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延時熱戀林曦秦嶼在線閱讀 > 第四十七章喝茶


    落風園的院子很大,我從門口走到書房大概也用了半盞茶的時長,看來剛才的小哥,跑的很快。

    太陽落山了,屋內很暗,已經燃起了燈。燈光下的慕容謹面色柔和,他正坐在茶案下的毯子上喝茶,看到我,神態和悅的問道:“吃過飯了么?”

    我點點頭,小心地把手里的信遞給了他。

    他沒有接,朝著旁邊的書桌使了個眼色:“放那上面吧。”

    書桌上除了筆硯外,還有兩本書和幾封信箋。不知道慕容旋的信是不是也在里面,不知道他在里面究竟寫了什么。

    我把信放在桌面,又調整了一下位置,讓它看起來更端正。轉過身,望了一眼慕容謹,發現他一直在看著我。

    瞬間,心砰砰直跳,我依舊很怕他,又趕快讓自己想到如今有武功,論打架,他遠不及我呢,才略略定了定神。正要說出告辭的話,他開口說:“回去有事么?沒事的話,坐下來喝杯茶再走。”

    就是有事,也不能說有事,何況回去也沒什么事。大少爺好不容易賞臉,怎么也不能推脫。

    我淺笑著點點頭,小心翼翼地跪坐在茶案的另一邊,雙手捧起他給我斟好的茶,輕抿了一口后,連聲贊嘆:“好喝好喝。”

    他望著我說:“若你喜歡,走的時候,帶走一些。”

    下午還在為沒有好茶囧迫,這時候收了他的東西,不是顯得錦園太落魄,很可憐嗎?

    我趕忙搖頭:“不用不用,我不愛喝茶,我娘也不愛喝,平時就紅玉去玩,用不著的。”

    說完,又覺得不妥,剛還在夸好喝,轉眼又說不愛喝,這不是矛盾嗎?總有一句是假話。

    我又囧迫了,臉上熱騰騰的。在慕容謹面前,總是壓力重重。

    剛要再解釋,慕容謹沖我眨了眨眼,嘴角上揚,眼里蓄著滿滿的笑意。

    他這少見的神情,令我呆了呆,不知道說什么好。又端了面前的茶盞,喝了幾口。茶盞有點小,幾口便見了底。

    我訕訕地放下茶盞:“好喝。”

    慕容謹又給我添上了:“云南的普茶,經常喝對胃有好處。”

    有旁人在的時候,還能若無其事的討好他,在這個狹小而又安靜的空間里,我手足失措,注意力也無法集中。只得低著頭,不說話。

    慕容謹說:“我送你的手鏈,怎么沒看見你戴了?”

    我飛快地瞟了他一眼,又低下了頭,在心里思索說詞。片刻后,坦然道:“上午洗衣服時,怕濕了水,就取下來了,洗完衣服,又去菜園里松土,后來又繡花,今日的事情多,忙得團團轉,竟忘了戴上。平日里,我一直都戴著的。”

    其實,自中秋節后,我就取下來了,早想不起來扔在哪個角落里,我以為他不會在意這樣的小事。

    慕容謹把茶盞往我面前推了推說:“要不要給你們派幾個丫頭小廝過去?”

    難道我剛才的語氣,像是在報怨天天干活?我怎么敢在他面前抱怨啊,何況我壓根就不是報怨,我覺得現在的生活挺好的。于是趕忙擺手:“不用不用,我和娘親又不會掙錢,現在這樣就給大家添了不少麻煩了。”

    這樣的回答,希望能解開他的誤會。

------題外話------

    推薦我的另一本書《我的魔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