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楊雨冉秦慕禹 > 114、怎么還在罵?
    (白天早上11點以后看吧,差2000多字呢,今天太累了趕了幾個場子聚會啊,累死累死了,睡起來再補新章節)

    一行人浩浩蕩蕩的前往Bistroduvin,在場全自己人,大伙自動省去繁瑣規矩。

    摒棄用不慣的刀叉,拿筷子和勺子吃。

    方凱吃前去廁所騰空了肚子,瞅準愛吃的魚子醬鵝肝,要了八盤。

    全部消滅完,重新步上跑廁所的路途,吃壞肚子了。

    八點綜藝準時開始,七點半尹天照讓老板把珍藏的紅酒、洋酒各拿了一瓶。冰鎮在桶里,隨團隊同僚們喜好自取。

    楊雨冉上次喝大差點把自己那點小秘密全抖露出去,自那以后她決定不能再年輕氣盛的崽崽們熬夜,更不能喝酒。

    婉拒尹天照要幫忙倒酒的好意,先坐到沙發區等綜藝開始。

    她剛坐穩,身邊多出個男孩子,孔騰宇。她圖逃避,孔騰宇則是真心在意范思睿綜藝表現情況。

    兩人有一搭沒一搭的聊了二十分鐘,綜藝開始了。

    播放五分鐘,孔騰宇蹙起眉頭,扭身朝方凱他們暴躁喊出警告。

    “安靜,我們聽不清節目內容了,自覺些啊。”

    方凱不爽地努努嘴,小聲嘀咕出埋怨:“神經病啊,光顧自己喜好。”

    偏偏孔騰宇耳朵很靈,甩去慍怒瞪視。

    方凱借著酒勁來了膽子,叉腰挺胸準備叫囂。

    尹天照抬手招來助理,安排道:“再開間包廂。”

    方凱瞬間火氣沒了,回歸溜須拍馬的狀態。

    所以說這世上錢解決不了的痛苦,恐怕只有生氣和愛恨別離,其余皆是小事。

    躁動的人一離開,房間恢復安靜,大伙默契的圍坐在幕布前看赫謙綜藝。

    兩小時直播看得人驚心動魄,包括楊雨冉精力基本集中在劇情走勢和謎底推理上。偶爾留意赫謙是否有異常舉動,皆未發現太過自私或自我的行為。Μ.

    女生靠近,他有用手保護對方,攔住要抓弄人的扮鬼NPC。也有積極參與討論,與男人們一起尋找線索。

    整體表現無功無過吧,只有兩次左右我行我素的嫌棄隊友。

    比上次有人情味,關鍵情節緊張,楊雨冉相信大佬們應該沒注意到赫謙掉點之處吧。

    事實證明,她想得天真了。

    人們對于喜歡之人的保護欲超出她逾期,楊雨冉他們正常看綜藝,大佬們的粉絲們則在進行嚴格挑錯。

    整場綜藝結束,赫謙喜提熱搜第十五名。

    四位大佬粉絲非常團結,擰成一股繩找出赫謙不討喜的舉動,逐一掛在熱搜記錄話題中。

    【23分鐘,赫謙居然推開了宋玉姐。赫謙那點毛毛雨粉絲別洗啊,他下意識做出的推開動作。后面可能愛被罵,又把宋玉姐拉回來護在身后了。以前我光覺得他沒眼色,這次新的綜藝他讓我大開眼界,這人好虛偽啊。】

    【48分鐘,赫謙又在埋怨毛毛喊的聲音太大。我去,他當各個人都和他一樣是木頭人啊,太過分了。】

    【98分鐘,赫謙居然拍掉陸影帝要幫他按機關的手,太不識好歹了。這種人參加什么綜藝啊,搞個獨立王國在里面唯我獨尊多好啊。】

    兇巴巴的大罵炸響在耳邊,嫵媚的人兒不為所動,用手抵住靠近的小圓臉。

    佯裝出恨得牙癢癢之色,贊同:“好啊,必須嚴查。先從古策劃查起來,他能把陶峰的網劇加入審批,必然收了陶峰賄賂。再查孟特助,他復查文檔居然通過上交,他也收了黑錢。他兩串通一氣坑害與你,全開了!”

