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延時熱戀林曦秦嶼在線閱讀 > 第十二章大俠


    小老頭正靠著酒柜打瞌睡。

    我手指叩了柜面,裝出自認為是女俠的瀟灑派頭:“哎,醒醒,天亮了。”

    小老頭睜眼四顧,最后看著我說:“是你這女娃啊!”

    我雙手抱胸:“我不是女娃,我是女俠。看見窗邊坐的那少年了嗎?昨晚我倆一起的。”

    小老頭笑瞇瞇地說:“有錢了,來贖馬的?”

    我嚴肅而又認真地說:“你看,他長的多俊啊,練過武,身體又棒,先把他押這里,用他換回那兩匹馬。”又覺得這些說服力不夠,加重了語氣繼續說:“馬押在這里,還要吃草,他吃的少又能干活,洗個碗啥的,晚上還能幫你看門。是不是很劃算?”

    小老頭哦了一聲,不解道:“你倆不是私奔的小倆口嗎?咋轉身就把他賣了?”

    我生氣地一拍桌子:“你才私奔呢,那是我三哥。快說,行不行?”

    小老頭利索地說:“不行。”

    沒一件順心的事,心里煩透了。我緊皺眉頭,怒氣沖沖地問他:“為啥不行啊?”

    小老頭斬釘截鐵地說:“沒有為啥,就是不行。”

    說完,他又閉上了眼。

    我焦急地說:“哎哎,你醒醒。”

    真想抄起他面前的算盤砸在他白發蒼蒼的腦袋上。

    他翻了一下眼皮:“別費口舌了,說不行就不行。”

    這個固執的死老頭。

    我垂頭喪氣的回到坐位上,對慕容旋無力地搖搖腦袋。

    想回家也回不了了,難不成就這樣流落在外了?兩百里路,不吃不喝的走回去,可真會要了我的小命。

    慕容然府上的李老先生,曾重點講過“天無絕人之路”這個詞。他說,上天給了人一條生命,就絕不會把他生生逼死,總會留一條出路來的。

    我不認同,當時爭辯道,也許上天就看這人不順眼,不想看到他了,想把他弄死呢。

    李老先生說,那是他自己想死,沒有找到上天給他留的路。

    我覺得他是胡攪蠻纏,很長一段時間沒去聽他的課。

    事實證明,先生說的話都是對的。

    天真的留有路。

    萬念俱灰之際,有人笑著向我們走來。

    是店內兩名錦衣茶客中,長的更出眾的那位。

    他步態優雅,到了我們桌邊后,兩手撐在桌面上,微笑道:“兩位少俠,可是有困難?需要在下幫忙嗎?”

    聲音悅耳。

    這人一身銀灰色的束腰錦袍,腰間懸著一柄長刀,面色干凈,鳳眼濃眉。

    這才是大俠該有的作派啊!哪像我們灰頭土臉、愁云慘淡。

    最主要的是他管我們叫少俠,這稱呼令我心潮澎湃,瞬間對他好感度滿滿。

    我來了精神,爽朗地說:“也沒有什么大事,就是我弟,諾就是他。”

    我向慕容旋遞了個眼色,他表情極不自然,但也沒出聲。

    我接著說:“他不想呆我們家了,天天鬧著要獨自闖江湖,我們家把他養這么大了,也不能讓他白白的就這樣走了呀,就想著收點錢什么的,也算補貼他這幾年吃的飯錢了。”

    大俠笑若春風:“我正缺個護衛,女俠你看要多少錢?”

    我試探著說:“五百兩銀子,你看值嗎?”

    大俠的回答十分肯定:“值,非常值,有武功長的又俊,做護衛帶出去,體面的很。”

    我雙手一拍桌子,站了起來,大聲說:“好,成交,君子一諾,一諾千金重,不許反悔!拿錢來。”

    大俠笑得愉快極了,從袖子里掏出一張紙,遞給我說:“這是吳家莊的莊票,五百兩,雖然沒有慕容莊票暢通,但也是通兌的,街西就有一家,如果你不放心,現在就可以去兌換。”

    我一邊接莊票,一邊問:“是杭州吳家嗎?”

    家里的事,我雖然從不主動過問,但平時聽大家的只言片語,也能總結出一些道道來。同里慕容掌控著是江湖上最大的錢莊,其次是杭州吳家。

    大俠微微點了一下頭,笑著說:“正是。”

    我連忙說:“看你長這么好看,肯定不會說慌,那我們現在人錢兩清。”

    生怕他變卦了。說這話的時候,我頭也不回的走到酒柜前,把莊票拍到小老頭面前說:“換馬。”整個談判的過程,沒看慕容旋一眼。雖是作戲,但一想到把他賣了,還是挺不忍心的。

    小老頭瞄了瞄我手里的莊銀,堅定地說:“不換。”

    我真的怒了,用手指著他的干巴腦袋說:“你怎么這么不講道理。”

    小老頭咂咂干癟嘴巴:“我今天就是不講道理了。”

    費了這么大周折,還是沒有馬,我急得不知道說什么好。

    江湖真是兇險啊,一個干瘦的小老頭,我們都對付不了了,難怪父親不準小旋亂跑。

    “你先坐回去,讓我來。”在我萬千焦慮之時,大俠走過來,站在我身邊,笑著說:“我跟他談,一會兒就好。”

    誰說江湖險惡,有的是熱心人嘛。

    天無絕人之路,這詞十分的好。

    我回去后,定要給李老先生道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