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楊雨冉秦慕禹 > 111、赫謙被噴了
    (一小時后看,改錯字)

    舅舅按住楊雨冉的手壓下,她望著舅舅不茍一笑的表情,瞬間心中喜感消散殆盡。

    保持嚴肅的繃起臉來,談正事。

    “舅舅,你說我爸為什么突然對楊菲母女那么好啊?”

    “我當你比你媽有志氣些呢,現在看來差不多啊,楊姓敗類根壞了,還用管他為什么移情別戀啊。多此一舉,他從一開始追求你媽就是抱有目的性的。”

    舅舅煩躁的端起紅酒杯,用喝白酒的架勢干光了杯子里大半杯。

    真如可怖的吸血鬼般抬手抹把沾有鮮紅液體的嘴角,陰冷譏笑道:“以后當我面再提這些惦念楊姓敗類的話題,咱們還是少聚吧,我真是煩聽你們感情用事的愚蠢行為。我活得挺滋潤,你和你媽要是死不悔改,我情愿沒你們這兩個親戚。”

    楊雨冉癟癟嘴,故意裝丑,連續喲喲幾聲。

    “您要能放棄您的寶貝妹妹早放棄了,心口不一的話少說吧,何必惹得兩人一同徒增傷心啊。”

    何必惹得兩人一起徒增傷心,小王八羔子簡單的一句話殺傷力十足。

    掌握進出口貿易大動脈的男人隨便跺跺腳,商圈跟著抖三抖,然而他卻讓這句話阻住本欲反駁的怒斥。

    妹妹哭紅的雙眸總能輕易軟化他更狠下去的心,是啊,小孩都明白的道理,他今天才懂。

    既然在意、既然割舍不下,何苦總出言傷害呢。

    理順心中郁結,男人釋然了,望著楊雨冉笑罵:“小王八羔子,挺會抓人弱點啊。”

    楊雨冉朝舅舅頑皮的吐吐小舌尖,賣乖說道:“弱點是因為在乎,如果您不在乎我和媽媽,自然沒有弱點了。我很珍惜您這份弱點呢,”

    說著頓頓,偷瞄眼讓她又驚又怕的長輩,怯聲表白:“我很喜歡您這份弱點。”

    面前的小小人兒復刻了妹妹年輕時臉龐,嬌羞的神態簡直如出一轍。男人看晃了眼,久久才回過神來。

    “少給你舅舅我灌迷魂湯,別以為我不知道那點小心思。”

    冷酷的話并未起到讓嫵媚人兒傷心的作用,楊雨冉燦笑如星,供認不諱:“那是,我在舅舅面前純屬效仿關公耍大刀,哪能瞞過舅舅啊。”

    勾起燦笑弧度的嘴角猛然收起笑意,低聲說:“舅舅,我爸折磨我媽這么多年,我們光把本不屬于他的財產奪回來不夠解恨啊。我建議我們摧毀他為之驕傲的所有信念,再將他推入深淵,在推的過程中還要偶爾假意給他點希望,讓他也嘗嘗反復絕望的滋味。”

    低低的聲線甜美依舊,可每字每句透露出的陰冷,讓他都不寒而栗。

    但他絲毫沒有同情楊姓敗類,只覺自己妹妹可憐。能讓不到30歲的外甥女生出如此狠毒的意念,妹妹和外甥女曾經日子過得有悲戚,可想而知。

    “你打算怎么做?”

    “我想搞清楚我爸突然偏心楊菲白燕的理由。”

    楊雨冉搶在舅舅發火前,說清楚緣由:“主要需要了解到楊菲與他是否有血緣關系。”

    “呵,你還喊他吧,你就不怕事實很傷你的心嗎?”

    舅舅提前給她打出最差結果的預防針。

    楊雨冉淡然答道:“沒辦法,我是他女兒這件事實改變不了,沒必要欲蓋彌彰的自我欺騙。楊菲最好別是我爸女兒,要真是了,我會讓他們體會把有口難辯的快感,慢慢讓他們自相殘殺。”

    舅舅暢快大笑,給予贊賞:“哈哈,可以啊,小王八羔子。你這主打一個大義滅親啊,你靠你媽收集證據不切合實際,你自己想想辦法,找來楊菲的頭發或血液,我幫你托人驗驗。后續需要任何假證明了,我的人能配合你。”

    “OK。”

    完美達成協議,楊雨冉下午買好含量低的水果前往公司,去慰問在訓練的崽崽們。

    抵達十一樓訓練室內,只見三人在刻苦訓練。

    尹天照公司有事不在則罷,赫謙也詭異的不在訓練隊列中。

    側頭問顧月星:“赫謙是這周六參加的綜藝,還是今天參加啊?”

