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延時熱戀林曦秦嶼在線閱讀 > 第九章找大嫂


    早霞絢麗,湖水粼粼。

    停舟上岸。腳步輕快。

    慕容旋居然在,在錦園的院子里團團轉。

    看見我進大門,他兩三步就沖了上來,急火火地說:“妹妹你去哪兒?我在這兒等你半天了。”

    啊?啊?我意外,我驚訝。他急啥類?師父不讓我請假?

    明明心里樂開了花兒,有旁人在還要假裝悲傷難過,憋的好難受。多想休息一天,在錦園暢心開懷地樂呵一番啊!

    我不露聲色地一邊往屋內走,一邊咧著嘴撓頭:“小旋,你找我做什么?”

    “我想好了,我們不能坐以待斃,要主動出擊。妹妹,我們一起去把大嫂找回來,好不好?”慕容旋的話語里,帶著滿當當的祈求。

    大嫂跑得甚合我意,鬼才會跟你一塊去找。

    我跟他東拉西扯:“你最近讀的書不少嘛,居然會用坐以待斃這個詞了。”

    慕容旋急急地說:“重點不是坐以待斃,是我們不能坐以待斃了,好妹妹。”

    我給自己倒了一杯茶,往椅子上坐了,慢悠悠地說:“那你可以自己去找啊?獨行者速,帶著我,只能是個累贅,會連累你的。”

    慕容旋原地又轉了一圈,撓撓臉,望著我說:“可我是男人啊,要是找到大嫂了,我一個人怎么把她弄回來。”

    我喝了幾口水,笑呵呵地說:“這簡單,你可以喂她迷魂藥,把她往馬車上一扔,或是馬背上一綁,不就回來了。”

    慕容旋立馬說:“不行,那是大嫂啊,這樣萬一受傷呢?萬一藥吃的太多,醒不了呢?”

    我諷刺他:“你的想法總是出其不意,如果劍法也是這樣,別人肯定摸不著你的套路。”

    慕容旋拉著我的胳膊,試圖把我從椅子上拽起來:“劍法先放放,等回來再議,我們得趕緊找大嫂。”

    我掙扎著,身子使勁往下墜:“你去找紅玉和你一起去吧。我難受得頭疼,想睡一會兒。”

    慕容旋皺著眉頭說:“那怎么行,這是我們的家事,怎么好讓別人知曉?”

    我十分不解:“你不是喜歡紅玉嗎?干嘛跟她分那么清楚?”

    慕容旋理所當然道:“這是兩碼事。”

    我嘆了一口氣,無力地說:“看來我是非要跟你走這一趟了,那先去大院和母親說一聲吧。”

    我想母親肯定不會同意。在慕容家當差的人,多的我都數不過來。就是去找大嫂,也用不著少爺小姐們親自出馬。

    在危機時刻,人的智商往往能提升到另一個高度。

    我的智商提高了,沒料到慕容旋的智商也提高了。

    他皺緊了眉頭說:“不能和他們說,萬一不讓我們去呢?父親母親,就連大哥都把我當小孩子。我們把大嫂找回來,給他們個驚喜。”

    娘親正坐在門口繡花,對于我倆的拉拉扯扯,她一直熟視無睹,頭都沒抬一下。

    我做了最后的努力:“這么大的事,總得有人同意我們出門啊。問問我娘讓不讓去。”

    我口里喊著娘,娘,并扭頭朝她擠擠眼。

    我熱切的呼喚聲,終于令娘親注意到了我倆的存在,她放下手里的繡活,微笑著說:“三少爺說的有道理,你倆一起去吧,路上也好有個照應。”

    這是娘親嗎?這是后娘!

    親娘怎么會覺察不到女兒的心聲。

    我不甘心地做最后的掙扎:“一入江湖深似海,江湖路遠,人海茫茫,兩個人就像是兩滴小水珠掉進了南湖里,我們去哪里找?”

    慕容旋自信滿滿:“我已經想好了,先去晉陵,再去建康。”

    建康是大嫂的家,晉陵是她表哥的家。

    原來慕容旋不傻啊。

    我有氣無力道:“哦。”

    晉陵距同里兩百里,兩人兩馬,跑得頭暈眼花,雙腿發麻。

    我上氣不接下氣地說:“慕容旋你不能一心只想著大嫂,不管妹妹死活,也不管馬兒的死活。”

    慕容旋驚訝道:“妹妹你累了啊,你怎么不早說啊。早說中途找地方吃飯休息一下啊。我不是很累,我以為你也不累。”

    我氣鼓鼓地說:“這天都快黑了,我們就早上在家吃了飯,直到現在一口水都沒喝過。”

    慕容旋左看右看:“真是的呢,現在才覺得又渴又餓。前面就是客棧,我們先去吃飯,吃完飯,你先住下休息,我去打探打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