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延時熱戀林曦秦嶼在線閱讀 > 第二十七章風滿樓


    第二日到了櫻林,看見慕容旋時,他正坐在青石板上,認真地擦試著他那把便宜的鐵劍。我先開口說話:“三哥,我昨天病了,你怎么也不去錦園瞧瞧我?”

    昨天我向娘親說肚子疼這個理由,主要是預防慕容旋去錦園探病,撒謊也是個技術活,各方都要圓滿。

    依著慕容旋的性格,知道我生病,肯定要在錦園呆一陣子,話一多說,就得把我中午去了風滿樓又沒吃飯這事,抖出來,我可不想讓娘親知道。

    當時,我已經想好的對付他的方法。他若是去了,寒喧兩句,我立馬把他支走。理由是我有個重要的東西,要交給二哥。東西我已經備好了,是一張字條,字條上寫著:“我英明的二哥大人,今日務必把三哥留下,別讓他再回錦園了。謝過謝過,日后重謝。”

    我對這個辦法很有自信,一是拜托慕容旋的事,他向來都是毫不猶豫的答應,并且迅速去辦。不是他的東西,他從不亂看;二是慕容然對付慕容旋很有一套,慕容旋偶爾還會反抗大哥慕容謹,卻從來沒反抗過二哥慕容然。

    我問過慕容旋,為啥對二哥這么信任,他思考了一會兒說,二哥說的話都是對的呀。我在心里連切了三聲,對個屁,只能說他糊弄人的功夫,比一般人高明。

    慕容然有一點和慕容謹是大大的不同,他從來沒有對任何人大聲說過話,不要說是慕容旋了,批評責怪這事,更是沒有。

    忐忑了一下午,也沒等到慕容旋光臨錦園。謝天謝地,不用再欠慕容然一個人情了,我在二哥那里欠下的人情債好多件呢。他說都在本子上,給我記住的。

    我熱烈而又不失端莊的等待著,慕容旋的回答我不去探病的理由。

    慕容旋哈哈一笑:“你昨天裝病跑了,把我一個人丟在那里,聽大哥數落,你現在倒好意思提呀。”

    我裝著生氣的樣子:“小旋,你哪只眼看到我是裝的了?”

    慕容旋急忙斂了笑意:“妹妹,難道你是真的病了?大哥說你是裝病,不讓我管你。”

    謊言被揭穿,趕緊賠笑臉。我笑瞇瞇地說:“沒事沒事,早好了。我走后,大哥說你什么了?”

    慕容旋說:“又不是好話,提它干什么?難道你也想聽一次?”

    我連連擺手:“不想聽,不想聽。”

    慕容旋手持長劍,在空中挽了一個漂亮的劍花,擺出了一個他自認為最瀟灑的姿勢,望向我:“風滿樓是我們家開的。”

    我怔了一會兒說:“中午我們還去吃吧。”

    慕容旋嘿嘿笑:“好啊,你別忘了提醒我一下,帶著錢。”

    我不滿:“吃自家的東西,還要付錢?”

    “別人不知道是我們家的呀,只有里面的大老板知道。大哥說,以后想去了,可以把帳記在他名下。我最近有點煩他,不想欠他人情,還是付錢的好。”

    幾日沒有好好練劍了,整個上午,我都很專注。

    到了中午的休息時間,慕容旋叫著了我:“去風滿樓啊。”

    只是說說而已,短時間內,我才不想再去:“師父說粗茶淡飯最養人,我覺得養生第一,還是回錦園吃。”

    師父在一邊說:“風滿樓也有粗茶淡飯,走啊,一起去。你不去,費用就掛你的名下了。”

    我一點都不怕:“只要店里的人愿意,隨便掛,反正我不去付錢。”

    后來,師父一日四餐都在風滿樓。

    我問他:“里面那么多人,你每次去都有座位?”

    師父說:“二樓不是有一個你大哥的專用包房嘛,我就打著你的名字坐在那里了。”

    我好奇:“咋打著我的名字?”

    師父說:“我告訴小伙計說,我是慕容明月的師父,我徒弟讓我來這里吃飯的,那個甜小二挺殷勤的,從來沒問我要過錢。你的名字還是挺管用的哈。”

    我憤憤不平:“為啥不用你大徒弟的名字?”

    “我覺得他的名字,沒你的管用。”

    混過江湖的人,是無賴啊。永遠不摸不著他的套路。

    為了心理平衡,我也帶我娘親去吃飯。

    在第二次去時,碰到了師父。

    當時,我的下巴掉到了地上,因為娘親和他居然是認識的。更掉下巴的是,他們只表示了認識而已,什么都沒聊。事后,誰都沒提,我再三問,也沒問出來啥。

    自此,師父不再去風滿樓。

    我和紅玉一起第三次在那里吃飯時,遇上了慕容謹。他推門而入的時候,我嘴里正咬著個雞爪子,他看了一眼關門退了出去。

    紅玉驚慌地說:“你帶我來吃飯,你大哥不會生氣吧?”

    我用油乎乎的手,拍了拍她的手背說:“放心吧,他高興還來不及,氣啥氣。”為了安慰紅玉,也是拼了,撒謊撒得面不紅心不跳。

    自此,我也不再去風滿樓。

------題外話------

    有沒有看文的小伙伴留個言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