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延時熱戀林曦秦嶼在線閱讀 > 第三十一章快劍小旋風


    二十日后的清晨,天蒙蒙亮,我正在熬小米粥,錦園的大門被敲響。

    誰大清早來呀?我掂著勺子,滿腹疑問地去開門。

    慕容大院的阿木小哥一臉興奮地站在門外,我正要開口問他啥事。他連珠炮地說:“三少爺武林大會得了第一,十日內連贏五十八場,無人能敵,被譽為‘快劍小旋風’。”

    他口齒伶俐,不伶俐也不可能當慕容大院的門房呀。這么伶俐的話,我硬是沒聽明白他說的啥。每個字都聽見了,就是沒懂,我平靜地說:“你再說一次?”

    他又說了一次。

    我沒再理阿木小哥,把勺子往旁邊一扔,回頭沖屋內喊了一聲:“娘,我出去了。”接著就不顧形象地向落櫻園飛奔。

    好在錦園離落櫻園很近,我的腿腳又麻利,很快就見到了師父。我上氣不接下氣地說:“江湖難道沒高手了?你徒弟都能得第一。”

    武林大會三年開一次,我一直認為能得第一,那都是了不得的大俠,頭頂光環,走路帶風的大俠。小旋在我眼里連少俠都稱上,頂多是個三流的劍客。

    真是近處無風景,身邊無英雄啊!

    師父還是老樣子,他平靜地說:“看到你這驚慌的樣子,我還以為小旋丟了。”

    我喘著氣說:“震驚啊!我不敢相信,來師父這里確定確定。”

    師父說:“那你相信吧,小旋拿第一,是在我的意料之中。”

    我急切地問:“為什么?”

    師父說:“劍法拼的是快,是速度,長時間對決拼的是體力。小旋反應快,體力正好,所以在連續的對峙比賽中,很有優勢。而且他首次出劍,容易被人低估,拿第一是必然,這里面包含了實力,當然也有僥幸。”

    我大贊:“師父,你真是太謙虛了。”

    師父說:“我謙虛什么?第一的又不是我,和我有什么關系。”

    我笑的開心極了:“那是你徒弟呀,徒弟厲害,說明師父教的好。”

    師父說:“小旋確實是值得驕傲的孩子,但現實中的高手,拼的不僅是速度和體力。”

    不恥下問,一問到底,是我最大的特點之一,急忙追問道:“那是什么?”

    師父說:“是經驗和技巧。武林大會本來就是年輕人的比試,最大年齡不超過三十歲。其實真正的高手是三十五歲左右。”

    我想不明白:“經驗和技巧的話,不應該是年齡越大越厲害嗎?”

    師父說:“當然不是,年齡太大,速度和體力都會跟不上去,思想太多,就有太多的顧慮,有顧慮就可能輸。”

    我說:“哦。”

    似懂非懂。

    不論有什么講究,第一總是喜事,天大的喜事。整個同里鎮張燈結彩,連賀了八日,父親和母親眉色飛舞,我跟著慕容然也跑來跑去的四處招呼來往的賓客。

    第二日里,見著了來賀喜的杭州吳家莊的吳莊主,就是曾經買慕容旋的那位大俠。

    父親親自接待了他,并把他安排在了貴賓席。

    慕容旋給我講述他偷跑的過程時,我疑心他們是故意放他一個人在樓下,好給我們有機會離開。

    真真是大俠做派,幫助人都幫得不露聲色。

    我找慕容大院的胖廚娘討了一杯蜂蜜水,差了個小哥給吳莊主送了過去。師父愛喝酒,喝過酒之后,他總喜歡喝杯蜂蜜水。我問過他原因,他說這樣不會頭疼。

    知恩必報,才是俠女作風。

    總的來說,在這八日里,我是累并快樂著。

    第九日,江湖第一“快劍小旋風”回來了,接著又賀了兩日。

    這兩日,我沒在宴席上。

    因為慕容謹也隨著慕容旋一起回來了。當時,我正像花蝴蝶一樣歡快地在人群里穿棱,他看到我,就黑了臉。

    與慕容謹冷冷目光相撞的剎那,我不由自主地縮了縮脖子,想躲在別人身后,卻看到他向我招了招手。

    這是找我干啥類?從表情里判斷,不會是好事呀。來到這個家六年多了,只要是跟慕容謹有關的事,對于我來講沒一件好事。

    我小跑到他跟前,笑瞇瞇地說:“大哥一路辛苦了,大哥需要什么?”

    “跟過來。”說出這句話,他轉身就走。

    肯定不是帶禮物給我。他從外地回來,時常給慕容旋帶禮物,一次都沒我的。

    有一次,我在落櫻園玩,正碰到他也去,給慕容旋帶了一只船的模型,做工極是精細。我好奇船帆是用什么做的,就摸了一下,當時他的目光像是利箭,射得我直哆嗦。

    我忐忑不安地跟在他身后,到了一個人少的地方,他開口先說:“你怎么不去練劍了?”

    我本來就很怕他,繃著臉的時候更怕他。我小聲撒謊:“練累了,師父讓我休息一會兒。”

    他說:“累了,怎么不回錦園休息?在這里胡亂跑什么。”

------題外話------

    截止目前,這本書的數據不太好。我準備把前幾章稍微改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