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延時熱戀林曦秦嶼在線閱讀 > 第二十三章大吃


    昨天吃的并不好,也不是不好吃,主要是上來的菜除了清蒸桂花魚外,全都是油膩膩的。鱉蒸羊、燒乳豬、烤全羊、冰糖甲魚、溜肉段、辣子肥腸、套全鴨等。

    陸續擺上來,我傻眼了。不好意思說什么呀,硬著頭皮吃吧。慕容旋問,要不要再要點什么?我急忙說不用不用,我就愛吃這種大葷的。后來他執意要了一盆桂花荸薺甜湯。

    我膩得頭暈眼花,喝口湯也是甜膩膩的,問慕容旋,為啥不要個酸湯呢。慕容旋說姑娘家不都是喜歡喝甜湯嗎?我皺著臉問,這些理論都是誰告訴你的?他說,是師父。

    我腹誹,師父他除了劍術還湊合外,別的都不行,難怪年紀一大把了,身邊還沒個媳婦。

    吃到實在吃不下去的時候,桌子上還剩一多半。

    包房里只有我們兩個,擺完菜,就讓小二走了,有人在一邊,吃著多不自在。他出包房門時,我裝著不經意的問,這桌子菜得多少錢。

    小二甜笑著說,一般的客人打完折要十八兩銀子。我在心里倒抽了幾口氣。在晉陵時吃住加一起三兩銀子,我都覺得是天價了。我一月的零花錢是五兩。

    我想知道二般的客人得多少,沒好意思再問。

    他們早晚得知道我們是慕容家的人,吃不完也不能說打包帶走,這樣失了家里的臉面。

    桌子上的剩菜,我看得心肝肺都是疼的。

    慕容旋問,我們就這樣走了,行嗎?來的時候信誓旦旦,真到了時候,我也有點膽怯了。對他說,要不你這次把錢付了,我們商量的事下次再說。

    慕容旋說,我沒帶錢,你帶錢了嗎?我說,沒有,剛換的衣服沒來得及帶錢。

    就是有,也不夠付帳啊,我平時最多帶二十文。

    慕容旋說,要不你在這里等著,我回去拿錢。

    那怎么行,口袋里沒錢,坐到這個花錢似流水的地方,我一個人坐不著啊。

    我說,我們還是照原計劃行事,半途而廢也不是俠客所為。我突然想到我娘最近在減肥,晚上不吃飯的。明天來付錢的時候,再給她帶,我們就直接走出去吧。

    我是實在沒勇氣,再和店里人搭話說打包的事了。利索的溜走為上計。

    慕容旋我倆大搖大擺的走出了風滿樓,沒人攔。中間還遇上了那個甜笑的小二,他依舊甜笑著,他甜笑著說,打包的菜送到哪里呢?我們一會兒送過去,剛才我們不知道兩位啥時候走,沒敢提前做,涼了味道就不好了。

    我連擺手,今天先不要了,改天來這里我自己帶走。

    我的心揪得高高的,生怕甜小二不同意。小二仍然笑意甜甜,連連點頭說,好的好的。

    走出門后,我倆都長出了一口氣。

    我說,我回去了,剩下的事,你來安排吧。

    回到錦園,我老實地把整個過程告訴了娘親。講好的給她帶好吃的,結果沒帶,我實在找不出好理由解釋呀,再說我也不想騙她。我娘親笑著說我,你們真夠淘氣的。

    我跑的可快,去給娘親做了碗雞蛋面。

    今天早上在櫻林里,看到慕容旋時,我沒再問這事。不想討論,想假裝不在意,想在盡短的時間內,把這糟心的事忘了。

    慕容旋可能是跟我一樣的心思,他也沒提。

    臨近中午時,櫻林里來了個小哥,他說,慕容謹讓慕容旋我倆中午到風滿樓等他,就在昨晚那個房間。

    小哥走后,我不得不面對了,擔心地問慕容旋:“錢付過給人家了嗎?”

    慕容旋笑著說:“忘了。”

    我也顧不上埋怨他,急忙問:“大哥,找我們什么事?”

    慕容旋仍舊笑的很開心:“不知道呀,沒什么好事。”

    我驚了:“你咋知道不是好事。”

    慕容旋理所當然道:“他找我,大部分時候都不是什么好事。”

    慕容謹從來不找我啊,肯定是昨晚的事被發現了,讓我們去風滿樓認錯呢。甜小二對我們的態度那么好,難道是認出我們是慕容家的人了?所以沒付錢,也把我們放走了。

    我這個主犯,一屁股坐在櫻樹下的緯席上。

    慕容旋笑著問我,要不要回錦園換衣服。我用手把頭發胡拉一番,堅定地說,不用。做了錯事,還把自己收拾得人五人六一樣,不是找著挨批嗎?還是把自己搞得慘一些,搏得對方同情。

    慕容旋好奇地問,人五人六是什么意思。我說就是人模狗樣呀,你沒聽說過這詞?他說,沒有。并問道,你聽誰說的?我說,我也不知道,想說什么腦子里就自動蹦出來了。關于自動這個詞,我也向他解釋過。

    慕容旋換了衣服,我耷拉著腦袋,跟在光鮮的他后面,又來到了風滿樓。

------題外話------

    劇透一下,女主不是穿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