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楊雨冉秦慕禹 > 105、第一集
    (一定白天再看,今天太忙了,還有五百字沒寫呢,熬夜補上,會多寫100多字贈送。)

    有義務嗎?

    楊雨冉狐疑,轉念想到也是哦,秦慕禹身為公司副總。重要項目必須經由他或老總簽字才行。

    別看秦慕禹權利很大,但公司職工都知道,老總葫蘆里賣得什么藥。老周總在全力留人才,幫周媛媛保江山呢。

    仔細觀察秦慕禹深邃的星眸,見里面沒有多少紅血絲,稍稍安心點,點頭同意。

    “好,那我去盯著下載進度,等下好了喊秦副總。”

    有秦副總指點,等于提前掌握事情可操作性大局。

    “嗯去吧。”

    得到秦副總批準,楊雨冉困意一掃困意,精神百倍地跑回二樓書房。

    下載進度條如同羞羞答答的小舞娘,跳到關鍵時刻總遮點人家真正想看的艷色。

    剩下最后5MB了,下載異常緩慢,掉到100KB左右。

    楊雨冉從4點半蹲守到5點10分,光下了1MB。照此種速度進行下去,下完過上班點了,她和秦慕禹要雙雙遲到了。

    項目好了尚有借口解釋遲到原因,若是很差,不值得為其用次請假機會啊。

    楊雨冉打開度娘搜索加快下載的辦法,映入眼簾的最多回復當屬:開通會員,而且要開通最貴的會員。

    別無選擇,痛定思痛的支持了218速度保護費。

    她往常都點那個看廣告領取十分鐘試用版呢,怪就怪這次文件太大了,試用機會不足以支撐它安全完成下載。

    錢到位,速度得到杠杠提升,兩分鐘完成最后4MB下載。

    楊雨冉看著又想問候軟件運營方,又郁悶自己死腦筋,早該交錢了事了。

    拉開門,飯香飄入,肚子應景的咕咕叫了兩聲。

    她小跑到樓梯前,扒在扶手上,俯身朝下喊:“秦副總,麻煩您上來看看立項吧。”

    “飯好了,先來吃,吃完我們一起去看。”

    秦慕禹將戴著隔熱手套,取出披薩。

    狐貍般的眸子望著金燦燦的圓形食物,上面放滿她愛吃的東西,菠蘿、火腿、魚肉、牛肉,肚子又咕咕叫了,替她做出回答。

    下樓洗洗手,進入餐廳,接過秦慕禹遞上的果汁,嘴甜賣乖。

    “謝謝秦副總,秦副總辛苦了,您坐下,我去取餐具。”

    付諸于行動,趕在秦慕禹扭身前,先一步跑到廚房,拿出筷子和勺子。

    得意朝秦慕禹晃手擺動下,折返自己位置坐下。

    把不同顏色的餐具放到對應主人碗碟旁,比個請的動作:“您慢用。”

    “調皮。”秦慕禹抬手輕輕彈下她腦門。

    她嘿嘿笑聲,顧不上揉額頭作秀,喝口果汁拿起秦慕禹幫她分割好的披薩,大快朵頤。

    20分鐘將美食清掃一空,兩人齊心協力收拾好餐桌,一同來到二樓書房。

    楊雨冉從臥室搬出個椅子,放在自己電競椅旁邊,熱情邀請:“坐這里。”

    秦慕禹無聲打量眼并排而放的兩個椅子,一個粉色的電競椅,一個粉色的蝴蝶結椅子。少女心滿滿的書房,讓他這個185的大男人格外醒目。

    按照楊雨冉指引坐入粉絲蝴蝶結椅子中,抬眸望向屏幕,星眸隨操作解壓文件的光標移動。

    等解壓完成,楊雨冉點開文件夾,看到其中有五個視頻片段以及兩個文檔。

    “我兩次嘗試下載全耗時嚴重,奇了怪了,陶峰怎么實現立刻發給我的啊?”

    她嘴里暗自嘀咕,手上點開名為《第一集》的視頻播放。

    “他先傳給自己小號或同事,等你通過好友了,直接轉發文件。文件早上傳至服務器,自然發得很快。”

    清潤聲音答出她所困惑。

    楊雨冉似懂非懂地應道:“原來如此。”

    預告片從一個人獨站懸崖邊的鏡頭切入,采用遠景拍攝。獨占之人單手握劍,白色狐皮襖讓風吹得獵獵作響,完美呈現出大俠孑然于世的孤寂感。

    “氛圍感很棒嘛,怎么沒有聲音啊。”

    楊雨冉贊賞著,手伸向Sony音響,擰到最大照舊沒聽到聲音。

    倏地,一聲笛聲宛若刺破云霄。

    楊雨冉趕忙將聲音擰回正常音量,與此同時秦慕禹暫停視頻播放。

    “注意這里,他們處理得非常棒。”

