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延時熱戀林曦秦嶼在線閱讀 > 第四章慕容然


    我抱著小乖,在南湖岸找到二哥時,他正靠著小花打瞌睡。

    小花是一棵老柳樹,一半長在岸上,一半浸在湖水里,二哥管他叫小花。

    他說,即便它是一棵樹,我們如果叫它小花,那它就是小花。

    我認為他說的很有道理。

    他高興極了,說以前聽到的人,總要跟他理論幾句不可,妹妹就是那知音啊,高山與流水,伯牙與子期。

    我笑得前仰后合。

    慕容然喜歡讀書,他尤其喜歡在野外讀書。晴天的時候,常在這里找到他,他說人和自然結合才是最好的狀態,有益閱讀。

    這個我不懂。他又表示了對我失望。

    二哥對我的評價,總是在希望和失望中徘徊。

    我早已經寵辱不驚。

    慕容然相貌普通,舉止斯文,和慕容旋的肆意張揚一比,完全不像是一個爹娘生的。

    我常說,二哥你多笑笑。

    因為,他笑起來的時候,整個臉瞬間生動起來。柳枝依春風,山水分明。十分的好看。

    他說,笑什么笑,笑了你也不會給我錢。

    我說,我雖然不給你錢,但可以給你介紹個好媳婦。你覺得蓮花閣的小白蓮怎么樣?我跟她有些交情的,給你介紹介紹?

    他說,不怎么樣。

    我說,長得多好看啊。找媳婦不就是找好看的嗎?

    當時他用書本,敲打了我的頭。

    慕容然靠著小花睡得很香,我站在他旁邊半天了,他都沒有發現。我想我不能把這大好時光,浪費到他這里,我還得去櫻林里練劍。

    于是把小乖放在了他懷里。

    小乖一個掙扎,蹬著他的腿借力躥了。

    這一下子,就把他蹬醒了。

    我慌忙問:“二哥,你夢到我二嫂了嗎?”

    我是想用這個話題,打斷他將要責怪我的話。我雖然曬黑了,也瘦了,但依舊是個聰明的姑娘。

    慕容然用手揉了揉眼,十分遺憾地說:“剛看到她的衣角,就被你擾醒了。”

    我來了精神,挨著慕容然坐了:“二哥,快說說她穿的啥衣服,是俠女還是才女?”

    我現在已經長大了,明白了很多事,知道慕容家是不可能娶蓮花閣姑娘的,長得再好看都不行。

    慕容然隨手在地上扯了一個草梗子,敲打著我的頭,語氣不滿道:“你有沒有對二哥的事上點心?”

    他心情好的時候,喜歡逗我。此時,盡管表現得生氣的樣子,但我知道他并沒有真的生氣。

    他假裝生氣的時候,我也不能嘻嘻哈哈,那樣是對他表演的不尊重。

    我瞪著眼,嚴肅而又認真的為自己爭辯:“上心的很啊,我天天著急知道二嫂在哪里,你看你都十九了,街上的張小蛋也十九了,他都有兒子了。你再不娶親,好姑娘都要被別人挑走完了。”

    慕容然斜了我一眼:“我的理想是什么?”

    我急忙說:“狀元戴紅花,鮮衣怒馬,一朝看盡汴京花。”

    慕容然笑了:“你覺得我能考上嗎?”

    我底氣十足:“那是當然,二哥要是考不上,這天下再沒人能考上了。”

    慕容然高興極了:“如果我早早的娶了親,等我金榜題名時,公主看上我了怎么辦?”

    我雙眼冒光:“就娶了公主唄,兩個也不算多,那西街的李大頭,都有六房媳婦呢。聽說宮里都是美人,如果公主的丫環們愿意嫁給你,也一并娶了。反正咱家金銀多,多幾十個人吃飯,也養得起。”

    慕容然不以為然:“我才不要那么多媳婦,我要一生一世一雙人。”

    我想了想說:“萬一看上你的公主長的不好看呢?娶媳婦要娶好看的,天天對著個美人,心情多好啊。”

    慕容然更加不以為然:“沒有萬一,公主沒有長的不好看的。”

    我不解:“為什么?”

    慕容然解釋:“皇帝娶的媳婦都是好看的,生下的公主,肯定都好看。”

    我最不喜歡和別人爭論問題的時候,落下風。于是說:“萬一呢,萬一皇帝看上的人長得難看,生下了下丑公主,又剛好看上了你。”

    慕容然有點煩了:“你還是去練劍吧,我不想和你說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