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延時熱戀林曦秦嶼在線閱讀 > 第十八章是對是錯


    師父說:“答案對,理由不對。”

    我不假思索:“答案是你說的,理由是我說的。難道這世上都是大師父對,小徒弟錯?”

    慕容旋嘿嘿笑。

    師父說:“晉陵秦家經營的是鏢局,前年的一趟鏢他們就動用了五百人護送,而且個個是好手。這樣的人家,一般行走江湖的都不會去惹。”

    慕容旋說:“這個理由對,借東西也算是挑戰,是挑戰就該選最強的。”

    師父說:“在這樣的人家里得手,只要不是故意搞破壞,或是偷貴重的物品,他們是不會追查的。”

    我急問:“為什么?”

    師父說:“有膽子去并且能得手的,肯定是二般人。走鏢常年在外,他們求的是平安,二般人,他們不想去惹,也不敢惹。去了這樣人家借,沒有后顧之憂。普通的人家,可能會報官或是自己追查,萬一被查到,增加不必要的麻煩。”

    我覺得師父說的也有些道理,并暗自總結出兩條選借錢人家的條件,第一條是師父考慮的:出其不意,不走尋常路,這樣自己更安全。第二條是我堅持的原則:“打擊報復惡壞勢力。”

    慕容旋伸長了脖問:“如果是在同里呢?找哪家借?”

    他的話剛落,我急忙大聲說:“師父不要說。”

    師父嘴巴剛張開,又合上了。幸虧我出言迅速。

    慕容旋不解地望著我。

    我拍了拍手,高興地說:“這個問題,我來回答,讓師父評判對不對。”終于有了機會,在師父面前,展示我的聰明才智,我把同里的富戶想了一遍后,核對條件后,堅定的說:“齊家。”

    同里雖然很大很繁華,其實也就是個鎮,縣太爺就能管住這里,可是在街面上從來沒有見過公差。即使是這樣,我也從未聽說過誰家被偷盜搶劫,或是發生激烈的血拼事件。

    鄰里相互之間的小矛盾,或是外來的跟本地人有摩擦,都是叫齊家人出來評理。

    齊家還有個稱呼,叫齊家老大。慕容還沒稱老大呢,別人都稱同里慕容,或是江南慕容。由此可以看出來齊家是比較囂張的,他們的主事人叫齊煙,很溫婉的名字。人卻一點都不溫婉,長得兇神惡煞的,一臉橫肉。

    齊煙處事大部分時候都很不公平,如果兩家都是本地人,一強一弱的話,他往往向著弱的那一方;如果是外地人和本地人有沖突,他向著外地人。

    當然,若是雙方勢均力敵,就是那少部分公平的時候。

    壞人,也得偶爾做點好事呀。不然,壞透了,指定會被人抄黑棍打死的。

    這個規律是我自己總結出來的,同里很和睦,平時也沒啥大事,發生件小事,都夠大家議論幾天的了。是以,齊煙每次出場評理,我基本都知道。

    有次,我跟紅玉在街上逛,正好遇上齊煙評理。

    事件的因由是這樣的,李榮的老母親去街上買豆花吃,路上與胡七的兒子擦肩而過,胡七兒子當時正與小伙伴們打鬧著。在他們擦肩的一剎那,李榮母親摔倒了,老年人不經摔,這一摔就大病不起了。前前后后花了四百多兩銀子才治好。

    李榮的意思是,這是胡七兒子的過錯,醫藥費該胡七家出,看在他家窮的份上,出兩百兩算了,另一多半自家擔。胡七說,一兩不出,責任不在自己兒子,他兒子根本沒碰著他。

    李榮雖也算是個小富戶,兩百兩銀子,對他家來講,也是個很大數目。李榮的口碑在街面上一向極好,為人寬和。

    至于有沒有碰到,雙方各執一詞,各有證人兩名。

    李榮執意說碰到最大的證據是,當時胡七的兒子看到老太太摔倒,毫不猶豫的彎腰背起她就往醫館跑。李榮說,不是你兒子干的,當時路人那么多人,為啥他那么慌?胡七的兒子十歲,問他本人,他本人表示當時只顧玩鬧,也沒注意。

    胡七家比較窮,全部家當賣了,最多能變現三百兩銀子,這是聽一邊看熱鬧的其他人議論知道的。

    當時齊煙給出的結論是,胡七家不用賠。理由是既然當時的情況,沒法搞清楚,不如把這個爭論往一邊放放。說別的。

    當時看熱鬧的人以及我,都不能理解了,爭論的重點不就是這個嗎?這個不論,還論啥呢?

    齊煙說,老太太能恢復成現在行動無礙的情況,多虧了當時的救治及時(醫館作證),若是再晚一會兒,即使性命無礙,癱瘓不利于行是免不了的,那么胡七兒子就是老太太的恩人。齊煙問李榮,給你五百兩銀子,讓你老母親臥床不起,你愿意嗎?李榮立馬怒了,給我兩千兩,也不愿意。

    齊煙說,這不就妥了,你還追著窮恩人要那兩百兩銀子干啥。

    就此結束,看熱鬧的人們散去。我還看到有人捂著嘴笑。

    當時我很氣,齊煙簡直就是胡攪蠻纏。

------題外話------

    這個故事講的咋樣呢?呵呵,這故事還沒完,后面還有更意想不到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