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延時熱戀林曦秦嶼在線閱讀 > 第四十九章


    夜色中,我看見慕容謹站起來,手臂伸向我:“給我,讓我來。”

    “不用不用,剛才是不小心,我平時劃的很好。”

    在我說這話的時候,竹竿被他抓到了手里,當時我還沒來得及松手,一個拉扯,小舟又晃起來。比剛才晃的還厲害,我趕緊放開,蹲下身來,張開雙臂緊緊抓住了兩邊的船板。

    他在我頭頂說:“我不是故意的。”

    奶奶的,肯定是故意的。剛覺得他有一點好,轉眼又恢復了壞蛋的嘴臉。

    我應該讓小舟翻了,都掉水里才對,我為什么要穩住它。人的第一反應很煩人,有時候它往往不是自己想要做的。

    我笑得很輕快:“是故意的,也沒關系,你是大哥,做什么都對。”

    去哪兒找我這樣的妹妹呀?就是個不倒翁玩的次數多了,也得壞掉。我這活生生的人,任你怎么欺負,照樣的笑意不減,講好聽話給你聽。

    他沒接話。可能是不屑理我,也可能是聽煩了我討好的話,師父不就聽煩了別人求饒的話,不愿再聽了么。

    如果也有人天天講好聽話,給我聽就好了。即使長的難看,我也愿意天天面對他。

    水道兩邊的樹木影影綽綽。

    我沒話找話說:“大哥,你幾歲學劃船的?”

    師父說他八歲就能懂我十六歲不懂的道理了,那他學劃船肯定也比我早,我好借機夸贊夸贊他。

    “不告訴你。”他答。

    這個答案沒法夸呀,總不能說,你這個答案真絕妙吧。我費力地想了想,又笑著問:“大哥,你經常在外面,外面是不是很好玩呀?真羨慕你呢。”

    這說的是真話,我真的很羨慕他。被人羨慕的感覺多好啊,自己擁有著別人沒有的東西,想想都特有優越感。專撿他愛聽的話說,看我多好啊。

    “不好玩。”他答。

    唉,大哥,你究竟愛聽啥話呀?聰明如我,也摸不透你與眾不同的心理呀?

    不問了,直接夸贊吧。我笑著說:“大哥,你劃船劃的真好,穩穩當當的,讓人特有安全感,在黑暗里也不怕。”

    我這個厚臉皮,剛剛他差點沒讓我掉下水,我現在還緊緊的抓著船板。

    “你為什么愛對我說謊呢?”夜風悠悠飄過來他這句問話。

    風很大啊,沒聽見啊。

    誰不知道真話好說,誰愿意撒謊,我這是迫不得已,沒辦法。

    接下來,一路無話的到了錦園門口,我先一步跳到了岸上。笑著對他說:“大哥,你劃著去吧,我明天去你府門前取。”

    他也跳了下來:“我走橋。”

    進了屋門,娘親還沒睡。她笑著問我:“小月月剛才和誰說話呢?”

    我說:“是大哥,他非要送我回來。”

    娘親說:“你大哥平時都很忙,沒事你不要去麻煩他。”

    “知道了,”我抱著娘親的胳膊說:“娘,你是不是也不喜歡慕容謹?”

    娘親驚訝地說:“他是你大哥,你怎么好直接提他名字呢?”

    我說:“我有點討厭他,在娘親面前不想掩飾了。”

    娘親更驚訝了:“為什么以前要掩飾呢?”

    我嘿嘿一笑:“原來我不知道你對他的態度呀,剛剛我覺得你也不喜歡他。既然大家的思想這么一致,就不必掩飾咯。”

    娘親笑問:“為什么你說我不喜歡他?”

    我說:“你跟他客氣呀,你從來不跟三哥客氣,如果今天是三哥,你肯定不像剛才那么說。”

    娘親說:“我沒有不喜歡他,我是覺得你們倆在一起不合適,他心思太深,你應付不來他。”

    我笑著說:“娘你放心好了,我很少單獨跟他在一起的。”

------題外話------

    “不告訴你。”是不是有點撒嬌的意思?

    我覺得是有。

    可愛的小女俠,你大哥都這么明顯打你主意了,你咋不明白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