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延時熱戀林曦秦嶼在線閱讀 > 第二十二章意外


    理想和現實總是有差距,后來成了親,這理想也沒能實現。付錢這件事,倒是我,陪聊和拿東西這活,由壞蛋夫君做了。他說家里沒那么多錢,請不起丫頭小廝。

    我也沒辦法,誰讓家里的錢不歸我管呢,每次出門買東西要錢,我都要同他講很多好話。誰掙的錢誰當家啊,他又不讓我出去不掙錢,為此苦惱了很久,曾經很后悔嫁給了那個摳索的窮鬼,我的好脾氣一日一日的被他消磨著,最后實在忍無可忍,大鬧起來,非要跟他和離。

    成親是為了過上好日子,可不是為了當老媽子。當時壞蛋夫君問我,難道他比錢還重要嗎?當然啊,沒夫君可以再找,沒錢用啥代替啊,拿張草紙換人家大米,人家愿意嘛。錢是不能代替之物,沒有它是萬萬不行的。

    起初,壞蛋夫君不同意和離,破天荒的跟我講好話,講了三天三夜。我這個人,能忍受的時候,我都忍了。等到反抗時,就是實在忍受不下去了,說破天都沒用。

    最后我拿出了女人的看家本領,一哭二鬧三上吊,才終于拿到了和離書。自此,屬于我的美好生活,才算終于開始了。

    后來,在江湖上遇上壞蛋夫君時,我正氣派的很。四人撒花開道,四人端茶侍候,清茶,紅茶,花茶,白水,想喝啥伸手就來。別的隨從就不一一列舉了,但凡出門,至少三十二人不離左右。

    當時壞蛋夫君說,這么會享受,看來你天生就該是個公主。

    我彪悍地呸了一聲說,你才是公主,你不但是公主,還是公公。我是江湖一姐祝東風,要錢不要命的祝東風,錢都是靠我自己努力掙來的。

    我的奮斗史并不一帆風順,自小生活的方式幫了我大忙,啥活都能干,能吃苦,又有武功。這要感激娘親對我的培養。我在江湖上無限招搖時,她在過另一種生活,我們很久都沒有聯系過了。她不希望我聯系她,我一向很聽她的話。

    那是后來。現在的日子,仍舊要一天一季的過。

    這時候,我心目中的成親,就是想過上安穩的,不用討好他人的日子。最好比較有錢,至于夫君是什么樣子,沒怎么仔細去想,長的好看更好,特別好看,就最好了。

    我蕩著小船飛快的回到了錦園,急沖沖的去水房,大聲喊著讓娘親給我準備衣服,送過來。

    穿衣服的時候,我笑咪咪的告訴娘親,今晚不用做飯了,慕容旋請我去風滿樓,回來我給她帶好吃的。

    風滿樓在同里最熱鬧的一條大街時,是我們這里最貴的客棧,食宿一體。以前從來沒機會去過,主要是也沒想著去。如果想去,只要一說,依著慕容旋的性格,立馬就會拉著我奔去,就是二哥慕容然也會愿意帶我去。

    我到風滿樓門前的時候,慕容旋已經在那里等了。

    遠遠的我就沖著他興奮地大聲問:“里面人多嗎?”

    慕容旋也很興奮:“我還沒進去看。”

    第二日中午,我和慕容旋坐在風滿樓二樓靠前窗的包房里等人。這位置視野極佳,坐著不動,抬眼就能看到前街來來往往的人群。包房內設置簡單,也不是很大,坐個四五個人正好,再多人,就顯得擁擠了。

    我心神不寧:“三哥,一會兒大哥來了,我們怎么說?”

    慕容旋望著窗外,滿不在乎:“啥都不說,他說啥,我們都不搭話。”

    昨天,就是坐在這個包房里吃的飯。我倆碰頭后,進門一看,大廳里坐滿了人,仕女商賈,彩衣長袍,竟沒有看到一個空位。

    我還以為貴的地方,吃飯的人少。

    這個世界,處處都令我意外。不知道是我的思想不套路,還是大家都不按套路行為。

    跟著我們進來的小二甜笑著問:“兩位不到樓上用餐嗎?”

    我意外:“樓上有空位置?”

    小二甜笑著點頭。

    他把我倆安排到了這個房間。

    慕容然問我想吃什么。既然來了,肯定是吃這里最好吃的呀,我就知道桂花魚好吃,還是紅玉告訴我的。于是我自作主張的對小二說,把你們最貴的菜都上來。小二老實地說,這里的菜都很貴。我豪爽地說,前八名的擺到這里,前四名的幫我另打包一份,我吃過完飯,帶走。

    貴的肯定就是好吃的啊!我還是很聰明的,有時候能不恥下問,有時候不能問,這時候問小二啥菜好吃,顯得我多沒見過世面。

    好不容易吃一次,一定要吃到撐才行。反正慕容旋對錢多少也沒概念,就是以后,倘若被別人知道也沒什么。慕容家錢白白借給別人都借了,讓我吃頓好飯,我想著大家肯定都不會心疼。

    趁小二出去的時候,我小聲問慕容旋,有沒來過這里。

    他說,沒有。我又問,大家都說這里的飯菜好,你怎么沒想著來吃呢?慕容然說,經常吃啊,都是讓他們的廚子去家里做。我不信,問他,廚子走了,他們這里咋做生意。慕容旋說,他徒弟在這里啊。

    我不想表現出意外,直接不語。

------題外話------

    我家是農村的,畢業后了解的第一個富人,早飯住家保姆做,午飯五星級飯店,晚飯本地專業做飯的人去他做。他家的衛生平時是保姆和家政,每周五星賓館的服務員上門去搞一次。我以為富人都是這樣的生活。后來又認識了一個富人,就是前面提過的那個大姐,她居然跟我們一起要了十五塊錢的盒飯,我驚住了,富人還吃盒飯?我以為她是在作秀,后來她經常跟我們要盒飯,甚至五塊錢一碗的漿面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