    周媛媛氣惱的神色有點掛不住了,垂下指著門的手。

    尷尬‘呃’聲,自行挽回面子:“小孟和小古工作認真努力,偶爾犯一次錯誤,扣扣工資得了。開除這個處理太嚴苛了,傳出去會讓人覺得我不通情理。”

    “不行啊,咱們要殺一儆百!綠油視頻網對《醉山河》的投資只有500W,根據我了解,陶峰手里還握著250W,打算買歌。”

    楊雨冉嚴肅否定,搬起手指幫周媛媛計算。

    “兩名男女主主演欠過他人情,免費出演,其它配角好像基本由他劇組員工或他北影老同學客串,沒花幾個錢。后期特效不多,基本實景真打拍攝。由此可見,他最少用100W賄賂孟特助和古策劃了啊!他們收了天價好處,豈能姑息。”

    天價好處四字定論落下,周媛媛眼尾微微抽搐了兩下。娛樂圈貪腐嚴重,屬于灰色交易猖獗之處。

    100W在普通人眼里算天文數字,擱在娛樂圈只能算冰山一角。

    “哈,別開玩笑了,他哪舍得用100W來打通關系啊。陶峰個老摳唆恨不得一塊錢掰成兩塊花,從來堅守有錢用在刀刃上的原則。”

    周媛媛干笑著說道。

    楊雨冉扭頭,凝視周媛媛,發出夸張的感嘆聲音:“哇哦,我們小周好了解陶峰哦。”

    周媛媛見紙包不住火,抿抿唇瓣砸吧下,悵然坦白。

    “陶峰以前是天禹娛樂的二線導演,拍過兩部獲獎文藝片。前年吧,他和天禹娛樂鬧掰了,我爸剛好手里握著閑錢,打算自己整個影視公司,買點有潛力的IP。以后愛豆表現好了,自己拍攝好影視劇捧自己人得了。經過深入調查陶峰,我爸對他很感興趣。”

    介紹戛然而止,周媛媛滿目惆悵,她從兜里摸出電子深深煙吸了口。

    從她落寞的狀態,以及公司至今未拓展的市場,楊雨冉大膽揣測老周總在那陶峰那里碰過壁。而周媛媛非常欣賞陶峰,她讓手下兩名得力干將把陶峰的作品加入候選名單。

    “你這算盤打得挺好啊,我沒猜錯的話,你原本準備星州不行了,硬塞《醉山河》上檔啊。”

    楊雨冉直接揭穿,難怪上次她看到的備選IP多數以現代劇為主。

    心里堵得慌,沒忍住,說出埋怨之話:“你和陶峰有私交要捧他,告訴我即可啊,沒必要,”

    話讓苦悶的聲音打斷:“哎呀,你瞎想個毛線啊。陶峰的實力,你有目共睹,我只是覺得他去小視頻網站發展有點可惜。我沒打算讓這次新歌選它,以咱倆的關系,我明說了,你還能拒絕我啊?”

    楊雨冉有點看不懂了,困惑問:“那你繞來繞去所圖為何啊?”

    周媛媛又深深吸口電子煙,長長呼出淡淡的蜜語味道。

    圓溜溜的眸子閃過猶豫之色,倏地她眸光一凜,扭頭迎上楊雨冉視線,沉聲說:“在你和我哥沒認同陶峰之前,我只是答應幫他個小忙。他看上這次新歌了,委托我幫忙爭取下審批機會。我想著插個名單而已,還能落個人情,便同意了。”

    “完后呢?”楊雨冉引著周媛媛往下說。

    “早在兩年前,我爸和陶峰溝通之時,我就很欣賞他了。可惜他和我爸脾氣不合,他執拗想拍自己喜歡的作品類型。我爸又看重實際收益,他們只談了兩次鬧崩了。你和我哥眼光毒辣的很,這回你們能一起認可陶峰的作品,證明我沒看錯他啊。”

    楊雨冉忽略掉懷有目的性的夸獎,惋惜道:“陶峰當然不可能為了錢而服從啊,否則他留在天禹,發展更前途不可限量啊。”

    周媛媛重重落下巴掌,給楊雨冉小手拍得有點泛紅,她嗤之以鼻的哼聲:“這位同學,你最好注意點自己的言論啊,胳膊別往外拐啊。我承認天禹比嘉德實力雄厚,但我和我爸很惜才的好吧,我們給陶峰開出高于天禹一倍的工資呢。”

    受過恩惠的楊雨冉很識時 冉很識時務,點頭附議:“是,陶峰好像古代的窮書生狀元。難得考取到功名,收獲公主青睞,指定他當駙馬。明明可以借著公主帶來的東方飛黃騰達,他偏偏搞出人窮志更窮那套。拒絕公主,堅持娶了自己心中熱愛的平民女孩。”

    聽著楊雨冉以退為進的反話,周媛媛心里不爽散去,低嘆惋惜:“哎,能像陶峰這般的追夢人不多了。”

    “是呢,所以我們來助力他的夢想,新歌幫他寫了吧。”

    楊雨冉握握拳,鼓勁道。

    “不太行,陶峰當時罵我爸挺難聽呢。罵我爸想當然,影視劇不是砸錢就能出好作品。還罵我爸的眼光永遠比不上天禹首席執行官,貿然進圈只會賠光家底。我爸和他慪著一口氣呢,每每聽到陶峰近年來的遭遇,他都心情大好。”

    周媛媛朝天花板翻個白眼,小聲說出困難之處。

    “不會吧?”

