

    “所以?”

    “你送葉傾心去坐牢是假?”

    “葉傾心坐的五年牢是假?”

    “你拿葉傾心的女兒威脅葉傾心是假?”

    “薄妄川,你應該慶幸你岳父岳母沒有活著看你這么欺負他們的掌上明珠!否則......”

    應陽朔這般不客氣的態度,使得薄妄川俊美無儔的臉龐上泛著陣陣冷意,他深深地看了一眼應陽朔,拂袖離開。

    應陽朔看著薄妄川離開的背影,失望至極的搖了搖頭。

    老薄啊老薄,你對薄妄川的寵溺,終究還是害了他!

    不過......你的重孫子薄弈很出色!

    老薄,你后繼有人啊!

    老薄,你別怪我,不幫著薄妄川!

    傾心那孩子真的是太可憐了,我若再不向著她,她的人生,就徹底毀了。

    應陽朔想著如今葉傾心這般的樣子,心里感慨萬千道:葉傾心現在這樣,挺好的。

    至少薄妄川不會再像以前一樣欺負她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