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延時熱戀林曦秦嶼在線閱讀 > 第十九章請叫我白菜


    我認為遇事該就事論事,不能摻雜感情在里面,身份不是評判是非對錯的一項條件。你弱你窮就有理了?你是外地人你就有理了?

    還有一項重要的原因是,齊煙對外地人好。沒錢的肯定是外地人啊,去偷他家,他肯定想不到,他想不到一向厚待的群體會打他的主意。

    我洋洋得意把我的理由,解釋了一番。慕容旋望著我的眼神滿含敬佩。我更得意了,急切地問:“師父,我說的對不對。”

    師父搖搖頭。

    我不服氣:“答案錯,還是理由錯?”

    師父說:“都錯了。”

    我憤憤了講了老太太摔倒事件,最后用一句話結尾:“我早看齊煙不順眼了,早想打擊打擊他了。”

    師父問:“你跟胡七兒子熟嗎?”

    我說:“他一個小屁孩,我跟他熟啥。”

    師父說:“胡七兒子,叫胡小鋒,街面上很多人,都跟他挺熟,他人勤快又喜歡幫人忙,只要他看到需要幫忙的事,二話不說,就上手。有次幫人殺豬,被豬拱了,扭了腰,在床上躺了好幾天,主人家提出給醫藥費,他家死活不收。聽說原來不是這樣。”

    慕容旋皺著眉頭插話進來:“我們不是正分析究竟去誰家借錢嗎?把別人家兒子扯進來干什么?師父,如果是你呢?在同里去誰家借?”

    師父毫不猶豫地說:“慕容。”

    “為什么?為什么?”他的倆徒弟急問。

    我父親的名聲多好啊,街上人人都說慕容好。不管是不是在慕容家當差,不論年齡大小都尊稱父親一聲:老爺。

    我剛來時,對這個稱呼十分不滿,父親還沒老,英俊瀟灑著呢,老爺是老頭子的稱呼。娘親笑著說,這是尊稱,跟年齡無關,這說明大家都愛戴你父親。

    你們說去偷這么好的人家,于心何忍呀!

    師父說:“哪有那么多為什么,到了同里,沒錢的話,去慕容大院門口跟看門的小哥說一聲,開口要多少,當時就能如數拿到多少。”

    驚住了,驚住了,驚住了。

    我見過守門的阿木小哥神色和悅的給別人錢,接錢的人,再三躬身致謝,當時以為是他家親戚朋友什么的。為此,對阿木印像特別好,每次看到他,都熱情地同他打招呼。

    借給別人錢,說話還好,好人無疑呀,世上所有的好人都應該受到尊重和愛戴。

    這次慕容旋反應的比我快:“這是借,不是偷。借錢得還,以后沒錢還怎么辦。”

    師父說:“不用還。”稍停頓了一下,補充道:“你們家從不需要別人還錢”

    慕容旋驚呼:“為什么?”

    我舔了舔嘴唇,遺憾地說:“慕容要是我領居多好啊,我天天去借錢。”

    師父對著我說:“再去燒壺茶。”

    我坐著不動:“討論完這個問題再去。”

    以前,這樣的事,從來不用師父催,只要是剩下小半壺,我就跑去燒了。當下聊的話題,我實在是太感興趣了啊,不想離開。

    慕容旋催促:“師父,你快告訴我們,這是為什么。”

    師父說:“財散人聚,人聚財來。”

    我沒懂,扭頭看了看慕容旋的表情,他也沒懂。

    師父搖搖頭:“你倆肯定不是你們父親的兒女,不是你們大哥的弟妹。你們大哥在八歲時就搞明白這個問題,并且做到了,也許更早,我見他的時候,他八歲。”

    慕容旋笑著問:“那時候,師父就認識我大哥了呀。”

    我翻翻白眼,十萬分的不滿:“你咋不收他為徒弟呢!”

    師父說:“我想啊,是他不肯。”

    慕容旋嘿嘿一笑:“大哥為什么不肯?”

    我狠狠地瞪了他一眼:“你這顆白菜,還用問為什么嘛,肯定是他覺得沒資格做師父的徒弟。”

    我最煩誰說慕容謹好了。

    師父看了看我,又看了看慕容旋,終年不變的臉色,終于有了變化,上面布滿了好奇:“你為什么叫他白菜?”

    我氣鼓鼓地說:“不但他是白菜,我也是白菜。白菜便宜啊,在地里隨便都能撿兩顆回來。”

    慕容旋哈哈大笑。

    師父說:“江湖上有一多半使劍之人,都想做我徒弟,可我只收了你們倆個。”

------題外話------

    男主光環強大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