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延時熱戀林曦秦嶼在線閱讀 > 第十六章變化


    次日清晨,天陰沉沉的。

    早飯時,我穿著新衣服,看見慕容旋也穿著新衣服。于是笑呵呵的夸贊他:“三哥,今天好好看哦。”

    慕容謹在時,我無時無刻不在想著如何討好他,好令他對我的態度轉好一些。一家人和和美美的多好啊!

    很多年后,回想起那幾年的時光,就會覺得自己特別可憐,就想哭。可當時,并不覺得可憐,就是覺得有點累,還有點委屈。

    慕容旋哼哼了兩聲。

    從一件衣服就可以看出來,弟弟和妹妹的待遇差別是多么的大。在慕容旋眼里,根本不值得一提,絲毫不領情。我卻是受寵若驚,特意在慕容謹面前,轉了一圈:“大哥,這顏色多適合我呀,是不是?多像春天里的一只小黃鸝。”

    我來同里鎮剛下船就暈倒了,是在鳥叫聲中醒來的。“唧唧啾啾,唧唧啾啾”,低昂有致,悅耳動聽,似是在說“去去就來,去去就來”。

    我當時驚呼,好漂亮的麻雀。劉嬸告訴我說那是黃鸝鳥。

    劉嬸長得白凈高挑,是母親安排給我們的管事,同她一起的還有十幾個丫頭小廝,當天晚上,他們就都走了。是娘親向母親提出讓他們回慕容大院的。娘親說她閑著也無事可做,做做家務,當是消磨時光了。

    我對娘親這個提議五日后便有了看法,因為我要洗自己的衣服。我遺憾地說,要是沒讓她們走多好啊,我們就什么都不用干了。娘親笑著說,我的小月月,我們要習慣凡事自己動手,這樣的話,無論以后是怎樣的生活,我們都能適應。

    娘親說的很對。后來,洗衣、做飯、洗碗、掃地、打水、種菜、種瓜、鋤草、捉蟲……我樣樣都做得很拿手,做得久了,就理所當然的認為這些都是份內的事,應該做的。

    雖然偶爾會有人喚我大小姐,在內心我從來沒覺得自己是大小姐,大小姐都是十指不沾水泥的。

    原本是只普通的麻雀,換身衣服,就變成漂亮的小黃鸝了,我這是在夸慕容謹給我準備的衣服非常的好看,夸他有眼光。

    雖然這是我第一次出遠門,但也知道客棧是不會主動給客人準備衣服的,這肯定是慕容謹的授意。

    他沒理會我,甚至都沒看我。

    我想是不是這樣的贊嘆方式太含蓄,他沒聽出來。于是換了更直接的:“大哥真真是好啊!做大哥的弟弟妹妹好幸福!別人家的大哥,肯定沒我們家的大哥好。”

    他依舊沒理會我。

    慕容旋沖著我撇了撇嘴。

    三個人,兩個人都不說話。

    一個人傻傻的表演,著實太傻。臉皮再厚,磨的久了,也會感覺火辣辣的熱。

    我訕訕地閉上了嘴。

    出發的時候,天上飄起了毛毛雨。春雨貴如油,起初,我還欣喜的撥了窗簾,把手伸出去,感受溫柔的涼風微雨,一簾涼爽。

    誰知道今年春雨很便宜,下得越來越大了。緊接著驚雷滾滾,車夫戴了大斗笠,衣服仍濕了半邊。

    我探出頭,對前面的車夫說:“要不我們找個地方躲避一會兒再走?”

    車夫笑著說:“不能停喲,我們要加快速度,趁這會路面還沒被泡爛,跑得起來,一會兒就能到家了。”

    這時前面的車子停著了,慕容旋抱著一團毯子跳下車,一溜煙的跑了過來,渾身帶著濕意鉆進了我的車廂。

    我好心地說:“你怎么不老實地跟你大哥呆在一起,不怕他跟你算后帳?”

    慕容旋趕忙說:“我今天坐大哥的車,丟你一個人在這里,你是不是生氣了?是大哥非讓我跟他坐一起的。”

    慕容旋的思想總是很奇特,我生什么氣啊,我巴不得他不跟我擠一個車廂呢,一個人多舒服,腿想咋伸咋伸。這話是萬萬不能說的,免得他以為我嫌棄他,我不嫌棄他,就是嫌棄他在這里,占地兒。

    我問他:“那你現在過來干什么?”

    慕容旋咧嘴笑了:“打雷了,怕你一個人害怕呀。”

    我十分不解:“怕什么?”

    慕容旋更不解:“打雷下雨,女孩子這時候不是該害怕的嗎?”

    我有武功我怕啥?何況車上又不是我一個人,隔著車門的小窗戶,就能看車夫。他這傻孩子,懶得跟他解釋那么多,為了顯示我的與眾不同,得意地說:“也許有特別的呢?我就是那個特別。”

    慕容旋怔怔地望著我了半天,感嘆:“妹妹,你總是這么可愛。別人家的妹妹,肯定沒你可愛。”

    我心道,特別跟可愛有啥關系,不過也沒在意這個。只要是夸我,我就高興。心里美滋滋的,嘿嘿笑了,愉快地說:“三哥,主要是你見的人少,看見誰都覺得特別又可愛。”

    我等著他再夸幾句,他卻換了話題:“我認真想了想,這次我們出去,也不是沒有收獲的。”

    我好奇的問:“收獲啥了?四百九十七兩銀子也被收走了,我們一無所獲呀,小旋。”

    慕容旋撓了撓頭說:“這次獨自出門,才明白我的江湖經驗太缺少了,我以后應該多出去走走。二哥說讀萬卷書,就如行萬里路,我現在覺得他說的不完全對,書就是書,路就是路,書里不會說沒有錢吃飯了究竟該怎么辦?”

    這話說的有道理啊,道理深刻。我真心實意說:“你應該跟著二哥讀書,沒準能成個思想家。”

    慕容旋輕嘆了口氣,遞了手里的毯子給我:“對了,趕快把毛毯披上,免得著涼了。”

    我沒接:“這車廂里有毯子,我不披,練武之人,哪有這么嬌氣。”

    說話間里,連打了兩個噴嚏。

------題外話------

    慕容謹進房間看到桌幾上擺著一疊紅色的衣服,皺了皺眉,對跟進來的小二說:“準備的衣服,怎么這么難看。”

    小二:“中午來的客官說,讓買最貴的。”

    慕容謹:“成衣鋪子在哪?”

    小二:“這個時候已經關門了。”

    慕容謹:“十倍價錢。”

    小二:“我知道他家在哪。”

    慕容旋:“你是我大哥嗎?咋突然關心起妹妹來了?”

    慕容謹:“你不是一直說,讓我對她好一點嗎?”

    慕容旋:“我都同你說了六年了。”

    慕容謹:“也許是你的誠心打動了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