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延時熱戀林曦秦嶼在線閱讀 > 第五十一章誰來救我?


    看來是跑不掉了,丟臉不能丟命,我急喊道:“是我是我,誤會誤會,小哥哥們手下留情。”

    在亮光升起前,我用雙手捂上了蒙著巾布的臉,隔著指縫,看到了四五個黑衣勁裝之人立在我面前。

    一聲低呵:“你是什么人?”

    我心里一驚,咋了?落風園被人繳了?慕容謹被人滅了?我雖然不喜他,卻從未盼著他去死,他畢竟是我大哥。

    如果能活著出去,是不是要為他報仇?來不及思量這些,眼下最主要的是要活著出去。

    在我舉起雙手前,為了顯示我的誠意,順手還把面巾拉了下來,呵呵一笑:“誤會誤會,天黑風大,我走錯路了。”

    其中一人,湊到我面前,打量了一會兒,不敢確定地說:“大小姐?”

    認識我?我不認識他呀,看來不是慕容家的人。這時候萬不可承認,和這個院子里的人有關系。我忙說:“不是不是,我就是一個路過的,看著院墻怪高,想著住的定是富戶,順路進來借點東西。”

    認出我那個人沒等我說完話,跑著離開了。余下的幾個人都盯著我左看右看,像是打量一個怪物。

    我心里緊張的要命,極力裝出輕松的樣子,同他們攀談:“今夜風大,幾位大俠穿的都如此單薄,冷嗎?我家有衣服,就在南邊不遠處。要不要我去給你們拿幾件?”

    錦園在落風園的北邊。我想著,只要把我放出門,同里的街道我熟的很,他們準找不到了我。

    其中一個人嘿了一聲:“小娘子,挺有意思的啊。”

    你們才是小娘子,你們統統都是小娘子。

    我回應的是呵呵傻笑。

    又一個人呀了一聲后,說:“小娘子,你腿上在流血,你不知道嗎?。”

    “啊”這是我的聲音,清脆響亮。

    驚恐啊。

    一枝小箭扎在我的大腿上,不斷浸出的鮮血,已經濕透了我的褲子。本來就很疼,這下子覺得更疼了。

    我低著頭看了會兒自己,又抬頭看著他們。

    怎么辦?

    我的聰明才智應付不了眼前的難題呀。

    他們怎樣才會放了我呢?放了我后,我去找誰治傷呢?治這傷得多少錢呢?

    “疼嗎?”剛才說我有意思的那個壯漢,歪著頭問。

    我咬著嘴唇,搖搖頭。

    疼是說給心疼自己的人聽的,你是從哪里跑來的野蔥,為啥要告訴你。

    怎么辦呢?怎么辦呢?誰來救我呀?難道小命結束到這個鬼地方了?

    在我驚慌失措中,身穿白色中衣,散著頭發的慕容謹不知道從哪里冒出來了。他一句話沒說,直接打橫把我抱進了屋內。

    等我反應過來的時候,已經在他臥室里了,我慌亂的說:“我自己走我自己能走。”

    從慕容謹安然無恙的樣子可以判斷出,外面那幫可惡的家伙,都是他的人。這落風園真是個狼窩,從上到下,沒一個好人。

    他把我放下來,冷著臉說:“你還想往哪走。”

    就是啊,往哪兒走啊?這深更半夜的,錦園也沒法回,看來眼下里依靠慕容謹為上策。可慕容謹也不是好依靠的人啊,淚水在我的眼里打轉,顫聲問他:“大哥,我會不會死?”

    血流完了,不就活不成了么?流了那么多血,而且還在繼續流著。

    臥室里,只有我們倆個人。

    之所以我知道這是臥室,因為看到了床。

    慕容謹在我面前蹲下身子說:“我先把箭身折斷,等一下,你把褲子脫了。”

------題外話------

    新年快樂!下一章要脫衣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