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延時熱戀林曦秦嶼在線閱讀 > 第五章慕容謹


    十五歲這年,慕容家發生了一件大事。

    父親宣布大哥慕容謹為下任家主人選,等完婚后,正式授慕容銀鈴任命為慕容家主,統管所有事務。

    晨光籠罩的櫻林里,慕容旋難得的沒有練劍,看到我出現,就一路小跑的湊到我跟前說:“建康醫家的二小姐殷南風,聽說是知書達理,花容月貌,妙手回春。妹妹,咱們先去探探?”

    我才不關心她是丑是美,更沒心情去看,于是急忙說:“我的好三哥,我也十分想知道,未來大嫂長的什么樣子啊,但有個傳說不知道你聽說過沒有。”

    慕容旋好奇道:“妹妹,你說。”

    我坦然地說:“未婚的男子,若先偷看了未過門大嫂的模樣,將來會娶的媳婦很丑。”

    他撓撓頭后,抬臉問我:“我怎么沒聽說過?”

    我做思索狀,慢悠悠地說:“反正汴京是有這個傳說,可能是瞎傳的,并不是真的。”

    他瞪著眼說:“萬一是真的呢。”

    我望著他瞪起來也很小的眼睛,深沉地說:“嗯,也是哦,萬一是真的,你要天天對著個丑媳婦,那可就太可憐了。”

    在慕容旋的人生理念里,俠客英雄,可以胖可以丑,可以讓人愛可以讓人恨,但萬不能受人可憐,因為可憐是弱者才有的。

    這事件自此再未提過。

    我曾偷偷地問過師父,慕容旋是不是有點傻?怎么那么好糊弄。

    師父淡然地說,如果小旋是傻子,你就是更傻的傻子。

    我想了想說,師父,你的意思是說我還沒小旋聰明?這怎么可能,我比他聰明太多了。

    我并未在這個問題上多糾結,我有更煩惱的事。

    慕容謹繼承家主后,那就是說一不二的人了,我還怎么在這個家里呆?

    他就是想殺死我的那個人。

    一年前,秋日的午后,我正趴在涼廳的桌幾上小憇,在慕容大院負責跑腿一個小哥過來說,慕容然在小花那里等我,說是找我有事。

    二哥從未主動找過我,都是我去找他。

    很意外,小花四周只有大哥慕容謹一個人,他站在小花陰影下的竹筏上。秋風亂舞他的長發,一派放肆的從容。

    我四處瞧:“二哥呢?”

    他冷冷地說:“他不在,是我找你。”

    這是當時為止,他跟我說過的最長的一句話。

    我哦了一聲。

    慕容謹大我七歲。

    我跟他來往很少,每次見著他,我都笑嘻嘻的迎上去,主動跟他搭話,他最多回我兩個字。而且基本不看我,偶爾蔑我一眼,眼神也是冰冷的。

    我有點怕他。

    我曾在慕容旋的府上見過他幾次,他對慕容旋是關心又疼愛,對二哥也很好。

    慕容然好像不大喜歡他,對他說話冷嘲熱諷的,他也好似從未在意,依舊很和氣的說話。

    我很納悶,曾問慕容然,大哥為什么不喜歡我?慕容然說,知我者謂有心憂,不知我者,謂我何求。我說,你說的太深奧,我聽不懂。慕容然說,也許是他認為你來到這兒,是個白吃飯的。

    我很郁悶,我說等我長大了,也會干活掙錢啊,再不濟等我出嫁時,問夫家多要些彩禮錢,還家里的飯錢啊。慕容然問,你是不是也有不喜歡的人?我說是的,慶善島賣燒餅的老蔡頭,我就不喜歡。

    慕容然說為什么?我說因為他長的丑,衣服又臟兮兮的。

    慕容然說,這就是了,我挺喜歡他呀,他賣的燒餅很好吃。人和人是不同的,做人不能貪心,不能要求每個人都喜歡你。

    我說我懂了。慕容然說:你懂什么了?

    我說,我懂大哥為什么不喜歡我了。

    慕容然說,那你跟我說說,他為什么不喜歡你,因為我不懂。

    看,在別人那里是找不到答案的。

    慕容謹就在眼前,我問的機會來了。

    他一直沒動,也沒說話。

    我曾觀察過,大人們都不喜歡直奔主題,講正事前,總要先來個開場白,我想了想說:“大哥,找明月有事嗎?”

    良久后,他答非所問:“你那只貓是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