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延時熱戀林曦秦嶼在線閱讀 > 第八章嫂子跑了


    有事忙活著的日子,總是過得飛快。

    眼看著,就到了秋天,過了冬天,熱熱鬧鬧的賀完新年,又到了春天。

    我十六歲了。

    能招架慕容旋五六個回合,起初他的一個擊斬,我就敗下陣來。

    春天一來,櫻花便開,一樹一樹的美麗。

    花瓣飛舞,飄飄灑灑。

    沒拜師前,在櫻林里我是客人,只管喝茶閑聊;拜了師后,我不但管泡茶,煮水,還要管清洗茶具,更要陪聊。

    茶香裊裊。

    師父喝著我煮的茶說:“你雖然進步很快,卻沒從前快了。”

    我嘻嘻笑著:“可能是因為年齡大了,聽說女孩子都是越大越笨的。”

    師父說:“那是針對分了心,不夠努力的人說的。你是用功又專注。即使是這樣,如果你以前的進步用天才形容,那現在只能算是優秀。”

    我哼哼兩聲,心里十分不滿,手上卻要繼續給師父添茶:“好師父不都是表揚多,批評少的嗎?師父你什么要打擊我?”

    師父說:“說你優秀,明明是表揚,你居然認為是打擊。”

    我仍堅持自己的觀點:“與普通相比優秀是表揚,但與天才并論明明就是打擊。”

    師父沒理會我的爭辯,自顧說道:“這里有矛盾,我反復思索,得出了一個結論。”

    我脫口而出:“什么結論?難道我變傻了,沒以前聰明了?”

    師父最大的特點就是,無論你在他面前是哭是笑,是打是鬧,他的神色都一成不變。外界的一切,都干擾不了他。

    他說:“你可能有過武功基礎,不知道什么原因,忘了,雖然忘了,曾經知道的東西會留在身體里,刻在骨子上,當你迫切想用的時候,在潛意識里把它激出來了。第一年,算是將原來學的東西復習了一遍,所以很快。現在是新學,慢了些。”

    我若有所思:“哦。”

    我忘的東西太多了,至于包不包括武功這件事,我也不得而知。別人十六歲,有著十六年的經歷和記憶;我的十六歲,對我自己來說只有六年的光陰。我時常想,這可能是我偶爾糊涂的原因。

    我說是偶爾,大部分時候,我還是很聰明的。

    春天是個好季節,風吹不寒,花紅柳綠。

    在這美好的季節里,慕容旋給我帶來一個驚人的消息,慕容謹的未婚妻殷南風跟著她表哥私奔了。

    原本十天后,他們要成親的。

    聽到這個消息,我的第一反應是,難道我內心的呼求,被哪路神仙聽到了?

    當我知道慕容謹將要成為家主時,一面詛咒他永遠成不了親,做不了家主;一面祈禱,趕快有人向我求親,我要趕在他繼任家主前嫁出去。

    第一個愿意就這樣愉快地實現了。

    謝天謝地,我的八角燈籠也終于不用繡了,現在才剛剛完成了兩個角。是娘親非要我做的,說是送給慕容謹的禮物,準備掛在他的婚房里。

    我做的很辛苦,第一次感受到了,強迫自己做違心事的難受。

    現在終于有機會,光明正大的說慕容謹的難聽話了。

    我按捺下激動的心情,假裝難過的長吁短嘆:“大哥真是可憐啊,新娘子跑了,她寧愿跟著窮光蛋跑路,也不想嫁給大哥,這真是沒天理了。別人會以為,大哥是個差勁的人,差勁的人,將會討不到媳婦,說不定以后只能娶個寡婦,說不定寡婦都已經有兒子了,說不定兒子跟我們差不多大。”

    我拍了拍慕容旋的肩頭,心里美滋滋,聲調里卻帶著憂愁:“萬一寡婦大嫂帶了個和我們差不多的兒子來,她兒子叫大哥爹爹?還是跟著我們叫大哥?”

    慕容旋瞪著眼睛問我:“有這么嚴重?”

    我重重的點點頭說:“就是這么嚴重。”

    說著慕容謹倒霉事的時候,我心里特別敞快。還想再多說幾句,可是找不到別的詞了。

    良久后,慕容旋向我解釋:“聽說她表哥叫秦秋,晉陵秦家,秦家鏢局在江湖上挺出名的,不算是窮光蛋。”

    我不屑地說:“這有什么關系呢?反正又沒慕容家有錢。沒有我們有錢的,統統都叫作窮光蛋。”

    慕容旋失落地耷拉腦袋說:“也是。”

    我心花怒放,話里帶著傷感:“聽到這個消息,我心里很難過,決定給自己放一天假,你跟師父說一聲,我先走了,我自己回錦園難過一會兒去。”

    我腳步輕快,蹦蹦噠噠出了慕容旋的府邸,跳上小舟,竹桿點水,一桿子,就蕩開八尺遠。

    我不但游泳,船劃的也不錯。

    歡快地哼著小曲,撥舟從慕容大院門前繞過,又在慕容謹的府門口探了探頭,才一路分花拂柳的回錦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