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延時熱戀林曦秦嶼在線閱讀 > 第四十一章我叫祝東風


    我雖然把慕容旋當成小孩子,卻一直認為他是除了娘親外,最可靠的人。這種可靠不是小可靠,是大可靠。慕容謹當著他的面,不給我好臉色,他沒有辦法;但如果慕容謹當著他的面要殺死我,我想他肯定拼死也會救我的。

    在我心里,慕容旋是會為了所在意的人,毫不猶豫上刀山下火海的俠義之士。

    紅玉望著我說:“你知道么,在你沒來之前,我在落櫻園見到過小乖,當時我向他討要了兩次,他都沒給我。”

    我不解了:“小乖和你的親事有啥關系?他準備送給我的東西,肯定不能再送給你了呀。同樣的,準備送你的話,就不會我送我了,你還要跟我計較么?再說了,那時候他才十歲,懂個屁呀。”

    我真的很生氣,在大街上爆粗口了。這屁字,以前只是在心里轉轉,從來沒有說出口過。

    以前我不高興的時候,紅玉總是會哄我,想辦法讓我開心。她大我一歲,一直都是她在照顧我,讓著我。在我心里,紅玉是個溫暖的姐姐。

    她沒哄我,自顧攏了攏頭發說:“我計較的不是一只貓,計較的是他對我的態度。這說明,在他心里,家人遠比我重要。他不會為了我同你家人翻臉的。”

    她這舉動,是準備立馬丟下我,去見她的未婚夫呀。

    我無語了,我覺得一向通情達理的紅玉,為了盡快去見她所謂的未婚夫,在和我胡攪蠻纏。

    生氣又傷心。不歡而散。

    景物是否美麗,取決于一起看風景的人。我一個人走在花市上,突然覺得一向喜歡的花燈,也不過如此,頓時興致索然,折身準備回錦園。

    “小娘子一個人來逛花市呀?”隨著這句嘻笑,臂膀被什么東西輕敲了一下。我回頭一看,是個俊俏的小哥。他正笑瞇瞇的望著我,手里攥著一把折扇,敲打著另一只手的掌心。

    這算是被調戲了么?此類事情從來沒遇到過呀。我很煩別人觸碰我的身子,皺皺眉道:“大冬天的,你不冷?還扇扇子。”

    俏小哥笑得春風得意:“它主要用來扇人,其次才是扇風。”

    噢,明白了。原來是件武器!我上下打量了他一圈,是有武功,說不定比我還高上一些。我在心里默默把對他的稱呼由小哥,改成了俠客。他看起來有二十四五歲的樣子,稱少俠有些大了。

    如果是以往,說不定,我會提出來看看他的扇子究竟是個什么樣的構造,可我今天沒心情,我說:“你在這里扇人吧,我走了。”

    君子不強人所難,這俏俠客有些強人所難了。他截在我前面,面朝著我后退著走,仍舊笑得很風致:“別呀,這么好的景色,不看豈不可惜了,我可是從很遠的地方趕過來,特意來看同里花市的。”

    齊家老大向著的外地人呀,不對,是慕容家才對。師父說過的,齊家是歸屬慕容。不過,這跟我沒關系,我不用討好他。我說:“我家里有事,要回去了。”

    俏俠客笑得意味深長:“街上這么多人,我又不會吃了你,你怕什么?天還早,再轉一會兒唄,我一個人也挺沒意思的,晚一會兒我送你回去。說了這么多話,還不知道你的名字呢。人這么美,名字肯定也很美。能告訴我你叫什么嗎?”

    我怕他個屁呀,是沒心情理他。

    他這個問題好,名字終于有地方用了,我毫不猶豫地說:“祝東風。”接著問他:“你有沒有發現,附近的人在看我們?”

------題外話------

    小伙伴們,有注意到前面提祝東風這個名字說的話了么?為了慶祝首推,今天三更了。能看到這里的,都是小可愛。啵啵啵三下。留言有獎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