    修長的手指握住鼠標,將進度條往回拉了半分鐘,退到楊雨冉分神的畫面上。

    待她揉好耳朵了,視頻重新開始播放。

    楊雨冉全神貫注的盯著畫面變化,男人孤傲獨站的鏡頭進行了23秒,拍攝慢慢移向他身后的竹林。

    竹子晃動,掀起層層綠波,這段畫面沒有聲音。

    三片竹葉落下,笛聲響起曲調,一群隱藏在林間的黑衣人沖出,包圍住大俠。鏡頭快速推向獨站男人腰間的玉佩,笛聲隨之變得激烈。

    “林將軍,你不該偷走代表皇室血統的雙龍玉佩,交出他饒你一條狗命。”

    黑衣人首腦冷聲說出威脅。

    男人緩緩轉身,漠然望著眼前堵截后路的追兵們,他取下腰間玉佩朝后方懸崖拋出。

    黑衣人首腦臉色大變,朝副將揮下手。副將帶人沖向前方,極力去抓玉佩。

    而他們卻未能成功靠近懸崖邊,紛紛發出一聲痛呼,死在男人劍下。

    男人沖向前方,劍從出鞘起,便未落下過。他化身為地獄中的閻羅,一揮一刺間將劍道精髓展現至極致,取人性命于無形中。

    斬殺完黑衣人所有黨羽,男人抬起在血流成注的右手,執劍指向黑衣人首腦,沉聲說:“今天我不殺,留你狗命十五年。你個狗腿子背信棄義,為了茍活出賣右相蓋莊。如此惜命的你,該當知道回去怎么給狗皇帝匯報了吧。”

    黑衣人首腦眼中不見一絲恐懼,拱起雙手朝天拜了拜,恭敬說道:“林將軍,您輔佐圣上十余年,早該圣上對左相起了殺心。我只是遵從圣心而已,我們這些下人命早賣給圣上了,是你沒看清局勢罷了。”

    “呵,好啊,那我便幫圣上來試試你的忠心。”

    劍再朝前逼出一分,血珠從劍刃滾落。

    黑衣人首腦眼睛微微睜大些,聲音卻隱隱透出無法遮擋的發顫:“林將軍,今日你若殺了我,明日五臺山下農戶中嗷嗷啼哭的小奶娃只怕性命不保。”

    “不是不怕死嗎?”男人譏笑問。

    “哈哈哈,我怕與不怕對你對圣上全無關重要。倘若我一條賤命換了九皇子的尊貴之命,倒也是值得哦。今日放跑你了,我回去難逃一死,不如死在這里落個忠心為主的名兒。”

    黑衣人仰天大笑,在笑得過程中,脖頸被劍鋒刮出兩道新的傷痕,真如早將生死置之度外那般。

    男人猛地調轉劍鋒斬下自己右臂,轉身走到玉佩所落的懸崖,縱身一躍跳了下去。

    畫面一轉,來到十年后。

    不足小桃樹高的少年郎與俏麗小姑娘同在煉劍,小姑娘動作總是放慢幾分,在等少年郎跟上她的節奏。

    “棋子哥,你好笨哦。再做錯動作,我就把你偷看兵法書的事情告訴師父,讓他老人家罰你。”

    “千萬別啊,我用心學就是了。”

    少年著急模仿,動作更顯拙劣,看得小姑娘咯咯笑個不停。

    “哈哈哈,你根本沒有學武的天份啊。師父定是老糊涂了,他居然說你擁有最厲害的天麒之姿。要我看啊,你的過目不忘更厲害呢,該讓你多看看八股文考個功名,這般我和師父全能跟著你享福了。”

    “繡娘,莫要胡說,進屋領罰。”

    蒼老的怒喝從竹屋中傳出。

    p;  繡娘朝少年吐吐舌頭,手擋在嘴邊,小聲說:“哎呀,師父耳朵一會變聾了,一會又靈的很。”

    妙齡少女留下句俏皮的戲謔,如蝴蝶般身子輕盈地用輕功從窗戶飛入竹屋。

    啪啪,戒尺落下,不見少女痛呼,卻染紅了少年郎的眼睛。

    深夜,少年郎端著涼粥偷偷溜進伙房。

    用手搖醒滿身傷痕的繡娘,疼惜說道:“你整天滴水未進,喝點吧。”

    繡娘豎起耳朵靜聽幾秒,似在確定什么。

    少年把碗往前遞遞,安撫:“我先前蹲在師父屋子門口守了一炷香的時間,等他老人家睡著了,我才過來,你放心喝吧。”

    “好的,謝謝棋子哥。”

