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延時熱戀林曦秦嶼在線閱讀 > 第五十四章我是誰?


    師父不是說把我當只羊順便趕著嗎?怎么也算錢了?若是嫁到一般人家,這錢可還不起啊。還有,同樣是徒弟,為啥我就比慕容旋便宜啊?

    不敢問,只能說:“太貴了,我一年怎么可能值五千兩。這價錢可以買幾個小丫頭了。”

    “本來多付了他一萬兩,是他執意要收五千,說另外的五千,算是付你的逗樂費。”

    “逗樂費是什么?”

    “你師父說因為你在,他開心了不少,算是付你工錢。”

    究竟是逗樂費,還是工錢啊?拿我當什么了?當猴子了?還是唱戲的了?

    疼,疼,疼,疼得無心想這些了,試圖想點別的分散分散注意力,啥都分散不了,清白也是小事了。

    在我覺得快要疼得暈過去時,慕容謹嘿嘿笑了:“你的底褲是你自己做的嗎?挺別致啊,為什么又是繡鴨,又是繡花的?難不成是想嫁人了?你娘知道你這心思嗎?她可是說你年紀小,過兩年再考慮讓你嫁人的。”

    腦袋甕一下又清醒了。

    底褲是我自己做的,用的是米白色的軟絹布,一只褲角繡了對鴛鴦,另一只褲角繡了兩朵紅薔薇。當時做的時候,確實是想求屬于我的姻緣早日來到,忍著娘親的笑話,把它做成了。

    街面上的成衣鋪子里,也有賣底褲的,都是又寬又大。我還尋思過,為什么要做成這個樣子,做小一點,貼身一點,穿在里面不是更舒服嗎?我的底褲,是貼身的,緊緊地包著我的臀部。

    慕容謹這一問,我頭上冷汗冒的更快了。

    我假裝不在意,含糊不清地說:“別致吧,等大哥娶了大嫂,我幫她多做幾件,答謝今晚的救命之恩。”

    “救命之恩比天大,豈能是幾個小底褲抵消得了。”

    在他說這話的時候,我聽見有物體落地的聲音。

    我強扭過頭:“是不是出來了?”這一看不打緊,竟然看到他臉伏在了我帶傷的腿上,急忙問:“大哥,你要干什么?”

    “箭上有毒。”

    有毒?這真是想要我的小命啊!這個念頭升起的時候,我變成了一只貓,一只黑白相間的貓,步履蹣跚地行走在重重的宮殿里,無處安身,找不到我的主人。

    我的腿上受了傷,我想我快要活不成了。我想在我死之前,再看一眼我的主人。

    我的主人是誰呢?怎么想不起來了呢?我只記得自己的名字,我叫小乖。主人總是喜歡盯著我的眼睛,喚我:小乖,小乖。

    我想跑起來,跑遍眼前這一重又一重的宮殿,跑遍每一個她可能在的地方,可是我跑不動了。

    我著急,我焦慮,我快要死了,我的主人,她在哪里呢?我想喊她的名字,讓她聽到我的聲音。她叫什么?她叫什么?對了,她叫小天。

    我用盡了全身的力氣,大喊道:“小天,我在這里。”卻聽不見自己的聲音。

    重重宮殿消失了,四周空茫,只有白紗在風里撩繞,我伏在地上傷心欲絕。

    我為什么這么難過呢?

    為什么呢?

    為什么呢?

    那個答案很近,可就是想不起來……

    風撥動著我額前的亂發,有人過來把我抱起來了,溫柔地在我耳邊說:“好了好了。”

------題外話------

    小明月,你記憶什么時候能找回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