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葉傾心薄妄川 > 第759章
    葉傾心篤定地看向薄妄川,她的眼眸不躲不閃,神情坦然從容道:“是,我要和你離婚!”

    “不后悔?”

    葉傾心:“絕不。”

    薄妄川涼薄的眼眸里,泛起一抹駭人的憤慨。

    他將自己的身份證拿了出來,遞到工作人員的手中,森冷挑眉道:“一起辦。”

    薄妄川將身份證遞過去的那一瞬間,自己便坐了下來。

    他坐在葉傾心的身側,一股無形的壓迫感將葉傾心籠罩在其中。

    葉傾心的身體本能的與薄妄川挪開一定的距離,仿佛她只要靠近薄妄川一秒,她就會被薄妄川凍成寒冰似的。

    工作人員當著葉傾心和薄妄川的面,制作了兩份離婚證。

    新的離婚證上,重重印上了鋼印。

    舊的結婚證上,則是輕描淡寫的蓋上了“作廢章”。

    葉傾心接過屬于自己的離婚證,久久不敢相信的看著這一本新鮮出爐的離婚證。

    她終于離婚了!

    她終于與薄妄川劃清了界限。

    從此以后,男婚女嫁,各不相干!

    從此,一別兩寬,各自歡喜。

    葉傾心拿著離婚證,一絲留戀的眸光都未落在薄妄川的身上。

    她就這么與原律師走了出去,而她身后的薄妄川依舊眸光灼灼地看著葉傾心瀟灑離開的身影。

    他俊美無儔的臉龐上,浮起一片陰鷙。

    幽深的眼眸里,蕩漾著一抹森然與邪氣。

    葉傾心小心翼翼地將離婚證和作廢的結婚證放進包里,她一抬眸,就看見遠處站在車身旁的陸漫漫。

    陸漫漫顯然也看見了葉傾心,她疾步走到葉傾心的面前,溫柔似水道:“葉傾心,恭喜你。”

    葉傾心之前看見陸漫漫和薄妄川在一起,還會傷心、會心酸、會妒忌。

    經她在鬼門關走了一趟后,葉傾心再次看見陸漫漫和薄妄川在一起,只有滿心的平和。

    “陸小姐,謝謝。”

    陸漫漫和葉傾心二人并不是朋友,兩人也不算是可以友好交流的關系。

    “其實......”陸漫漫看了一眼民政局門口的薄妄川,清淺出聲道:“傾心,站我旁觀者的立場,我覺得薄少是愛你的,他只是太過于自負,又或許他太驕傲,不懂什么愛。”

    “他可能會愛別人,但不會愛我。”

    葉傾心已經不相信薄妄川會愛人。

    至少,她曾一腔熱血、滿心愛戀的想要去捂熱薄妄川那一顆像頑石一樣的心。

    換來的是什么?

    是一次又一次的失望。

    她將那些失望攢了起來,攢夠了失望,那曾經的熾愛就被失望所掩埋。

    “再見。”

    葉傾心上了車,她上車后,朝門外看了一眼,只見薄妄川與陸漫漫二人朝著辦理結婚證所在的窗口走了過去。

    她伸手輕輕地撫摸著自己的心臟,掌心之下,是心臟的跳躍。

    她沒有難受。

    也沒有心痛。

    她的心里,只有離婚時的無盡喜悅。

    因著葉傾心成功辦理了離婚手續,真正疼愛葉傾心的人,都為葉傾心感到萬分高興。

    他們特意在這嚴寒的冬夜組織了一次頂樓燒烤。

    一號公館的玻璃房里,溫暖如春。

    大人們坐在一起聊天,小孩子們圍在火爐邊烤著土豆和紅薯。

    空氣里,彌漫著濃郁的沉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