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延時熱戀林曦秦嶼在線閱讀 > 第二十章又驚住了


    師父說:“江湖上有一多半使劍之人,都想做我徒弟,可我只收了你們倆個。”

    這明顯是夸獎我們優秀。師父的安慰,令我郁悶的心情稍稍好一些,想聽他具體夸夸我們,滿含期待的笑問:“我的好師父,您為什么要收我們倆?”

    我想接下來,他肯定列舉我們兩個的種種優點。

    師父說:“因為你們家付給我的工錢多。”

    他真是太討厭了,聽不下去了。

    我拿起茶壺,面色平靜地說:“我去燒水。”

    師父說:“別走啊,還沒說完呢。”

    我抱著茶壺站在一邊,閑閑地看著他說:“師父你還想說啥?”

    慕容旋極力地憋住笑,仍舊笑出聲來。我想踹他這顆白菜兩腳,他不但是顆白菜,還是顆傻白菜,別人說啥都不會生氣,整天就知道傻呵呵的笑。

    師父說:“你們倆個太笨,以后除了教你們劍法外,看來還要教你們一些理論知識,不另外收費,算是友情贈送。免得日后行走江湖,丟師父的人。”

    我掉頭就走。

    身后飄來師父慢悠悠的話:“原來的同里是個不知名的水鄉小村,你們知道為什么現在這么繁華,這么出名嗎?”

    我又退回來了:“為什么?”

    師父說:“一般的地兒,都是排斥外地人。我年輕時游歷四方,發現只有同里對外地人最為厚待,就在這里落腳了。我的想法代表了大部分的思想。”

    我覺得這個理由不足以令同里這么繁華,我去過縣城,縣城遠沒有這里熱鬧呢。我問:“就這一個原因嗎?”

    師父說:“還有一個。在這里,大家看起來是平等的,富人不張揚,窮人也不用懼怕富人欺負,大家住著都怪舒服的。前一個原因,把人吸引來,這個原因把人留下來。”

    我不贊同:“有錢人之所以想掙多些錢,不就是想顯得與眾不同嗎?窮人富人都一樣的待遇,誰還愿意多干活變成富人呀。”

    慕容旋也插話了:“大家為什么對齊煙沒有意見呢?我一直好奇這個。”

    整日傻呵呵的慕容旋,他簡單的腦袋,居然也用來思考,我很驚奇,并且也急著想知道答案。

    師父說:“第一個問題,你們沒用心聽,我說是看起來都一樣,只是表面看起來如此,是窮人的自我感覺如此,其實是不一樣的,用腳趾頭想想都知道不一樣呀。”

    我站到師父前面,望著他認真的說:“窮人的腦袋還沒有師父的腳趾頭轉的快嗎?”

    師父說:“差不多,窮人好糊弄。只要把窮人糊弄好了不生事,基本就萬事大吉,天下太平了。而富人正喜歡在太平的地方生活。”

    慕容旋急急地問:“師父快回答我的問題。”

    師父說:“齊煙每次調解后,都會親自帶禮物去強勢的那家坐坐,即使心里稍有點不滿,也被他這一坐,坐沒了。”

    “為什么?”慕容旋瞪著他那小眼睛問。

    我問的更具體,直奔重點:“他去李榮家坐了嗎?他跟李榮家說什么了?給他錢了,還是威脅他了?”

    師父說:“他說啥,我不知道。但我知道他既沒給錢,也沒威脅。還知道,李榮對胡七不僅沒有因此心生怨恨,反倒把自己的生意,分給了胡七一部分,兩家現在處的挺好的。”

    我好奇了:“分給別人生意,不是自家的生意縮小了嗎?可是李榮家的門面這兩年反倒擴大了呀。”

    老太太事件,我覺得李榮家吃了虧,他家經營的糧菜生意,我偶爾會去買他家的赤小豆,其實我不怎么愛吃赤小豆,但他家別的東西,錦園里都不缺。

    師父說:“你真是窮人思想,白生在慕容家了。”

    慕容旋有些茫然,遲疑道:“我和妹妹想法是一樣的。”

    師父說:“窮人思想,你也一樣。”

    在他說話的同時,我說的是:“師父,我覺得你也是窮人,衣服都洗爛了,也沒錢買新的。”

    師父大手一揮:“去燒水,不想同倆個榆木腦袋說話了。”

    師父把問題回答得太復雜了,繞得我頭暈。我最煩搞不明白的問題了,非要把它弄明白不可。我站著不動,激烈反抗:“師父為徒弟解惑這是職責,你不說清楚,我不去燒水。”

    師父直接閉眼,靠在身后的樹樁上,半天也沒動靜,我熬不過他,無聲地沖他呲了呲牙,萬分不情愿的去了灶房。

    等我燒完水回來,慕容旋把我拉到一邊神秘地說:“師父剛才說,齊煙是我們家的人。”

    又驚住了,驚住了。

------題外話------

    我身邊一個大姐,跟人打交道總是讓別人占便宜,圈內人都叫她大姐。她從賣菜賣布,一路做到現在上億資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