    楊雨冉大感詫異,在她印象中,老周總是個和藹可親且知人善用的人。不過知人善用這點說好聽了叫惜才,說實際點叫很會衡量人才價值。

    在這種領導面前,只需將自己優點無限放大給對方看,對方便能提供出更大的舞臺。

    老周總充其量算有點世故的人,不像愛斤斤計較的小氣之輩啊。

    “倒也能理解,我爸讓晚輩貶的一文不值,自尊心受挫了嘛。外加我爸有點慕強,縱使他明白陶峰批判的對,他沒有開拓影視劇版塊。但陶峰發展的太落魄了,我爸難免覺得陶峰咎由自取。”

    經周家姑娘剖析完自己老爸,楊雨冉也陷入兩難境地。

    陶峰的才華毋庸置疑,他和老周總似乎也不好化解,麻煩哦。

    閨蜜兩陷入沉默,各自思忖自己的鬧心之處。

    “要不晚上你去試探下你爸口風,行了我們再加把勁,不行只能放棄了。”楊雨冉找出比較保守的辦法。

    周媛媛同意道:“以我近期對我爸的觀察,試探的意義不大。雖然知道結果,但努力看看吧。”

    隔天,楊雨冉帶上男團代表范思睿以及助理前往金陵。

    與星州簽訂好合作協議,新歌使用正式授權給星州。

    金陵離杭州很近,單程只需2小時左右。婉拒掉小K和星州首席導演蔣恒恒的宴請之邀,當天去當天回了。

    男團人不齊,周媛媛和老周總也不在,楊雨冉和范思睿與星州核心關系陌生,光他們赴宴既尷尬,還顯得嘉德失了禮數。

    與對方約好,等片子正式上線了,到時星州大擺的慶功宴,嘉德必定出席。

    坐在回程的保姆車上,范思睿補了半小時覺。起來見楊雨冉滿面愁容,便主動關心詢問。

    “美女姐姐,能說說你昨天為什么沒來晨會嗎?”

    女孩子的心思很好琢磨,基本寫在臉上,范思睿掐住切入點。

    楊雨冉沒打算瞞著自家隊長,朝顧月星伸出手:“我的筆記本電腦給我。”

    她昨晚把《醉山河》第一集復制到筆記本電腦里了,準備等奇跡發生了,隨時拿給老周總看。

    今個整天未收到周媛媛發來的通風報信,她的心始終高高懸起。

    接過顧月星從雙肩包拿出的筆記本,開機播放第一集。

    在范思睿看的過程中,楊雨冉從旁徐徐講出事情原委,在最后無奈嘆息。

    “片子是好片子,導演是好導演,而且從演員到幕后制作團隊全員吃苦耐勞、實力非凡。虧在陶峰得罪了老周總啊,要沒這茬矛盾就好了。”

    范思睿一言不回,顯然看入迷了。

    楊雨冉默默跟著投入到劇情中,縱使她看過,照舊很難不被吸引。

    48的分鐘劇情結束,范思睿手指著急地點在切換下集按鍵上,他郁悶地吐出系統提示。

    “全集已播放結束,美女姐姐啊,可不興藏私貨的啊。”

    “我之前告訴你的話,你一句沒聽?”

    楊雨冉抿抿唇瓣,拿起櫻花杯子喝水潤嗓子。

    “嘿嘿。”

    范思睿痞笑兩聲,雙手幫楊雨冉拖住杯子,用真誠來脫責:“誰讓美女找來的片子太吸引人,拍得牛逼啊,比中思達年初號稱武俠之最的S級電視劇好看多了。人家看得忘記時間空間,我光聽到你說什么老周總、陶峰不合,辛苦美女姐姐再說遍咯。”

    楊雨冉悲壯的多喝了兩口水,稍稍緩解口干舌燥的癥狀后,將阻礙重述了一遍。

    范思睿的神色隨著述說變得沉重,可他當聽完所有,范思睿反倒倍顯輕松,翹起二郎腿大放豪言。

    “我同意給《醉山河》創作主題曲,在剛剛看正片的過程中,有些旋律已然冒出我腦海了。”

    說著,范思睿從兜里摸出備忘本,快速寫下音符。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彤靈塵的霸道獨寵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