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葉傾心薄妄川 > 第11章
    薄妄川離開病房后,對著一旁的醫生道:“明天給葉傾心做一次全面檢查,薄弈的手術,絕不容有任何的閃失。”

    “是,薄總。”

    薄妄川離開后,葉傾心才雙腿一軟,滑坐到地上。

    她拖著疲憊的身體坐到病床上,打開手機仔細研究了一下急性白血病。

    每一個病例,都是那么的觸目驚心,葉傾心看得心跳如同擂鼓。

    她今晚在醫院做了第一次檢查,檢查結果要明天才能出來,等明天的結果出來后,才能確認她是否還要再繼續做第二次的全面檢查,如果第二次全面檢查沒有問題,就意味著她的骨髓是可以移植給小柚子的。

    葉傾心一邊用手機查資料,一邊認真記下自己查到的關于白血病的知識。

    包括移植骨髓后的后期保養之類的,查著查著,就不知不覺的睡著了。

    另一邊,薄妄川回到薄弈的病房里。

    薄弈正和晏黎黎在用油彩棒畫畫。

    “爹地。”

    薄弈脆生生的喚了一聲。

    薄妄川一想到薄弈幫著葉傾心一起欺騙保鏢,瞬間就冷著一張俊臉,問道:“誰讓你去見她的?”

    薄弈挺怕薄妄川生氣的,他一瞬間神情一瑟,不敢說話。

    晏黎黎連忙擋在薄弈面前,解釋道:“薄哥哥,你別怪小弈,有可能是我和護士在說這事時,他聽見了,他的性格,你是知道的,最善良了......”

    薄妄川坐到薄弈的面前,溫聲問道:“小弈,你是怎么知道她們在向陽花福利院的?”

    “我帶小弈去向陽花福利院做過公益。”晏黎黎微紅著眼眶,哽咽道:“小弈得了這個病,我就想著我多做點善事,帶了小弈去了幾次福利院,小弈可能也就是在那個時候認識的她們。”

    薄弈仰著巴掌大的小臉,脆生生的問,“爹地,那位漂亮阿姨真的是小蘋果和小柚子姐姐的親生媽咪嗎?”

    薄妄川伸手摸了摸薄弈頭頂的黑發,輕聲道:“是。”

    小薄弈那與薄妄川如出一轍的眉眼,笑眼彎彎道:“太好啦,小蘋果和小柚子姐姐也有自己的媽咪啦......”

    晏黎黎看著這般喜悅的小薄弈,心驀然一沉。

    這,難道是傳說中的血緣天性嗎?

    薄弈竟然這么親近葉傾心和葉傾心的那雙女兒?

    看來......她成為薄太太的事,也必須要加快提上議程了,省得夜長夢多、橫生枝節!

    “薄弈,你很喜歡給你捐骨髓的漂亮阿姨嗎?”

    晏黎黎臉上微笑和善,內心卻是憤怒的罵道:果然是個白眼狼,她養了他四年多,他卻只要看見葉傾心一眼,就喜歡上她。

    小薄弈清清脆脆的應道:“喜歡!不過,全世界我最喜歡媽咪啦~”

    晏黎黎神情稍霽,她伸手掐了掐薄弈的小臉,酸溜溜的說,“我還以為我養了一只小白眼狼呢......”

    薄弈皺著眉頭,不解的問薄妄川,“爹地,什么是小白眼狼?”

    薄妄川略帶警告的看了一眼晏黎黎,晏黎黎的心一沉,糟糕,她差一點把自己真實的想法泄露出來。

    “薄弈,你這畫的是什么?”晏黎黎連忙轉移話題。

    薄弈湊到薄妄川的面前,認真的講敘著自己畫的畫。

    “這是爹地,這是媽咪,這是我,這是妹妹......”

    薄弈說著說著,一滴鮮血從鼻孔里流了出來,一瞬間滴在畫紙上。

    晏黎黎驚愕道:“薄弈流血了!”

    薄妄川連忙扯出紙巾,替薄弈擦著鼻血,奈何,薄弈的鮮血卻是怎么也擦不干凈。

    晏黎黎急忙按了呼叫鈴,醫生和護士急匆匆地跑了過來。

    “薄總,你讓讓。”

    薄弈被醫生和護士推著送去搶救治療了。

    薄妄川看著六神無主的晏黎黎,啞聲道:“你在這里守著。”

    “薄哥哥,我怕......”晏黎黎慌得小臉煞白。

    薄妄川深深地看了一眼晏黎黎,毅然絕然轉過身,走到葉傾心的病房門口,狠狠一腳踹開葉傾心的病房的門。

    “誰?”

    葉傾心從夢中驚醒。

    薄妄川絲毫不給葉傾心反應的機會,強勢且霸道的從病床上拖起葉傾心。

    “薄妄川,你又發什么瘋?”葉傾心驚慌失措道:“發生了什么事?”

    薄妄川絲毫不理會葉傾心,而是強行將葉傾心拉到醫生面前。

    “現在,立刻馬上給她做第二次的檢查,檢查結果出來,馬上安排手術。”

    薄妄川原本是想給葉傾心一周休養生息的時間,可看見病情如此緊急的薄弈,薄妄川等不及,比起葉傾心的賤命,他更希望他的兒子健健康康的活著。

    醫生聽從薄妄川的吩咐,給葉傾心做第二次檢查。

    第二次的檢查,比第一次的檢查更全面,更細致。

    葉傾心像一個工具人似的,任由醫生和護士給自己做各項檢查。

    待檢查做完后,葉傾心才由護士送回病房。

    護士叮囑著葉傾心,柔聲道:“如果第二次配型的結合是吻合的話,馬上就要開始手術了,你暫時不能吃飯,也不能喝水。”

    葉傾心咬唇,輕輕點頭。

    “我明白。”

    護士又絮絮叨叨的交待了一些注意事項。

    葉傾心一一記下了。

    薄弈那邊的搶救暫時造一段落,醫生滿臉疲憊的走到薄妄川和晏黎黎的面前。

    “薄總,晏女士,小少爺的病情,突然惡化的很嚴重,再沒有合適的骨髓做移植手術的話,小少爺就......”

    醫生的話,并未說完,晏黎黎瞬間就明白話中的意思。

    她擔憂的看了一眼薄妄川,“薄哥哥,我們的薄弈,怎么辦?”

    薄妄川心中沉甸甸的擔憂,卻還是騰出精力安撫晏黎黎,道:“別擔心,我已經讓葉傾心做第二次檢查了,只要結果吻合,隨時就可以做準備手術。”

    晏黎黎神情稍霽不到三秒,又滿是擔憂的問道:“可是,倘若......萬一......不吻合呢?”

    “沒有萬一!”薄妄川眸光陰沉,寒意一片,“葉傾心的骨髓,一定能吻合。”

    晏黎黎淚眼盈盈地看著病房里的薄弈,在內心深處腹誹道:

    葉傾心的骨髓,當然會吻合,因為......她才是薄弈的親生母親啊。

    不過......她才不會讓葉傾心給薄弈捐骨髓。

    晏黎黎眼中閃過一絲刻骨的惡毒:

    葉傾心啊葉傾心。

    我很好奇,當你的兒子與你的女兒同時需要骨髓時,你會怎么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