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延時熱戀林曦秦嶼在線閱讀 > 第一章拜師


    我叫慕容明月,今年十四歲。

    五天前,有人想殺死我。

    我在水中拼命掙扎時,突然明白了一個道理:什么好,都不如武功好。再沒有比自己有一身好功夫更可靠的事了。

    我決定拜師。

    我最愛吃娘親做的蛋黃酥,看似小小的蛋黃酥,做起來卻十分的復雜,糕點鋪子里茶點種類很多,卻沒有哪樣能比得上蛋黃酥好吃。

    先是要取出咸鴨蛋的蛋黃,完整的放在錫紙上,撒上少量的白酒,放在火上烤,烤到出油,擺到一邊備用。再把豬油軟化,麥粉過篩,做成油面團,用紗布包了,擱置陰涼處半柱香的時長。

    這時用黃豆沙把蛋黃包了,等到面團松軟,滾成粗長條,切割成大小均等的劑子,壓扁,搟開,包入蛋黃豆沙餡,刷上蛋黃液再撒上黑芝麻,再烘烤小一柱香時間,香氣撲鼻就可以出爐了。

    我提著用食盒裝的十三枚蛋香酥,去了三哥府上。

    我三哥叫慕容旋,和我同歲。有事求他,或是在長輩面前,我管他叫三哥;正常情況下,叫他小旋。

    他很在意我的稱呼,但他也沒辦法。畢竟我倆同時在長輩面前晃悠的時候很少,有求于他的時候也很少。

    他和我有著同一個父親,他母親是我母親,我娘親是我娘親。嗯,我娘是姨娘。

    我去的時候,三哥正在櫻林里練劍。一把笨鐵劍,被他耍得眼花繚亂,連帶著櫻樹葉子四處紛飛。

    我遠遠的朝著他大聲喊:“三哥,三哥。”

    他收了勢,瞇眼笑望著我,露出潔白的牙齒。

    慕容旋實在是個很好看的小伙子,眼睛小,又特別愛笑,笑起來的時候,眼睛就變成了一條縫。可愛極了。

    那個時候,我區分好看和難看的唯一判定標準就是,對方會不會對著我笑。

    我曾偷偷的想,他要不是我三哥,我八成會喜歡上他。可惜,他是我哥。而且,他也有喜歡的人了,他喜歡我的朋友紅玉。

    紅玉是鄰里梁家的小女兒,大我們一歲。父兄謀的是官家差事,常年在外。家里只有她和母親,她自小受父兄影響喜歡舞刀弄劍,時常來和慕容旋對決。

    第一次見她就是在櫻花林里,紅衣翻飛,身段輕盈,一個轉身騰空而起,劍光亂閃,櫻花紛紛落下。

    我在她手下,走不了一個回合。

    她講話和慕容旋一樣,語速很快,也特別愛笑。笑的時候微仰著臉,眼睛瞇瞇的。

    雖然十分不樂意,但也不得不承認,她是個極可愛的姑娘,和慕容旋很般配。

    我把食盒背在身后,燦笑著說:“三哥,我也要拜你飛燕師父為師父,這樣我們不僅是兄妹,也是師兄妹了。”

    慕容旋伸長了脖子,往我身后瞄,依舊笑瞇瞇的:“帶的是什么?不是給三哥我的嗎?”

    他特別喜歡別人叫他哥。

    我原來一直管他叫三哥的,自從知道他這個心思后,就很少叫了。我要把這個稱呼,留著換各種東西。

    有人夸我好看,卻從沒人夸我聰明,但我覺得自己很聰明。

    我后退了兩步,有些擔心地說:“三哥,這是我的拜師禮。”

    慕容旋吸了吸鼻子:“好吧。我們是直接去跟師父說,還是先去大院里和父親說?”

    我毫不猶豫地說:“直接和師父說吧。”

    我不想去父親居住的慕容大院,因為在那里很可能會遇上,我不想見的人。

    那個人就是想殺死我的人。

    快劍飛燕是個極瘦中年人,常年空蕩蕩地撐著一件,洗得發白說不清顏色的長衫。初次見著他時,我對他很不屑,完全不是我想像中的高手,我認為高手都是身材魁偉,勇猛過人。

    慕容旋說,他可是江湖上出了名的快劍飛燕,他的家傳奪命十三劍,少有人能抵。

    當時我說,這么厲害啊,這么厲害怎么在這里教你呀?

    慕容旋根本聽不出來,我對他諷刺。很認真的回答了我的問題。他說,父親說他是厭倦了江湖紛爭,在我們這里躲避仇家,并嘆息到江湖多有意思啊,怎么會厭呢?

    慕容旋最大的夢想,就是仗劍走天涯,江湖他做主。

    可惜他不但做不了江湖的主,就連自己的主也做不了。父親不準他出去,甚至不讓離開同里。

    同里是我們居住的鎮子。距平江府三十余里,五湖環抱,支流縱橫,鎮區被分割成了七個島。鎮內家家臨水,戶戶通舟。

    江南人無人不知同里鎮,江湖人無人不知慕容家。

    他的飛燕師父曾說過,這里就是江湖。

    我和慕容旋,都不認同。

    江湖是什么?是大浪淘沙,是刀光劍影,是古道烈馬,是枯藤昏鴉。

    他飛燕師父仍堅持說,同里就是江湖。

    并且耐心地向我們解釋:金銀聚散的地方,就會有很多人,有人的地方就會繁華,繁華的地方就是江湖。同里很繁華,乘醉聽簫鼓,吟賞等煙霞。尋動,尋靜,在這里都能尋到大家喜歡的。

    所以,同里就是江湖。

    當時慕容旋興奮問,同里有很多金銀嗎?在哪里?

    他飛燕師父說,在你家。

    慕容旋垂頭喪地說,在別處我還能搞來,在我家,我搞不出來。

    噢,他師父很可能馬上就是我師父了。

    櫻林西北角的茅屋里,我跪在快劍飛燕面前,十三枚蛋香酥安然地窩在敞開的六角食盒里。

    我說:“師父,我想拜你為師,今日起好好跟著你學劍,你看這是我親手做的蛋黃酥,整整學了三個月,做了一百八十七遍才做出這么好吃的蛋黃酥,這是給您的拜師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