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延時熱戀林曦秦嶼在線閱讀 > 第五十二章脫褲子


    啊?他會不會把箭頭往里面再送送啊?即使不是故意,一個不小心,也會造成這樣的后果呀。太慘了,不敢看不敢看,我把頭別到了一邊。

    可千萬別死到這里了啊!

    我最怕的就是死,我死了,這世上就剩下我娘和小乖了,沒有我,她們該多孤單。

    聽到一聲輕微的噼啪聲,接著是慕容謹的話:“快把褲子脫了。”

    沒有想像中的更疼嘛。

    我扭過頭,呆呆的望著他。

    在這里脫褲子?我望著他眨眨眼,再眨眨眼。

    什么情況?

    緊張令我喪失了思考能力。

    “你再不脫褲子,血流盡了,就真的會死。”說這話的時候,慕容謹把手伸向了我的腰部。

    我捂著腰部說:“我自己來,我自己來。”

    他縮回了手,我仍舊沒動,哀求道:“把胡嬸叫來幫我治傷,行不行?”

    胡嬸是慕容家的醫官,專門負責給女眷們看病的。

    “這樣的事,你還想讓大院里的人知道?”

    怎么?這是為我著想,還是為他自己著想?

    我打量著面前這個人,他雖然冷著臉,卻并不覺得可怕。也許是散著頭發的原因,也許是衣著隨便的原因,看上去,比平日里溫潤多了。

    總之,看不出惡意。

    習慣成自然,看到他,我就想說關心他的話,好心地提醒:“大哥,你要不要先穿上鞋?天冷了,地上挺涼的。”

    “你這腦袋在想什么?還有閑心管別人的事?脫褲子。”

    慕容旋的話里帶著明顯的氣憤,震得我我一驚,低頭又去看自己流著血的腿。

    就是呀,眼下最關緊的是我自己呀。

    我低聲求他:“大哥,你把我送到胡老頭那里,行不行?多給他些錢,讓他保密。”

    胡老頭是街上的掛牌郎中,平時頭痛發熱的,我不想勞煩大院里的人,都是去找他拿藥。慕容家金銀那么多,不會在乎多浪費一些的。

    慕容謹又向我伸出了手:“我就是郎中,在這世間治傷病,比我醫術高的,沒幾個。”

    我抓著褲腰,急切地說:“可你是男的。”

    “胡老頭,不是男的嗎?”

    “他是郎中。”

    “我說了,我是郎中。”

    什么跟什么?混亂啊。怎么辦呀?

    “篤篤”有人敲門。

    隨著慕容謹的一聲“進來”,進來了兩個黑衣人,一個人端著個熱氣騰騰的大盆子,另一人手里提了個木匣子。

    提匣子的人,就是方才說我有意思的那個該死的貨,殷勤地說:“少主,需要幫忙嗎?”

    慕容謹冷聲說:“放下東西你們出去,再備些熱水,放在門外,我自己取。”

    人退出去,門關上了。

    慕容謹擰著眉頭望著我說:“你是不是真的想死?”

    我急急地說:“不想不想。”

    誰想死啊,傻子都知道活著好啊。

    “那還不趕快脫褲子。”

    生死面前,面子,清白,啥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活著,活著才能報仇呀,這一箭之仇指定得報。還沒開始闖江湖呢,在家門口就被人制伏了,太窩心了。

    我咬著牙,窸窸窣窣的開始脫。

    這個季節,早晚的時候,天仍有些涼,半夜里出行,防止受凍,我特意穿了三條褲子,為了行動方便,我還把下面的褲腿扎緊了。

------題外話------

    小明月,我們這里過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