    繡娘抬起腫大的手開心捧過碗,剛送到嘴邊,兩顆石子穿過紙窗戶砸破了瓷碗。

    繡娘和少男如喪考妣,身子不由自主發抖。

    “阿琪,回屋睡覺去。”

    蒼老的命令不容置疑。

    少年郎給繡娘比個‘對不起’的手勢,乖乖服從,離開火房。

    躺在床上的少年一閉上眼睛,腦海中便會浮現出繡娘開心的笑靨,以及兩人朝夕相伴的日子。

    而始終陪伴他、保護他的女孩子卻在獨自受罪,他再無法繼續懦弱了。

    起身沖到火房拉起繡娘,帶著不住掙扎的人兒來到師父房間。

    點燃了燭火,跪在床邊,苦苦幫繡娘哀求:“師父,您不讓我讀兵法書,我不讀便是。今日我就把兵法書全燒了,只求您以后別再因為我而責罰繡娘了。”

    老人枯槁如柴,如同烙鐵般平整躺在床上,一動不動,若非他的白發每年都在增長,真如死了一般。

    “我說過,弱者無權決定自己命運。你連自己命運都沒法掌控,還來幫別人說情,太不自量力了。”

    蒼老的聲音每落下一句話,少年握住女孩的手會不受控的微微抽動下,源自于本能恐懼。

    縱使如此,少年從未松開過兩人牽連的羈絆。

    “您還說過,等我打敗您那日,我便可帶繡娘離開這谷底,不知是否還作數?”

    少年用出所有勇氣,怯懦地問著。

    “作數。”

    兩字回答變成鞭策少年的動力,他日日夜夜苦修不止。

    時光飛逝,五年后,少年長得甚是俊俏,繡娘出落得水靈可人。

    少年幾招將繡娘擊敗,挽了個劍花華麗收劍入鞘。

    繡娘握住少年伸來的手,從地上站起身,滿眼崇拜地凝望著少年,夸道:“棋子哥,你好厲害哦。真如師父說得那般,是天麒之姿呢,繡娘已經打不過你了。”

    “我教過你了,只要把招式書倒背如流。每次施展前先勾畫出必勝的連招,就可成功擊敵。”

    少年答得輕松無比。

    繡娘咬咬唇瓣,犯難地說:“我試過了,我做不到,我只有苦練每招每式,讓身體產生記憶,對敵時方可見招拆招。”

    “沒關系,以后我來保護你。”

    少年幫繡娘整理好摔倒弄亂的發絲,承諾道:“等明天,我贏了老不死,我帶你出谷。聽說外面的世界特別繁華,等出去我用一身本事賺了銀子給你買漂亮頭釵戴。”

    “好啊,我先去給你和師父做飯吃。”

    繡娘拍拍裙子上的土,轉身卻聽到少年滿載憤怒的質問:“別喊他師父了,從小他那般偏心折磨你,你不恨他嗎?”

    繡娘頓住步子,搖搖頭,堅定回答:“我不恨他,我本是孤兒,多虧師父把我從狼口救出。我這條命是他給的,我愿意遵從他的所有安排。”

    蒼老的聲音每落下一句話,少年握住女孩的手會不受控的微微抽動下,源自于本能恐懼。

    縱使如此,少年從未松開過兩人牽連的羈絆。

    “您還說過,等我打敗您那日,我便可帶繡娘離開這谷底,不知是否還作數?”

    少年用出所有勇氣,怯懦地問著。

    “作數。”

    兩字回答變成鞭策少年的動力,他日日夜夜苦修不止。

    時光飛逝,五年后,少年長得甚是俊俏,繡娘出落得水靈可人。

    少年幾招將繡娘擊敗,挽了個劍花華麗收劍入鞘。

    繡娘握住少年伸來的手,從地上站起身,滿眼崇拜地凝望著少年,夸道:“棋子哥,你好厲害哦。真如師父說得那般,是天麒之姿呢,繡娘已經打不過你了。”

    “我教過你了,只要把招式書倒背如流。每次施展前先勾畫出必勝的連招,就可成功擊敵。”

    少年答得輕松無比。

    繡娘咬咬唇瓣,犯難地說:“我試過了,我做不到,我只有苦練每招每式,讓身體產生記憶,對敵時方可見招拆招。”

    “沒關系,以后我來保護你。”

    少年幫繡娘整理好摔倒弄亂的發絲,承諾道:“等明天,我贏了老不死,我帶你出谷。聽說外面的世界特別繁華,等出去我用一身本事賺了銀子給你買漂亮頭釵戴。”166小說

    “好啊,我先去給你和師父做飯吃。”

    繡娘拍拍裙子上的土,轉身卻聽到少年滿載憤怒的質問:“別喊他師父了,從小他那般偏心折磨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彤靈塵的霸道獨寵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