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延時熱戀林曦秦嶼在線閱讀 > 第二十五章秘密


    正值飯點,街上叫賣聲一片。我買了四包子,一邊啃著一邊回了櫻林。這時候錦園是不能回的,免得娘親問我為啥這么快就回來了。

    師父正在喝他自己煮的糙米粥,他一向飲食清淡,從不像我一樣,胡吃海喝,啥都愛吃。

    我把荷葉包著的兩個熱包子,遞給他:“師父,這家包子特別好吃,專門給你買的素餡的,你嘗嘗。我剛已經吃過兩個了,噎的慌,讓我喝一碗你的粥。”

    我喝了粥,洗了碗,慕容旋仍沒有回來。

    櫻樹下,又擺了茶。

    我把事情的經過,向師父大致講了一下,然后問他:“師父,你一向英明神武,足智多謀,給你的小徒弟指條明路,她大哥再找上來繼續說道她,她該咋辦?”

    師父說:“不用擔心,他不會再說你了。”

    我不解:“為什么?”

    師父說:“我只知道結果,不知道原因。”

    跟師父談話的時候,我永遠都猜不到,他下一句將會說啥。雖然他說的內容,我大部分都不愛聽,但卻十分想聽他說的話。

    我又問:“為啥我大哥知道的那么快?是不是風滿樓的人認出我們,去和慕容大院的人說了?”

    師父說:“你去老蔡頭那里買燒餅,每次都讓他現做,并一遍遍的交待,一定要多撒芝麻,多烤一會兒,這他都能知道。去風滿樓如此大事,你大哥怎么會不知道呢?”

    我臉紅了,急問:“為什么?為什么你也知道?你還知道我什么事?”

    師父說:“同里是沒有秘密的。”

    我又驚住了,來到同里后,我有一個大秘密。難道,難道大家都知道?多么不敢想像啊。人模狗樣的慕容家大小姐,其實也不過是個隨時會丟小命的可憐貨,不敢想像在我別人心里會是怎樣的可憐。

    可憐可以裝,但不能真的有。

    半天后,我顫聲問:“師父,有人想弄死我,這事,你也知道?”

    一向穩如泰山的師父,驚住了:“有這事?誰這么大膽子,他活膩了,尋死找不著門路了?”

    原來他不知道啊,在我眼里萬事通的師父都不知道,看來別人也不知道。我松了口氣:“沒有,我胡亂說的。”

    師父說:“就你這撒謊的水平,還騙不住我。我是你師父,護你安全,這也算是職責內的事,為啥不能跟我說說呢。”

    我沒有吭聲。

    師父說:“我可以為你保密,不再告訴其他人。”

    多個人知道,也沒什么不好,萬一哪一天慕容謹又犯起神經,又想欺負我,秘密把我處決了,還有一個人知道我死的冤枉。我想了一會兒,決定告訴他:“是我大哥。”

    師父又驚住了:“什么時候?”

    第一句話說出口,后面就說得利索了:“兩年前,我十四歲的時候。”

    我想接下來,師父肯定會問我具體過程。我決定不告訴他,實在不想講那個過程。轉而又想到,他的下一句話,一直都不是我能想到的,又安心了。

    片刻后,師父說:“我原來一直沒想明白的問題,你這一說我明白了,原來曲折在這里。”

    我問:“什么問題。”

    師父說:“你的問題,你學劍的問題,以及你大哥對你的態度問題。”

    我端起茶盞喝了幾口水,問:“師父,我想知道第三個問題以及答案。

    師父沒有直接回答,而是一下子說了三個奇怪:“初見你時,你說話里帶著明顯的汴京官腔,說明你是在汴京長大的,可你卻從沒有提過以前的生活,這不奇怪嗎?一個整日閑玩的小姑娘,突然不要命的學劍,不奇怪嗎?你父親宣布下任慕容家主后,你大哥對你的態度變了,這不奇怪嗎?”

    我想了想后,依舊只關心一個問題:“我奇怪最后一個奇怪。”

    師父說:“你父親決定讓你大哥接任家主,他便會把關于慕容的所有秘密都告訴他,我想其中之一,就是關于你的。你大哥知曉后,就沒那么討厭你了。”

    我小聲驚呼:“師父,你也知道我大哥討厭我呀?”

    師父說:“那么明顯,不長眼睛都能知道,何況我兩只眼睛雪亮。”

    我趕忙給師父添了茶:“師父謝謝您呀,您明知道大少爺討厭我,還收了我為徒弟,您真是正直善良的好人。”

    師父難得哈哈笑了:“我正直個屁呀,是你大哥自己找別扭,想不明白。一向極通透的他,在你的問題上,為什么就迷糊了,這也令我奇怪。”

    我不關心這個,關心的是:“師父,那個秘密是什么?”

    師父說:“我又不是神仙,怎么會知道。”

    話題聊得怪郁悶的。

    我站起來說:“我下午不能在這兒練劍了,正裝病著呢,萬一大哥來尋我,看到我這精神抖擻的,又加一項罪名。若是他來,你一定要說,根本就沒看到我。”

    “滾吧。”

------題外話------

    我特別喜歡這個文,每次上傳后,自己看一遍。追文,我是其中一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