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延時熱戀林曦秦嶼在線閱讀 > 第四十五章小旋風來信


    慕容然不再提去汴京會考的事。

    我問慕容然:“這是怎么了?大家都很匆忙的樣子。”

    慕容然不高興地說:“到處都在打仗啊,原來只是北邊在打,后來山東那邊打,最近離我們不遠的浙江也鬧得兇,江山萬里,烽煙四起,哎這朝廷真是不行了。”

    我說:“這關我們什么事呢?”

    慕容然可能是覺得我不懂事,更加不高興了:“怎么不關我們的事,朝廷忙得焦頭爛額,四處救火,今年的春闈都取消了。想我一腔報國之心,竟無處可報,真真是徒有熱血。”

    我驚訝的說:“二哥,你竟然整天在想這些事,真是太讓我意外了。”

    這年我十七歲。

    外面是打是殺都跟我沒關系,好像跟同里也沒關系,街上的人們依舊腳步悠閑。

    春末的一日,慕容謹來了錦園,當時我正坐在涼亭里繡花。我雖然不大喜歡干活,但不管做什么,只要做起來,都會很認真。

    我不知道他是什么時候來的,也不知道他在我身邊站了多久。當我終于繡好了在荷葉上趴著的大青蛙,放下針線伸懶腰時,手臂碰到了一個人。

    一扭臉,便看到了他。

    起初,還以為我是花了眼,揉了揉了眼睛,沒錯,是慕容謹。于是,趕忙起身,口里說著:“大哥你來了啊,你坐你坐。”

    沒等他坐,我就歪倒在了一邊,坐得太久了,腿麻了。

    我不好意思的沖他訕訕笑著,手腳并用的爬了起來。

    慕容謹雙手背在身后,眼睛盯著我的繡品說:“你娘去了大院,我剛好來這邊辦點事,順便來告訴你一聲,你三哥來信了,他現在在陜北,玩的挺開心的,問候了你。”

    就一句問候嗎?我可天天想著他呢,怎么沒有單獨給我寫信呢?心里有點小小的失落,我沒顧得上失落,狗腿似的說:“大哥,你喝什么茶?我去給你泡茶。”

    師父在時,只要櫻林里去人,我就要趕快跑去泡茶,養成了習慣,看見外人就想著泡茶。

    慕容謹掃視了一下院子:“你們這里有什么茶?”

    我仔細想了想說:“只有蓮心。”

    蓮心還是煮粥時,一個一個在蓮子里扣出來的。

    錦園除了紅玉和慕容旋,基本沒有其他人來過,沒有客人可待,娘親又喜歡喝白水,就沒備過茶葉。

    慕容謹沒有答話。

    我想他可能是覺得蓮心有點苦,又不好意思拒絕。又想到,他會不會覺得我不想泡茶給他喝,所以才故意這樣說的。

    我靈機一動,趕忙說:“有紅棗,泡水挺好喝的。可以嗎?”

    我在心里念叨,別喝了,走吧走吧。棗水有啥喝的呢,你府上啥茶沒呀。再說了,面對著一個你討厭的人,啥茶都不好喝呀。

    我的念叨靈驗了,慕容謹說:“不用了,我這就走。你要是給小旋回信,就送到我府上,我明天早上準備差人送信給他。”

    說完,他轉身背著手走了。

    這大半年來,慕容謹對我的態度好了很多,雖然依舊不對我笑,但偶爾會主動理我,跟我客套兩句,比如問吃過飯沒有啊,冷不冷啊,錦園需要什么東西嗎?這些。慕容大院的管事胡叔,每次見到我也是說這些閑話。

    我想他的轉變,可能是慕容旋叮囑的原因,也可能是我六七年來不懈努力討好他的結果,更可能是他通過這幾年的觀察,發現了我確實是個好姑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