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延時熱戀林曦秦嶼在線閱讀 > 第六十一章以為是夢


    午飯是和母親,慕容謹一起用的齋飯。

    食不語,寢不言。雖然我平時里愛說話,在外面我還是很收斂的,一頓飯下來,除了吃飯,基本沒開口。他們也沒說話,整個吃飯的過程,靜悄悄,筷子碰碗的聲音都沒有。

    我偷偷瞄了幾次慕容謹,他神色如常。不像我,看到他,心里就升起了做過丟臉事的忐忑。原來只是怕,現在是又怕又羞。

    因是在寺院里,母親身邊不像在家吃飯時,有人一直侍候著。

    小玉不知道在哪個角落里吃飯。

    慕容家的人看似對下人很和氣,在日常行為上,分的卻十分清,下人是絕對不可能和主子一起上桌吃飯的。只有這個時候,我才感受到自己是個大小姐,不是家里一名普通的丫頭。

    飯后,慕容謹送母親去了慧慶寺,我回了給我指的房間里午睡。近些日子,比較閑,養成了午睡的習慣。

    醒來的時候,發現慕容謹坐在我的床沿,正歪著頭看我,神情專注。

    第一個念頭,以為這是在夢里。

    我曾在夢里做著夢,夢醒以為是現實,其實還是在夢里。該叫這種現象什么名字呢?對,雙重夢。

    之所以,我認為還是在夢里,是因為若是在現實中,慕容謹不可能坐到我床上的。男女有別嘛。聽說有的人家,女子的房間兄弟們都不會進。

    他一直保持斜臉看我的姿勢,除了眼珠略微晃了晃外,一動沒動。

    之前他從未光顧過我的夢。

    我突然就興奮了,反正夢是假的,在這里把他殺死算了,也算出口惡氣。聽說在夢里是看不到血的,真是個殺人的好地方啊。若是像現實中殺豬一樣,搞得到處鮮血淋淋,也怪煩人的。

    不能一劍殺死,慢慢讓他死。

    主意打定后,我伸手去摸他的臉,再次確認一下

    指尖下的肌膚是溫的,這夢真夠逼真的。仍不放心,又狠狠地擰了一下,他仍舊沒動。

    沒錯,是夢了。

    先把他的兩個眼珠子剜下來,讓他這樣看我。

    我忽地坐起身來,準備拿劍就干。

    “砰”的一聲,我捂著額頭,咧嘴又躺回了床上。

    面前的慕容謹不但摸了摸下巴,還說了一句話:“你想干什么?”

    起的太猛,額頭撞到他下巴了。以為是在夢里,根本沒考慮同他之間的距離問題呀。

    這不是夢啊,夢里是不疼的。

    天吶,我這是都干了什么事呀。

    我眨眨眼,又眨眨眼。然后支著身子,向后挪著慢慢坐起身,這時候是萬不可笑的,做了錯事還笑,不是找死么。我苦著臉說:“大哥,是你呀。我睡迷糊了以為是小玉。”

    說這話的時候,斜眼往對面的蹋上瞅了瞅,小玉趴在茶幾上睡的正香。難怪屋里有人,也不喚醒我。

    慕容謹哼了一聲道:“撒謊。你剛才究竟是想干什么?”

    這問題回答不了呀,他不相信我把他當成小玉,什么理由都解釋不了,我對他這樣的舉動。師父說過,防守困難的時候,就采取進攻。

    我問:“大哥,你來找我什么事呀?是需要幫啥忙嗎?我啥活都會干。”

    “我準備去后山轉轉,那里景色很好,過來問你去不去。”

    這招果然有用,我才不想和他單獨呆一起。于是甜笑著說:“謝謝大哥關心,今天一路坐車累了,有些不想動,你自己去吧。”

    慕容謹噢了一聲,說:“我不是關心你,是關心我自己,萬一遇著野獸,想著你有武功,可以保護我。”

    我在心里咧了咧嘴,面子上仍笑的一團和氣:“隨我們一起來的,不是有很多人嗎?”

    他神色坦然地說:“你不是欠我人情嗎?看你總是不自在,借此機會還了,也就兩清了。”

------題外話------

    嘿嘿,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