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葉傾心薄妄川 > 第626章
“葉傾心,這就是你和薄少的兒子?”
葉傾心握著薄弈的小手,側著頭,柔柔地對著薄弈說道:“薄弈,這是給你爹地捐肝的漫漫阿姨。”
薄弈一雙像黑矅石般的眼眸,像是探照燈一樣看著陸漫漫,好半晌才軟萌軟萌的喚了一聲。
“漫漫阿姨好。”
陸漫漫緩緩走到薄弈的面前,她想要伸手輕撫摸一樣薄弈的頭發。
薄弈扭過頭,一下躲開了。
陸漫漫的手,尷尬地伸到半空中。
她佯裝無所謂的收回自己的手,輕輕地撫了一下額前的碎發,隨意地問道:“葉傾心,你是不是應該再告訴你兒子一聲,我以后是他的后媽?”
“我爹地才不會娶你!”
薄弈不待葉傾心說什么,便氣憤的懟著陸漫漫。
陸漫漫一臉包容的看著薄弈,仿佛是在故意逗趣道:“哎喲,葉傾心,你難道還沒有告訴薄弈,他不光將有繼母,還會有繼父么?”
薄弈冷哼了一聲,對著陸漫漫奶兇奶兇地說道:“壞女人,我爹地不可能娶你。”
陸漫漫會心一笑,慢悠悠地走到自己的病床上坐好。
她的傷口沒有葉傾心的傷口那么深,一動卻還是疼得她倒吸了一口涼氣。
“小朋友,我和你爹地連婚禮模式都定了。”
陸漫漫眸光灼灼地看著一臉痛色的葉傾心,慢悠悠地說道:“可惜我們不是西式婚禮,不然的話,小朋友還可以在婚禮上給我們當花童呢。”
薄弈感覺到葉傾心的身體,變得十分僵硬。
他緊緊地伸手抱住葉傾心,柔聲安慰道:“媽咪,你還有我!我會一直陪著你!”
陸漫漫裝作好心的模樣,戴上耳機,對著葉傾心說道:“葉傾心,薄弈還是個孩子,家里陡然出現這樣的變故,你身為母親,應該要好好關心一下孩子的心理健康呀。”
薄弈在葉傾心的懷里,探出頭,朝著陸漫漫做了一個鬼臉。
他附在葉傾心的耳畔,悄悄地說道:“媽咪,我好討厭這個阿姨。”
葉傾心伸手輕輕揉了揉薄弈毛茸茸的腦袋,低聲勸道:“兒子,漫漫阿姨可是救了你爹地大恩人。”
薄弈“哼”了一聲,不悅至極道:“所以,爹地是以要身相許嗎?”
葉傾心微微一怔,沉默地沒有說話。
薄弈緊緊地抱著葉傾心,奶萌奶萌道:“媽咪,我能去看看爹地嗎?”
“可以。”葉傾心伸手撫摸著薄弈的小臉,語氣輕快道:“兒子,你爹地就在隔壁哦。”
“媽咪,那我去陪陪爹地,再過來陪你呀!”
薄弈下了床,像一個小炮彈一樣,沖進薄妄川的病房,他抱著手臂,奶兇奶兇地對著薄妄川道:“爹地,我不許你娶那個漫漫阿姨!”
薄妄川被薄弈這般理直氣壯的話給逗笑了。
他朝薄弈伸出手,冷冷道:“過來!”
薄弈抱著手臂,奶兇奶兇的歪著小臉龐道:“我不,除非你答應我!”
“薄弈!”薄妄川冷喝一聲,“過來!”
“我不管,你要是娶那個漫漫阿姨,我就給自己換個爹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