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延時熱戀林曦秦嶼在線閱讀 > 第三十四章送別


    五日后,慕容旋背著他的長劍離開了家,和師父一起。

    秋風暖陽。

    送別的話,說了又說。

    我有些傷感:“三哥,想到你馬上要離開一陣子,我現在就開始想你了,你要早些回來。”

    慕容旋又把眼睛瞇成了一條縫,大笑道:“我要在外面闖夠兩年再回,兩年后你就十八歲了哦,十八歲的姑娘一朵花,回來看看你是變成喇叭花,還是狗尾巴花。”

    我眉開眼笑:“那肯定是最漂亮的花,不然怎么配得上快劍小旋風師妹的稱呼。”

    “明月大小姐,聽說你最近沒咋練劍了,原來去練厚臉皮了?讓我檢查下,看夠不夠厚。”二哥慕容然說這話的時候,伸手就要來捏我的臉。

    我飛快的跳到了一邊:“三哥,救我。”

    慕容旋不滿地說:“二哥,我還沒走,你就開始欺負妹妹了,我把她交給你照看,真有點不放心呢。”

    慕容旋我倆的關系也挺神奇,我把他當小孩子,他把我當小孩子。

    慕容然笑意未變:“那你就不要走了。”

    我嘿嘿一笑:“三哥放心走吧,二哥打不過我。”話一落,立馬意識到這句話不妥,這不是笑話慕容然沒有武功么?我沒這個意思啊,不能讓他誤會生氣啊,趕忙朝慕容然調皮地擠了擠眼,以示友好。

    慕容旋對著慕容然哼哼了兩聲,徑直走到慕容謹面前說:“大哥,你答應我的事,一定要做到。”

    我和慕容謹中間隔著慕容然,我探著頭去看他,正看到他也往我這邊瞟了一眼,我趕忙又站直了身子。好奇心的驅使下,令我壯著膽子小聲的問慕容然:“三哥說的什么事?”

    慕容然大聲說:“小旋,你妹妹問,你讓大哥答應你的什么事。”

    我的好奇心也許害不死貓,早晚得把我自己害死。

    慕容旋看了看我,鄭重說:“我讓大哥答應,我不在的這兩年內,不能把妹妹隨便嫁出去,得讓我先看看人家,再決定才行。”

    聽到這話的時候,我很難過,心里水汪汪的,難道我未來的命運攥在別人的手里嗎?盡管有人叫我大小姐,但我知道我只是個庶出的女兒,甚至有點來歷不明。

    慕容謹沒有接話。

    這是對我的事情不屑,還是準備把我往火坑里推?此人太壞了,為什么大哥是他呢?街上隨便一個人做我大哥,都比他好啊。

    我不想和他們站在一起了,想趕快結束這送別的場面。

    這時候,師父在一邊催促慕容旋:“你究竟還走不走?你不走,我先走了。”

    我打起精神,笑呵呵地對師父說:“師父,師父,你別忘了我交待的事,一定要記得死死的,不然我會生氣的。”

    師父坦然地說:“你交待啥了?”

    我緊張地跑到師父面前小聲問:“你明明答應過我的,為啥反悔了?這可不是大俠所為。”

    師父躍馬而馳,慕容旋打馬去追。

    我用手背蹭了蹭鼻子,自我解嘲的哼哼了兩聲。

    慕容然笑咪咪的問:“他們讓你失望了吧?要走的人是靠不住的,你告訴我,興許我愿意幫你。”

    一般行俠仗義,或是與人比試,都會有自報家門這個環節。我交待師父,到時候,一定要向別人介紹一下,他還有個徒弟叫祝東風。

    師父問我,為啥叫祝東風。我堅持不告訴他。師父說,你不說,你提的要求,我就記不住。

    我只得向他描述,甲乙兩名劍客碰面后,相互介紹的場景:

    甲:我叫小六,大小的小,一二三四五六的六,報上你的名來。

    乙:祝東風,把酒祝東風,且共從容。

    對方若是不明白,說明他沒學問,就嘲笑他,這樣從氣勢上就力壓一籌;若是明白,那更好,他就會明白,乙現在從容的很,從氣勢上力壓一籌。

    師父“嗤”的笑了:“比武哪里用那么羅嗦,見面直接開打。我還以為你要祝小旋風,一路東風呢。”

    真是武夫行為啊。師父快走了,我沒嘲笑他;他要是不走,我在心里嘲笑他。

    我垂頭喪氣地說,也順帶有那個意思,小旋風是我師兄,我不祝福他,誰祝福他。

------題外話------

    今天小年,祝大家新年快樂,萬事如意。今天估計能改簽約狀態,留言區挨個打賞一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