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延時熱戀林曦秦嶼在線閱讀 > 第六十七章強行親親


    他這意思是說自己沒有武功了?這倒也合理,即使有武功,也不可能高到我看不出來。

    我都能看出來師父有武功。

    我呵呵笑了:“大哥真是辛苦了,這么辛苦你就別拉著我了。”

    “好。”

    我聽到這個字的時候,他松開了手。還沒來得及松口氣,他一個轉身,便抱著了我,接著我的嘴巴就被堵上了,等我反應過來,才發現是他的嘴。

    我呆著了,瞪大了眼睛,這是什么情況?什么情況?他離我這么近干啥類?一時間竟忘了反抗。

    他這是在親我啊!老天爺,這是偷情男女才干的事!這個念頭的升起,我的腦袋轟一下熱了。

    他是我大哥!

    我開始奮力掙扎,使勁推他,可他的力氣太大了。

    沒辦法了,用最利索的辦法,咬吧。

    腥氣透過我緊閉的牙齒,彌漫到了口里。他嘶了一聲,嘴巴離開了:“你怎么咬我。”

    終于能說話了,我憤憤地說:“大哥,你怎么能這樣。”

    他也憤憤:“剛不是告訴你了嘛,我不是你哥。”

    你說不是就不是了?就因為你是我哥,我才給你留點面子,你要不是我哥,眼下里,我一準把你打個半身不遂。練武這么長時間,還沒打過人呢,正好練練手。

    我堅定地說:“不是我大哥,更不行。”說話間里,繼續掙扎著:“你不松手,我咬你胳膊了。”

    我的聲音很小,怕別人聽到。讓別人看見,兄妹倆在這里糾纏,沒臉活了死了算了。

    他終于松開了抱著我的雙臂,轉而拉著我的一只手,聲音又恢復了平靜:“你不是喜歡我嗎?中午的時候,難道不是想親我?”

    哈,想親你?那是想殺你的好吧。

    這誤會真是深了。

    “我以為是在做夢,捏你,是想證實是不是在做夢。”

    “騙子,撒謊。”

    我氣極了,開始出口傷人,小聲說:“你是不是找不到媳婦了,就打我的主意。你這登徒子,難怪媳婦會跟別人跑。”

    他另一只手,又抓住了我一個手臂,正面對著我說:“喜歡我的好看女子多了,我是想著今天傷了你的臉,給你補償一下,才親你,我以為你會歡喜。不愿意告訴我一聲好了,為啥咬我。”

    你堵著我的嘴,我咋說話啊。太搞笑了,強行親我,說的還跟施舍我似的。真想上手撓他的臉,又想到別人看到,大家知道是我干的,沒法跟父親母親,還有娘親交待。

    強行忍著了。

    我咬牙切齒地說:“你放開我。我討厭你拉著我,離我這么近。”

    “我一松開,你就跑了。是不是我剛才說很多女人喜歡我,你不高興?我不喜歡她們,不喜歡太主動的女人。”他松開了一只手,拉著我準備繼續向前走。

    我低頭去咬他仍拉著我的手,憤怒令我不再跟他假裝:“我要回去,一刻也不想看見你了。”

    他的手松開了,我沒有跑,我要跟他說清楚,不能讓他誤會我。我寧愿讓他一直討厭我,也不想跟他扯上這種丟人的關系。

    我說的很利索:“我才不關心你的私生活,你有一萬個女人也跟我沒一點關系,我不喜歡你,無論你是不是我大哥,我從來都沒有喜歡過你。我以前討好你,是因為你是我哥,現在我知道你不是我哥了,再也不用假裝喜歡你了。”說完這些,我又補了一句:“你還有什么要說的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