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延時熱戀林曦秦嶼在線閱讀 > 第三十三章七夜和宮九


    慕容旋問:“你聽說過殺手聯盟嗎?”

    我搖搖頭說:“沒,殺手又和我們家沒關系,你們平時不討論,我就不知道呀。”

    慕容旋說:“殺手聯盟是一個殺手組織,里面的每一個成員都是自由的,盟主接到生意,會根據難易程度,聯系殺手去完成任務。排名第一的叫七夜,從未失手過,江湖人送他一個外號叫‘七夜飄雪’。沒有人知道他的身份,我聽到有人議論,他可能就是九年前的那位刀客。”

    “沒人看到過他們的樣子?”我奇怪極了:“七夜是他的名字,為什么叫‘飄雪’呢?讓人想到連下了七天七夜的大雪,冷森森的。”

    “九年前武林大會的第一,當時戴了人皮面具,報的名字叫李小二,后來有人查,是假名字。把他們二人聯系在一起,也只是猜測,因為他們都用刀。”慕容旋解釋道:“七夜蹤跡出現的地方,總會有人死亡,最初叫飄血,可能是大家覺得血字太難聽,后來就叫七夜飄雪了。”

    “大家都不認識他,怎么知道出現的人是他呢?”我十分的不解。

    “七夜每次殺了人,都會把所使的刀,扔在現場。”慕容旋感嘆:“多自信呢,不怕有人追殺,也不怕有人從刀入手去查。”

    我問:“沒人去查過嗎?”

    慕容旋說:“怎么會沒人查呢,可是查不出來呀,就是普通的刀具,市面上,隨便就能買來。”

    慕容旋這么一說,我也覺得那個叫七夜的挺厲害。不過,我仍是很不屑:“練武功是為了行俠仗義,殺人那都是野蠻人、窮人想掙錢干的事。”

    慕容旋沒理會我說的話,他自顧說:“參加大會無門無派的年輕人有不少,他們多是只身前往,或是和朋友結伴同行,有的人客棧都住不起,宿在野外。”他嘆了一口氣:“和他們一比,我真是個富家少爺,有大哥陪著,有小廝左右侍候,中場歇息的時候,遞上來的水都是不熱不涼的溫茶。”

    “家里有錢,又不是我們的錯,總不能裝窮吧,那樣才討厭。”我笑得很愉快:“不管怎么說,他們總是沒有三哥武功高。”

    慕容旋坦然地說:“有一個人的劍法可能比我還高。”

    我瞪大了眼:“你不是第一嗎?”

    慕容旋說:“和他比試時,前幾十個回合,不分上下,我接的很吃力,在我使出第十三劍飛花逝水時,不知道什么原因,他分心了,我才險勝。”

    “你吃力,肯定他也是如此,不然也不會要幾十個回合才分勝負了。”我問:“他是誰?”

    “望月宮宮九。”

    北望月,南慕容。

    第一次聽到這個句話時,我當場表示不滿。望月宮,一聽就是很邪氣的名字,不像是個正經人家,居然也和慕容相提并論。但他確實經營著正經的生意,鏢局和馬場。

    望月宮宮主宮紫龍,二十年前娶了柳鏢頭的獨生女兒柳青青,此后柳家鏢局便換了主人,更名為望月宮。

    柳家鏢局原來口碑就很好,號稱北方第一鏢,四十年所押貨物,從未失手。據說宮紫龍接手后,曾有過意外,但他加倍賠了主家,名聲更勝從前。

    我連聲問:“宮家不是只有一個兒子嗎?難道有九個?”

    慕容旋說:“不了解的人,都會這么想。宮九說,他娘就生了他一個,給他起名為九,好讓別人以為他兄弟多,免得被人欺負。”

    我嗤笑:“這是說笑了,打著望月宮的名號,普通人哪里會敢不要命的去惹他,這個道理連我都明白,何況那些江湖人。你這么了解,是同他私下里聊過天嗎?”

    慕容旋說:“我們暢談了半夜,很是投緣,他不擔劍法好,畫畫也好,還當場做了一副畫給了我。”

    我說:“趕快拿來出我瞧瞧。”

    草紙黑墨,錯亂的石頭,黑白線條的巴蕉樹,右下角兩個字:宮九。瀟灑飄逸,行云流水。

    我說:“我不懂畫畫,但就這樣看來說,給人感覺還是不錯的。”

    慕容旋說:“宮九說他去過很多地方,還來過楓橋寺呢。”

    我問:“楓橋寺離我們不到五十里,他有沒有來過同里?”

    慕容旋說:“沒有。他說他父親不許他來同里。”

    我問:“為什么?”

    慕容旋說:“他沒說,我也不知道。”

    那天我們聊了很久,在此后的年月里,再沒有像那個秋天的午后那樣,平靜的喝著茶,笑談江湖人事種種。

------題外話------

    下一章,三哥就離開同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