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楊雨冉秦慕禹 > 97、層層雇傭
    (兩小時后,改錯字)

    直播節奏與楊雨冉預期的有所區別,她當范思睿會和酒吧打碟師一樣,穩穩握住掀起的熱度,來段更刺激粉絲高潮的煽情表現。

    范思睿反其道而行之,公布了會抽取1000位當地粉絲送出他手中同款花束,附帶簽名照。

    外地小睿智們各種羨慕在杭市的伙伴們,有人跪求轉讓名額,愿意等待運輸的日程,哪怕收到殘敗的花束也行。

    更甚者,開出天價,只求簽名照。

    范思睿往布置好的歐式沙發上一坐,翹起來二郎腿,提前透露。

    “別急哦,今天我準備了N多禮物。簽名照而已,小意思啦,5點之前,所有在直播間的小睿智們,只要發言超過6條被記錄者,見者有份。”

    小睿智聞言再次沸騰了,在公屏上瘋狂刷臉熟:【FF,看我看我,十年老粉了,由于經濟有限,總搶不到高價簽名照,跪求FF親自送張。】

    【我我我,FF每次發布的照片,我全有收藏,只差這次的將軍裝扮照了。】

    將軍裝扮照是Ys品牌方的要求,算為8月初的新品廣告埋下伏筆,提前預熱。但又不能直接透露廣告片的造型,需重新拍組照片。

    小小要求,楊雨冉第一時間應允了,讓范思睿在前天周四抽出來兩小時,約上攝影師完成拍攝。

    有人在公屏提起將軍照,很多光激動的女孩子才注意到照片內容,愈發亢奮起來了,爭先恐后為自己搶奪名額。

    【小爺,我可以不要免費送的照片,能得就行,你掛個小黃車吧。】

    【對對對,非酋本非,我也自知自己沒有超凡的歐氣,還是保險點,掏錢買吧。】

    【瞧你們這沒出息的樣子,小爺說了,見者有份,我相信小爺的公信力。】

    【集美,你傻啊,我也相信我男神的一諾千金。可有些工作室真的很卑鄙啊,他們用軟件刷上萬個號進入,統戰公屏。我發了N多條了,全被滾屏刷沒了。無恥的工作室,生兒子沒PY。】

    【對哦,滾屏太快了,我自己都無法截圖,我擔心助理小姐姐更截不到我哦。】

    【FF,求求你了,看眼我們這些卑微的真粉絲吧。別讓工作室鉆了空子,掛小黃車吧,我寧愿出點錢買。】

    【是呢,掛小黃車也別一塊錢,我怕讓工作室搶完了,再天價賣我們。稍稍掛貴點,姐姐支持張照片還是支持得起呢。】

    【我附議,直接掛吧,我們拒絕中間商賺差價,抵制無良工作室。】

    帶起民心所向的話被無限復制,整齊出現于公屏,其中偶爾穿插幾句:【哥哥好帥、我愛哥哥、瘋狂給哥哥打call】

    不難看出滾車輪的話出自工作室之手,抓出證據了,粉絲小睿智們更加心齊,共同用手刷與高科技操作作戰。

    “楊姐,我們安排粉頭壓制粉絲們了,讓他們別跟著起哄,但沒作用,粉絲們反常的固執。要不我們給提字器輸入點信息,讓小爺開口阻止吧?”

    熊彩云看著失控場面,非常著急,幫忙想辦法。

    “別著急,你管不住范思睿,先讓他臨場發揮下。也別安排粉頭繼續壓制了,我聯系抖音官方試試,看能否把明顯代理IP的號清除出去。”

    楊雨冉摸出自己手機,進入APP。粉絲失控無非因為真心喜歡,長年累月買不到喜歡之人的照片、周邊等等東西,只能找黃牛高價收,必然情緒大了。

    將心比心,光壓制只會起反效果,傷了真正熱愛之心。

    “哦。”

    熊彩云沒心勁的答應,欲要反駁,以她跟隨范思睿兩年多的經驗,任憑范思睿胡來,只會把一點暴動引發出極其難處理的大事件。

    可見楊雨冉已然在操作聯系了,想著稍等片刻也好。楊雨冉碰了壁,自然會遵循她的建議。她畢竟只是個助理,楊雨冉正得公司盛寵,她多說了不好。

    慢慢輸入信息,主要為了拖延時間。

    她緩慢輸入的速度反面襯托出楊雨冉按字有多飛快,就在熊彩云剛給最大粉頭打完字時,聽到楊雨冉開心的輕呼。大風小說

    “嘿,成了。”

    熊彩云忘記兩人上下屬的身份差別,湊近楊雨冉身邊,納悶問:“什么成了?”