    楊雨冉記得是昨天,先了解清楚,避免冤枉好孩子。

    赫謙參加的劇本殺綜藝主要展現嘉賓臨場發揮能力,編導只會設定大概需要的人設,沒有讓演員們死背劇本,現拍現播。

    整檔綜藝一月一期,像赫謙這類臨時嘉賓,只有一套劇本兩期的機會。上完后他會進入官方主頁的投票池,票數位居前三了,有希望繼續參加間隔兩月后的新綜藝。

    顧月星負責管理《五劍客》的助理們,她對每個藝人行程了若指掌,答案呼之欲出,但她出于保險起見,拿出備忘簿翻看完才回答。

    “昨天呢。”

    “對嘛,昨天參加的綜藝,今天不來訓練,他請假了?”

    楊雨冉問的同時,訓練室的門從內被人推開,下午課間休息時間到了。

    “他請假了。”

    孔騰宇跑到楊雨冉面前替赫謙說道,他的耳朵素來很靈,他清楚自己沒有背景,時刻做到耳聽六路、眼觀八方。

    楊雨冉追問:“為什么請假?他生病了?”

    孔騰宇快速瞪眼打算冒頭的方凱,逼退了對方,換上人畜無害的真誠模樣,面朝楊雨冉應道。

    “對啊,最近訓練他一場從未缺席。昨天他參加完綜藝比較累,早上起來比較頭疼,拜托我請假了。”

    楊雨冉瞥眼身邊顧月星,崽崽們有事會先和顧月星申請。

    顧月星剛張開嘴欲說什么,受到了方凱同等待遇,該說比方凱好點的待遇。孔騰宇趁楊雨冉視線不在自己身上,不住雙手合十朝顧月星拜著。

    年齡小的三名孩子與顧月星私交滿深,他們總喜歡親切喊她為‘顧媽’,顧月星一點不生氣自己被喊老了,反而很開心自己能和孩子們打成一片。

    思忖下,決定幫赫謙一次,替他作證:“是的,赫謙委托孔騰宇請假了,我中午收到請假信息了。”

    “早上人沒來,中午才請假?”楊雨冉故作慍怒的揪出明顯錯誤之處。

    “啊!?”顧月星讓問住了,后知后覺發現自己在幫倒忙。

    好在孔騰宇反應足夠快,找出充足的理由:“楊姐,是我的錯,我忘記告訴顧媽了。主要因為赫謙他沒打算請整天假,原想著下午舒服點就來參加訓練呢。中午他告訴我還是渾身疼,我勸著他好好休息吧。”

    “嗯,我知道了,方凱你隨我來,我有個東西要給看。”

    楊雨冉停止沒意義的詢問,利索的扭頭轉身走向電梯。

    方凱快步追上她,跟在她身旁欲言又止。

    瞄眼心思不定的小男孩,楊雨冉淡淡甩出兩字:“有話要告訴我啊?”

    方凱回頭望眼還在充當監控器的孔騰宇,讓對方殺氣騰騰的注視鎮住,弱弱答出兩字:“沒有。”

    “楊姐,請您稍等一下。”

    孔騰宇大步追上來,再次瞪眼方凱,暗罵聲:“叛徒。”Μ.

    方凱倍感冤枉,替自己鳴不平:“我干啥了?你問楊姐,我出賣你們了嗎?”

    魚兒咬鉤了,楊雨冉一點不急不慌。

    扭身面朝兩個已經用眼神交戰幾回合的男生,詫異問:“怎么扯到出賣這個詞了?”

    她滿臉詫異、眼底騰起絲絲失望,真真如同信任被渣男辜負的良家少女。

    專攻見縫插針的方凱哪能放過此等好機會,立即朝孔騰宇發難,罵出周媛媛總提的老生常談之話。

    “你們兩個說謊精,瞞著楊姐求隊長和尹大哥幫赫謙撤掉小熱搜。楊姐整日為團隊操勞過度,你們對得起她嗎?”

    喝罵搭配楊雨冉到位的神態,壓抑得孔騰宇也扛不住秘密了,垂頭認錯:“抱歉,楊姐, ,楊姐,您了解赫謙的老實性子,是我出的主意,與他無關。”

    “你是該道歉,還該把赫謙拉來一起道歉,楊姐多辛苦才給他爭取來的綜藝,他還不珍惜。”

    方凱吃味地說道,抱臂重重哼聲。團里只剩他和尹天照沒開張了,沒有好代言找他們,尹天照家底厚,為泡妞而來,不在意這些。他沒法保持相同心態,老著急了。

    雖然他家條件屬于上流社會邊緣位置,但父母給他的零花錢好少呢。

    父母承諾了,他自己掙來的錢,可以留下30%給他自用。

    “閉嘴!叛徒少說話。”

    孔騰宇的定罪再來。

    剛好方凱正在委屈,他也懶得同組情分,抬手指向掛在天花板一角的監控,忿然道:“你報警吧,讓警察來查監控。”

    “別吵了,方凱沒有出賣你們。”

    楊雨冉用實情幫方凱洗脫冤屈,拍拍已經氣到發抖的男孩子肩頭,寬慰道:“幫我個忙,去幫范思睿找來。”

    “嗯!”

