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延時熱戀林曦秦嶼在線閱讀 > 第六十三章擰臉


    這人多討厭,跟一般人就是不一樣,據我平時觀察,大家都是喜歡笑臉的。難道討厭一個人,看她什么樣子,都覺得討厭?他竟如此的討厭我!

    不讓笑,正好了。

    明明心里不想笑,強打笑臉,也怪累的。

    我斂了笑意,木無表情地說:“你揪著我,想笑也笑不成。”

    他大概是不想讓我再笑,手下加重了力道,擰得我的臉生疼。

    “你為什么總是在笑呢?”他盯著我問。

    你算個屁呀,為啥要告訴你。

    心里幾個翻滾后,我冷冷地對上他黑沉沉的眸子:“你為什么總是欺負我?又打不過我。”

    他盯著我。

    我盯著他。

    我倆就這樣對峙著。

    師父說,如果一個人心里有殺念,會從全身的每一個部位流露出來,最明顯的就是眼神。所以,想隱藏自己的情緒,先把眼神隱藏好。

    我以前討好慕容謹的時候,總是先讓眼里蓄了笑意,再開口說話。此時,不但沒有隱藏我的怒意,還讓它盡情釋放出來了。

    如果眼神能夠殺人,我想我可能已經把他殺死了。

    可惜他感覺不到我的兇意。

    如此確信,是因為我看到他的眼里慢慢漾了笑意,然后嘴角緩緩上揚:“難道你學劍,就是要打得過我嗎?”

    我想沒有人會笑臉,面對一個想殺死自己的人,除了我。我是別無他法,哪怕有一個辦法,我都不會對著他笑。

    我沒答他的話,冷冷地說:“你放手。”

    他依舊笑著,并松開了抓著我胳膊的那只手,轉而捏著了我另一邊臉蛋:“我要是不放呢?別忘了我對你有救命之恩,你就是這樣對恩人說話嗎?”

    欺負我,你就這么開心呀,笑得這么愉快呀。混蛋,王八蛋。

    真想一腳把他踹到山底下。

    他的話,也讓我生氣,這人真是個無賴,是個小人,如果是大俠,救人肯定不圖回報。

    在心里把他罵了幾遍后,又突然想到了我曾在他面前,光腿無助的慘樣。不由自主地縮了縮脖子,方才兇兇的氣勢一下子減弱了。

    我轉換了策略,強扒著他的手腕說:“你捏疼我了。”

    他滯了一下,才松了手。

    兩邊的臉蛋子終于歸了原位。

    這時不走,還待何時?

    未料,我剛一轉身,他又拉住了我:“讓我看看。”一下沒注意,下巴被他托住了,他皺著眉頭遲疑地說:“我,我不是有意的。”

    我用力揮開了他的手,飛快地向山下跑去。

    不是有意的?是怕母親發現了,我告他的狀嗎?

    一路在心里咒罵,讓他不小心踩空,磕個頭破血流,或是讓野狼咬著,缺個胳膊少個腿才好。

    山風瑟瑟,像是在低語。

    回到房間時,天近黃昏。小玉剛醒的樣子,正在發呆,看到我,才回過神來。她走到我面前,左右看看我的臉:“大小姐,你的臉怎么了?”

    我摸摸仍有些疼的臉蛋說:“剛上山了,可能是被蟲子咬了。”

    “好像是腫了,怎么辦呢?胡嬸也沒跟來。要不我去找夫人問問有啥辦法。”

    “不用了,你幫我打盆熱水,我洗一下就好了。”

    小玉出去了,我坐在了塌上。

    本想拿銅鏡照照的,又沒動,實在不想看到自己那幅狼狽相。

------題外話------

    上班族今天是不是上班了呢?心情肯定不很愉快吧。嘿嘿

    我們這里雪過天晴。

    打起精神哦,新年新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