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延時熱戀林曦秦嶼在線閱讀 > 第二十八章騎馬


    人事匆匆,淡了時光。

    接下來的日子,依舊和往常一樣,大多時間和慕容旋一起練劍,偶爾一起去找二哥寫字,聽李老先生講一些聽得懂的聽不懂的書。

    和前兩年不同的是,我練劍越來越沒有那么勤奮了。時間會改變人心,有些刻骨銘心的記憶,即使每天都提醒自己一遍,想讓它成為動力的源泉,但時間久了,慢慢就淡了。

    有時候會想,難道是我得過忘憂的原因,所以容易忘記?還是人生來就懶惰,容易隨波逐流不求上進?還是因為慕容謹對我的態度有所轉變,我放松了警惕?

    幾番思索,沒有結果。

    師父看管不嚴的時候,慕容旋會帶著紅玉我們兩個去同里外闖江湖,江湖經驗有沒有長進,不得而知,只知道方圓一百里之內好吃的地方,我們全都知道了。

    偷偷的溜出去,不敢跑得太遠,最慢也得飛馬當天來回,活動范圍也只能是百里之內。

    有次在外面,遇到一個很有趣的小玩意,我買了帶回來,送給了二哥慕容然。他很喜歡,并流露出了對外面世界的向往。

    我攛掇他:“二哥,下次和我們一起去。三哥和紅玉二人你儂我儂,經常是我一個人孤零零的跟在他們后面,可憐兮兮。”

    我這是說謊,慕容旋和紅玉雖然是經常說話,但他倆加起上,都沒我說的話多。我這是為了說服慕容然,夸大了事實。

    他遺憾地說:“我不會騎馬,拖累大家一起坐車又沒意思了。”

    我向來主意比較多:“要不找個小哥帶你,阿來不就會騎馬嗎?”

    他嘆了口氣說:“你們都單人單馬的,我還要帶個隨從,多沒意思。”

    沒意思,沒意思,到底什么有意思啊?我表示無奈。

    慕容然突然對著我眨眨眼說:“明月,要不你帶我。”

    我嘿嘿一笑說:“二哥,人家不是都說讀書人清高迂腐想不開嗎?讓個姑娘帶,你不怕丟臉?”

    慕容然用書本敲打我的頭:“雖然我是個讀書人,但我有顆俠客寬廣的心。再說了,你欠我那么多債,給你還的機會,一個來回劃掉兩筆。”

    我樂意效勞。

    艷陽高照的一個夏日,慕容然、慕容旋、紅玉以及我,四人三馬,直奔平江府。

    慕容旋本來提出帶慕容然的。慕容然連連擺手說,我才不要一個臭男人帶。

    慕容旋撇撇嘴,我和紅玉兩人哈哈大笑。

    我的騎術很好,帶個人也不在話下。

    來到同里后,我第一次騎馬,是在十一歲那年秋天。我去櫻林找慕容旋玩,當時他飛燕師父說他去馬場學騎馬去了,我一時好奇,就叫了個小哥也帶我過去了。

    進了馬場,就看到慕容旋小心地坐在一匹小馬背上慢跑,旁邊跟著兩個壯大叔齊頭并進的跑。

    這場面,我十分不解。沖著他喊,三哥,馬又不會吃人,你怕什么怕呀?打馬快跑啊。

    我這話剛落,慕容旋就勒著馬韁繩,扶著一個壯大叔,小心翼翼的地下了馬。

    慕容旋的脾氣一向很好,基本不怎么生氣,那天卻是氣呼呼的對我說話,估計是學騎馬學煩了。他說,說別人說的簡單,有本勢你來騎著試試。

    騎就騎,怕什么?多容易的事。

    他的話還沒落,我就飛跑過去了,從他手里扯過韁繩說,讓我來,你看我的。

    慕容旋呆住了,兩個壯大叔驚慌失措,連聲喊,大小姐,大小姐。

    我威武地說,你們讓開。

    他們也只是在一邊叫,并沒上手阻止我。

    可能他們是覺得我根本上不去馬。

    馬小,馬背并不高,可對我當時的身高來講,獨自上馬,還是有些費力。

    左腳踩進馬蹬內,右手緊抓住馬鞍,右腳猛一蹬地,借力翻身上馬。雙手提起韁繩,腿夾馬肚,輕呼一聲“駕”,小馬便開始小跑起來。

    身后傳來了慕容旋的喊聲,妹妹,妹妹,你小心點兒。

    我沒理會他,圍著馬場,越騎越快,越騎越感覺得心應手。

    那時候,我覺得自己是個騎馬的天才,無師自通。回去后對娘親吹噓了一番,自己怎樣令大家意外,目瞪口呆。娘親笑著說,我的小月月真是個聰明的姑娘。

    就是從那以后,我開始認為自己很聰明的。

    其實,這世上本無天才,大家看到的是天才,看不到的是天才背后的努力。很多年后,我才明白,我之所以能十一歲時,騎行老練,是因為我五歲的時候,就開始練習了。

------題外話------

    從明天起,改為晚上八點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