    方凱用成倍兇狠的目光把孔騰宇瞪了回去,這才離開兩人身邊。

    等竇娥·凱和幫兇·睿抵達,楊雨冉面朝孔騰宇語重心長說道:“信任很重要啊,你剛才不該因為方凱回頭看的那一眼,認定他告密了。”

    “我知道了,我和方凱道歉。”

    孔騰宇認真說罷,方凱臉上浮起得意之色。

    美滋滋的小樣子剛維持十多秒,聽到楊雨冉朝他正色教育道。

    “還有方凱啊,你要注意點自己大嘴巴的問題。你未來要面對社會形形色色的人,不能受一點委屈就想著告狀。小了告父母,少年告老師,長大告領導,長久以往下去你會沒有真心朋友。誰也不樂意找個嬌氣包當朋友,一點不愉快就捅得天下皆知,要學會自己處理矛盾。”

    “我明白了。”

    方凱的開心消失于眉眼間,沮喪答應。

    “嗯,你倆去訓練吧,范思睿你隨我來。”

    楊雨冉望著兩小只背影,添油加醋的命令道:“手牽手,好兄弟哪有隔夜仇。”

    “好的!”

    兩小只異口同聲喊道,拉起手并排走向訓練室。

    調解好二人矛盾,楊雨冉帶上范思睿和顧月星回到自己404辦公室。

    “月星,去泡壺好茶。”

    楊雨冉坐入轉椅中,從抽屜拿出自己珍藏的小型茶具。

    顧月星接過茶壺和茶葉罐,走向飲水機。

    范思睿比三小只放得開,無需楊雨冉招呼,坐入她對面位置,主動交出作案工具。

    “喏,聊天記錄全在里面了,美女姐姐自己看吧。網民觀看角度有點奇葩,外加有參與同組其他明星買熱搜,小赫子讓推到眾矢之的了。下周咱們有經驗了,也提前買好熱搜。”

    “我先看看。”

    楊雨冉接過翻好蓋的手機,用周媛媛生日解鎖,查看范思睿建的五人群聊信息。

    她沒有加入群聊,總要給男生們留出點自我空間。

    比較講究,只翻到今天聊天記錄。

    范思睿看得著急,伸手過來幫她往上翻了翻,叮嚀:“昨天小赫子參加完狀態就不對了,你仔細看啊,聊天里有網友們的截圖。你先看截圖吧,罵得好臟啊,你看完就能體會小赫子的艱辛了。”

    說著,幫楊雨冉點開。

    行行不堪入目的語句映入眼簾:【我的天吶,節目組請來的是人嗎?】

    【我看不像人,好像個木樁子啊。】

    【哥們你好歹有點表情好嗎?你們參加的恐怖劇本誒,呆死了。】

    【我C,這哥什么背景啊,居然能拿到劇本,懇請厲害的黑客哥哥姐姐們查查。】

    【我查到了,他是最近爆火的《五劍客》成員。】

    【那首新歌我聽了,很一般啊,居然能爆火,肯定有暗箱操作。】

    【罵歸罵啊,別扯《五劍客》其它成員,我還是蠻喜歡FF呢。咱們光看赫謙這面癱樣,我懷疑他提前知道劇情,所以一點都不害怕。他居然還說讓毛毛哥喊得小點聲,別拉著我,我要K死他。】

    【對啊,好沒禮貌啊,這人是原始人嘛,不光對參加的男嘉賓惡言相向,對女嘉賓也好兇哦。女孩子害怕很正常啊,往他身后躲下,他還嫌麻煩。】

    【心疼我家大玉玉兩秒,我挑個頭啊,我拒絕給赫謙投票,請他滾出節目。】

    【支持+10086】

    楊雨冉把后面的圖翻了挨個翻過,罵得話大同小異,核心問題出自:赫謙沒被嚇到,表現的過于淡定,其次不合群。

    微博限制臟話影響了這些人發揮,否則罵得更兇。

    “早上我趁熱度不高,委托林旭升花錢把熱搜撤掉了。”

    范思睿坦白自己所做。

    “你花的錢,公司找的人?”楊雨冉挑眉問。

    范思睿默默點下頭,幫忙出主意:“下周讓赫謙也表現的害怕點吧?”

    “不必。”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彤靈塵的霸道獨寵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