    她原本想直接看呢,好在理智回歸的足夠快,阻止眼睛亂來。為了能聽清楊雨冉說話,熊彩云摘掉了一邊收聽直播間的耳機。

    “抖音客服說,他們會立刻聯系技術部,幫忙清除代理IP的群號組。還說謝謝我的反饋,他們也希望還直播間一片凈土,以后再有此類事情可以隨時聯系他們處理。”

    楊雨冉欣喜回答。

    熊彩云錯愕不已,問出常識性的疑惑之處:“舉報需要提供證據吧?能截到圖嗎?”

    “是啊,在舉報前兩分鐘,我進直播間我截圖了穿插在粉絲刷屏中的滾車輪話。”

    楊雨冉隨口答道,動手給熊彩云示范:“操作很簡單呢,兩指快速按動截圖鍵。等截下來再輸入名字,搜索對應用戶,把他們無頭像、無作品、無點贊、或活躍度的主頁一同截下來,發給官方即可。”

    話說得輕松,可一系列考驗手速和腦子的操作看呆了熊彩云。

    她深深懷疑自己的視覺出現誤差,沒她想象中那么難。于是,去親自驗證,試了半分鐘,收獲打臉結果。

    她光截到粉絲滾屏的抗議,其中有張帶有哥哥好帥字眼,可惜對方名字顯露了半截,無從搜索。

    楊雨冉非常有耐心,見她不得法,手把手教她:“我算過了平均兩三秒能彈出兩三條,你要不手速極快,要不學會卡秒。手機有延遲,你需要提前一秒按動。”

    “哦哦,我試試。”

    熊彩云按照辦法,提前按動截屏鍵,果然照下工作室號名字了,她開心歡呼:“有了有了。”

    “嗯,蠻好,小熊很聰明啊,反應好快哦。”

    楊雨冉夸獎緊隨其后跟上。

    熊彩云讓夸得有點羞澀,抬手摸把微微發熱的臉頰,輕聲說:“沒有啦,是楊姐教得好。”

    “手按多了會酸,有個辦法更簡單。我讓小李錄屏了直播,等結束了你可以讓技術部提用戶名,按照時間刪選下即可。”

    身為苦命的打工人,熊彩云早鍛煉出一種覺悟,談公事時,每句話往往都暗藏著陷阱。沒有白給的好處,亦沒有白教的知識。

    她旁敲側擊地問:“楊姐,你已經舉報成功了,我看工作室的號冒頭變少了,咱們沒必要再提取記錄用戶名吧?”

    說罷,察覺到自己想偷懶的意圖有點過于明顯,當即補充說明立場:“當然了,我會把方法練熟,下次直播由我來舉報。苦活我干,楊姐光盯著大局即可。”

    “嗯,你確實是需要熟練掌握技巧呢。這次無需繼續舉報了,不過你家小爺在十分鐘前給你找了個活兒。”

    楊雨冉沖她重重點下頭。

    十分鐘前剛好她摘掉一邊耳機,投入試驗,錯過安排了。

    范小爺磨人樣子浮現于熊彩云發懵的腦海中,緊接著不妙之感占據思緒。

    下意識解鎖手機,去看粉絲群。

    果不其然,管理群里粉頭們全在艾特她,從訴求看出她家范小爺真給她找了個好活。

    讓她記錄五點前符合規則的粉絲,全給發放簽名照。

    嗚嗚嗚,她一頭撞死得了。這哪里統計的清楚啊,就算用楊雨冉教她的辦法,充其量節約第一步時間。兩小時呢,少則幾十萬粉絲合規,多則上百萬。

   &   往常每月抽幸運粉絲,最多幾十個地址,弄弄夠繁瑣了。一下增加到上百個,她之后的兩三個月,不用干其他活了,光記錄地址發貨得了。

    哭喪著臉,扭頭看向楊雨冉求救:“姐,您可不能不管小妹啊。”

    “不說了嘛,沒必要用尊稱喊您,喊你即可。”楊雨冉扳正稱呼。

    熊彩云連‘嗯’兩聲:“我知道,您上次告訴我們了。但您賠得起這尊稱,您務必在這事幫幫小妹啊。”

    “其實辦法很簡單,你冷靜下來,自己也能想到。你聽過層層雇傭的動物版故事嗎?”

