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延時熱戀林曦秦嶼在線閱讀 > 第五十五章抱走


    我睜開眼的時候,發現自己仰面躺在床上。好大一會兒,才想起來身在何地。

    傷心焦慮的場景,原來是一場夢啊。真好。

    腿上仍舊很疼,這種程度的疼痛,還是可以忍受的。

    “你剛才昏迷了,現在已經包扎好,你是現在回去,還是等天亮回去?”穿戴整齊的慕容謹坐在床邊說。

    我看了看,身上蓋著的被子,上面沒有血跡。輕吁了一口氣,掙扎著坐起來:“現在回去。”說著就去扯身上的被子。

    他摁著了我的手:“你還沒穿褲子。”

    我把手伸進了被子下面摸了摸,果然。

    很久后,我才明白,慕容謹為什么能在不驚動娘親的情況下,把我送回錦園,并悄無聲息的放在了我自己的床上。

    當時,我顧慮的東西太多了,根本沒去思考這個問題,我的主要精力主要放在了第二天,該怎樣向我娘親解釋受傷這件事。

    最最重要的原因是,我的江湖經驗太少,他心眼又太壞。

    送走我之前,慕容謹盯著我問:“今晚你這來里,做什么?”

    我吱吱唔唔地說:“沒事,吃飽了,沒事做,出來瞎轉消消食,就轉到你這里來了。”

    他不動聲色地說:“你不說,我不管你了。我不管你,你自己回去不了。”

    我想到被子下面,光溜溜的兩個腿,耷拉著腦袋無力地說:“我想看看三哥寫的信。”

    他沒有絲毫猶豫:“當時看過就毀了。”

    我沒問為什么,哪有資格問啊,我還在他手里。

    慕容謹拿出一條白色的床單:“站起來用這個裹了,我送你回去。”

    我怔了一下,用手捂著臉說:“你轉過去。”

    站在床上,用床單把自己圍了一層又一層,圍好后,才發現不能下床了,又不敢跳。

    我小聲說:“大哥,能不能把你的褲子,借我一條,改天還你條新的。”

    他轉過了身,對著我說:“往前挪一點。”

    挪還是可以的,雖然不知道他什么意思,還是聽從了。

    慕容謹抱起我的時候,我萬分驚慌:“這,這,這不妥吧?”

    “就在剛剛不久,不但看了你沒穿衣服的樣子,還幫你擦了腿上的血,相比之下,哪個更不妥?”

    人在別人屋里,不得不低頭。我只得又從了,自嘲的說:“那你就當抱的是一只貓吧,小乖就是只男貓,我常抱著它。”

    “有像你這么大只的貓嗎?”

    我閉嘴了。

    出了院子,我好意提醒:“劃船近啊,走橋上繞遠了。”

    “夜里水上不安全。”

    我想說我有武功,又想到他可能沒武功,或是武功不高,這不是在他面前顯擺嗎?所以就沒說。

    和一個男子貼這么近,能聞到他身上的皂角香,更何況這人是慕容謹,我萬分不自在,像是很多針尖齊往身上扎。我往外趔了趔身子,想離他遠一些。

    “你是不是想掉下去?”他說這話的時候,緊了緊手臂。

    我不動了,一動不動,減少存在感。

    夜風冷冷,好在路上沒遇著人。哪個傻缺都不會深更半夜在外面亂竄。

    順利的進入了錦園,順利的進入了我的房間。

    臨走時,慕容謹說三日后,他會來找我換藥。我說,把藥給我,我自己能換。他說,如果不想以后還能活蹦亂跳的,那就自己換吧。

    他走后,我才發現,忘了問他具體啥時候來了,是白天還是晚上。

------題外話------

    她大哥會不會趁小明月昏迷的時候,吃她豆腐呀?

    如果是我,我會。

    那么可愛。

    長得又好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