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延時熱戀林曦秦嶼在線閱讀 > 第四十八章報復


    燈影浮動,我忐忑地等著他的反應。

    良久后,慕容謹說:“我們是一家人,怎么能把話,說得這么客氣呢?”

    啊?咋說出這么好聽的話了呢?難道眼前這人也得了忘憂了?忘了他曾罵過我的話了?忘了他曾在那么漫長的幾年中,一直都是討厭我的了?

    想到此處的時候,我抬起頭,忍不住脫口而出:“大哥你是不是也得了忘憂?”

    他怔怔的望了我一會兒,眼神黑沉,沒有言語。

    正在我緊張地想著,自己猜對了,果然如此時。他淡淡地說:“沒有。”

    我真誠地說:“別擔心,我會替大哥保密的,保密這事我最拿手了。”

    這話可信度是非常高的,他想弄死我這事,除了師父外,我誰都沒說。而且,師父也答應我保密的。

    他沒理會我所表達的誠意,自顧問道:“你想不想找回原來的記憶?”

    我驚訝了:“這病能治好么?大哥相信我說的話了?”

    他“嗯”了一聲說:“沒有十分的把握,但可以試試。”

    不知道他的這個嗯,是嗯的前一句,還是后一句,我也沒敢問。

    我曾和娘親討論過我得忘憂的事,娘親說,忘記的事情,說明不值得去記著,過去是什么樣子的不重要,重要的是以后。

    慕容謹才給我個好臉色,怎么好給他添麻煩呢,堅定地說:“我覺得現在挺好,這病不想治了。”

    說完,我咬了咬嘴唇,思量著得找個理由脫身,跟他單獨聊天實在難受。這時剛才那個小哥又來了,恭敬地說:“大少爺,大院過來人說,老爺讓您過去一趟。”

    來的真是時候啊,我趕忙站起了身:“明月告辭,不耽誤大哥正事了。”

    慕容謹說:“我送你過去。”

    我連連擺手:“不用不用,我自己劃小舟過來的。”

    他堅持要送。

    咋了?不送,我還回不了錦園了?還是怕我在路上有個意外,別人懷疑是他所為了?反正肯定不是想再淹我一次,我又不傻,何況通過師父的指點,對方有沒敵意,這還是感應得到的。

    我劃著小舟,他坐在舟頭。

    送我個屁,送我的話,不是應該由他來劃嗎?在我腹誹的時候,他開口了:“學劃船是不是很辛苦?”

    學劃船不辛苦,學游泳才辛苦。

    我不想回答他這個問題。風大,他的聲音被風吹走了,我就當是沒聽見。

    小舟經過一座橋下時,我故意把竹桿插在了樹根里,以前我曾在這里掉下過水。如果讓他掉在了水里,我再掉一次也樂意。我站在舟中央,手里又拿著竹桿,也不一定會落水。

    這是個冒險的行為,但是機會就在眼前,我控制不住的想試一下。

    小舟晃了三四晃后,居然穩住了。

    該死的小舟寶貝,跟了我這么久,真是太不配合我了。

    很失望。

    沒時間失望啊,我趕忙賠罪:“大哥,沒嚇著你吧。我不是故意的,天黑風大,看不清楚。”

    恃寵而驕一詞的意思是,自己受到他人的寵信而驕橫不可一世。我這不是恃寵而驕,因為沒有寵,何來驕。我這是得寸進尺。性命有威脅時,保命第一;性命無礙時,就想著反撲報復。我的報復心一直沒有減弱。

------題外話------

    過節呢,加更哦。求留言,求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