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延時熱戀林曦秦嶼在線閱讀 > 第五十三章別緊張


    小心翼翼地解著一條褲子,又一條褲子,小心翼翼地慢慢往下褪,盡管是十萬個小心,還是會碰到裸露的箭柄,尤其是最里面的褲子浸著血,和傷口粘連在一起,另外兩條褲也堆積在膝蓋處。

    不知道是我的汗水還是淚水,滴在了我的手背上。

    我以前也受過傷,從來沒哭過。現在面對的不但是疼的問題,還是丟臉和羞恥。疼痛悲憤委屈各種情緒交加,搞得我心神應付不過來了,總想哭一場。

    這不是哭的時候,極力的憋住。

    抬頭望了一下慕容謹,他正拿著一個尖尖的匕首放在燈火上烤,神色如常。

    我深吸了一口氣,說的話里仍然帶有顫抖的哭腔:“大哥,你幫我吧,我不敢彎腰,脫不下去了。”

    我今年十七歲了,懂了很多事,曾躲在被窩里,偷看過羞羞的話本子,早在十三歲的時候,就和紅玉一起逛過蓮花閣,忍著呼吸伏在房梁上,好奇地看男女相互脫衣,紅帳銷魂。

    男女之事,雖然沒人告訴我,但我是明白的。正常的女人決不可讓夫君之外的男人,看到除了手臉之外的地方。我想我還不是個徹底的女俠,女俠肯定不在乎這些。

    自我記事起,就是我自己穿脫衣服,我娘親都沒看到我露腿的樣子。現在竟然把光腿暴露給一個男人,還要他幫我脫褲子,雖然他是我大哥,但他也是男人啊。

    我心里的焦慮以及羞慚讓我一時間忘記了疼痛。

    用袖子抹抹額頭,抹抹眼睛,又抹抹鼻子。

    慕容謹比我利索多了,三條褲子,轉眼間,就扒到了我的腳脖處。

    低頭望著自己沒有任何遮掩的兩條腿,我的腦子里一片空白。

    “你先側躺到床上去。”

    啊?

    我望了望他床上雪白的被褥,顫聲說:“會弄臟你床的。”我真的很怕他,在危機的時候,還不敢給他添麻煩。

    他催促:“快點。”

    我一邊往床上爬,一邊擔心的問:“大哥你的醫術行不行?會不會把我的腿弄瘸啊?”

    他說:“瘸了,我賠你。”

    我趴在床上,蹬直了腿,疼痛令我頭上冒汗,手里攥著被子,嘴里也咬著被子,滿腦子都是疼。

    感覺到有只手托在了我腿下,慕容謹說:“你放松點,別那么緊張。”

    怎么會不緊張,有東西在自己的腿里,有人在自己的腿上動刀子,而且那個人還是曾經想弄死我的人。

    雖然他說了瘸了,賠我,那是不可能的,這明顯糊弄人的話,我要信我就是傻。

    刀尖扎進了肉里。

    疼死了,疼死了,他是不是故意把我搞得這么疼?嘴里咬著被頭,小聲哀求的話說得含糊不清:“大哥,你輕一點。我要是活蹦亂跳的,賣也能賣個好價錢。要是死了,瘸了,慕容家可真就賠本了,說不定這幾年的飯錢,都賺不回來。”

    提醒提醒他,我還是有用的。

    “活蹦亂跳的也不一定能賺回來,你知道這幾年,我家花在你身上多少金銀了嗎?”

    我盤算得很清楚:“我和我娘每月十兩銀子,再就是米面油鹽和布料,就這些了吧?”

    “住的房子不要錢嗎?請師父教你學劍,不要錢嗎?”

    我爭辯:“是我自己拜的師。”

    “如果你不是住在慕容家,飛燕怎么會答應你,往年家里每年要付他一萬兩銀子的,因為有你又加了五千兩。”

------題外話------

    好可憐的小明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