    楊雨冉耐心提醒。

    熊彩云思索了一下,找出記憶中模糊的片段,回答:“好像記得,說得是大象接到一個筑巢工程,它抽走20%的利潤,用80%的經費雇傭了猴子們,猴子們又抽走10%的利潤,找到鳥兒們。鳥兒們抽走5%的利潤,把消息散播了出去,最終螞蟻們通過競標,拿下工程。”

    “是這個理兒呢,你通過這個理兒自然能找到對應操作的法子。”

    楊雨冉循循善誘。

    “好的,楊姐,我知道了。你意思從公司申請一批好的回饋禮物,發放給各大群粉頭,再把名單給他們,讓他們安排手下校隊群里中獎的人,再由他們手下進行郵寄。”

    熊彩云幽幽說罷,得到楊雨冉點頭后,她悲然感嘆:“螞蟻們好可憐哦。”

    在螞蟻身上,她看到千千萬萬底層人民的縮影。

    楊雨冉捏下熊彩云肩頭,輕聲鼓勵:“角度不同收獲不同,總要學會在小事上給自己找樂子嘛。否則很容易變成沒有大象的關系圈,卻空有想要大象好處的妄想,只會多折磨自己而已。”

    “嗯,您說得對。”

    熊彩云附議,也對哦,大象之所以能得到最大的單頭利潤,因為有人脈而非妄想或運氣。

    安排好熊彩云,楊雨冉分散一半的注意力重新回歸直播間。

    有了胡紫光的指點,范思睿成功避免老團極端粉絲鬧事,將直播間氛圍拉滿,一派其樂融融。

    可不得其樂融融,狂送東西呢。

    可惜熱度光穩不升,定好了三個小時直播,過去兩小時,時間來到五點。在線觀看人數定格在160百萬上下,不見漲了。好在也沒白費功夫,新歌銷量沖破了3000萬。

    新團新歌,能在首周達到此種數額,算能給公司交差了,只不過沒有達到驚艷的程度。

    楊雨冉在提字器給范思睿輸入:禮物送的差不多了,咱們約好了五點結束福利活動。剩下一小時光陪粉絲聊聊她們在意的話題,宣傳下新歌吧。

    范思睿抬起細長眸子看眼指揮臺位置,朝她所在方向微微搖下頭。

    楊雨冉沒搞懂意思,盲猜范思睿可能給她表現什么,只是單純活動下脖子。

    “小熊,到你出場了。你進直播間內,給粉絲們宣布,福利時間結束。”

    疑惑一閃而過,照常部署。

    熊彩云摩拳擦掌,陰險笑著答應:“好嘞,壞蛋熊登場了。”

    跨出六親不認的步子,走向通往直播間的門。伸手一把推開門,滿臉彪悍之氣一掃而空,換了一副丫鬟的諂媚之色。

    朝攝像頭擺擺手,與小睿智們打招呼:“集美們,咱們的福利結束了哦,本來五點就結束的呢。但考慮到大家的熱情,以及范小爺寵粉,特別延長了十分。”

    熊彩云剛說完,直播間哭聲一片。

    【別啊,熊姐,求求了,我剛下班啊。無良死老板,周天讓我們加班,我好想K死他啊,讓我錯過FF直播。哭死了!】

    【對的啊,拜托了,延長到五點半吧。我也是同款加班人啊,剛剛下班。我有偷偷跑到廁所守了十分,破廁所信號老差了,我不知道自己支持的評論有沒發出去啊。】

    【你們加班能玩手機不錯了,我懷疑我老板早更,他定下要求,沒做完當日工作前看手機超過十分,一次扣50。】

    【哭唧唧,看來姐妹們和我一樣慘呢。熊姐啊,你最美麗善良了,你寬限點時間嘛。我在微博是56級小睿智了,幫FF打卡從來沒遺漏過一天,可以截圖。】

    【我也能截圖。】

    熊彩云望著懇求的滾屏,眼底閃過不忍,下秒照舊從助理角度說出拒絕之詞:“同為打工人,我很理解大家的心境,但只能幫大家爭取延時一次,大家不想我被扣工資吧。”

    多數女孩子的同理心很強,聽到這話,自發表態:【算了吧,我們不能因為自身原因連累熊姐啊。】

    【好吧,那等下次FF直播,我一定早早蹲守,就是好可惜哦。】

    【握手,我也一樣。大家別說這事了,多把握難得能和FF互動的機會。】

    熊彩云松口氣,雙手合十,給鏡頭做了個感謝拜拜。

    就在風波塵埃落地之時,突然從她身后傳來一聲痞氣十足的笑聲。

    “哈~那福利活動延遲到直播結束吧,我的粉絲我來寵。”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彤靈塵的霸道獨寵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