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楊雨冉秦慕禹 > 86、步步為營(下)
    縱使對方遲到,楊雨冉照舊要笑臉相迎,幫對方找借口。

    “這杭市的晚高峰太夸張了,羅總舟車勞頓辛苦了。”

    羅靜隨意擺下手,自然落座于主位上,他早已習慣被人捧到高處。接過包廂專享管家準備的溫熱消毒毛巾,擦擦手遞還,視線淡然望向前方。

    在圓桌中有樣擺設吸引到他注意,五朵純白的薔薇花。圓口型花瓶里插著不多不少五朵薔薇花,嬌艷盛開。他夫人在世時同樣喜歡在餐廳擺個漂亮玻璃花瓶,里面插著五朵薔薇花。

    淡淡的花香彌漫在餐廳內,總給忙碌的早晨增添一份恬靜的幸福感。

    兩年了,他夫人因車禍去世兩年了,再見相同的擺設,他的心依舊無法控制的微微抽痛。

    坐在他正對面的一男一女認識他夫人嗎?

    不應該啊,他夫人是正統的馬來人,生平從未踏足過他的母國。他常給夫人描繪自己母國的秀麗山河,并許諾得空便陪著夫人來游覽。

    可惜,他賢惠且知性的解語花終究沒等待他閑來有空的那天。

    “羅總,雖然這里主吃刺身日料,但我安排人做了份特別的菜。想必您聽說過我們廣西巴馬的長壽村,這盤紅燒肉選用了那邊小香豬。肉口感勁道,肥肉只有一小部分調味,請您嘗嘗。”

    楊雨冉微笑著婉拒管家幫忙服務,親自轉動轉盤,把紅燒肉轉向羅靜面前。

    羅靜望著糖色均勻的紅燒肉,再次出了神。

    公司東亞總部遷移到馬來,他跟過去定居的那些年時常想念家鄉紅燒肉。他的夫人不懂漢語,卻用翻譯軟件搜遍紅燒肉做法,研究出最類似于他家鄉口味的那種,每周親手給他一次。

    后來他應酬多,得了脂肪肝,他夫人就選好肉的肥瘦比例,只留一點點肥肉給他過過嘴癮。

    手拿起筷子夾向擺于精致碟中的紅燒肉,選了一小塊送入口中,咀嚼起來。

    口感亦如楊雨冉所說,肥肉不多也不膩,瘦肉咬勁十足。

    熟悉的味道不光沖擊他的味蕾,還用很柔和的方式掀開他封藏起來的美好回憶。

    深深望眼楊雨冉和范思睿,范思睿吊兒郎當的樣子首先闖入他眼中。

    羅靜見過幾次范思睿,全由范老帶著。只能說范思痞壞形象放在娛樂圈還行,放在商圈里早晚得罪摳細節之人,碰釘子于無形中。

    范家在國內地位只屬于中上流,雖足夠范思睿這輩子隨意揮霍,但人外有人、天外有天,沒人會一直慣著范思睿某些礙眼的臭毛病。

    眼底浮起輕蔑,微微側頭看向范思睿身邊之人。

    楊雨冉始終保持笑靨如花,尤其在她那頭銀紫色的長發襯托之下,她如同精美漂亮的芭比娃娃。

    鮮亮獨特的美感刺激著羅靜的眼球,但此種女人太招搖了,他還是更喜歡能給他內心帶來安靜祥和的女人

    將視線放回范思睿身上,隨口說出對面二人在意之處。

    “嘉德讓你引薦新人給我認識啊,嘉德這次選得水準蠻好,這女孩風格很符合宅男審美。宅男們通常悶騷且錢多,把她培養好了,有可能突破你們公司現有瓶頸。只是你們周董未免操之過急了,犯不著立刻往我這邊塞,等她有一定粉絲基礎再說吧。”

    羅靜的話等于提前給出綠色通道,意思只要人火起來,他可以向總公司申請機會。

    新人能得到紅血品牌的片區老總認可,算千載難逢了。

    不過,范思睿聽得滿頭霧水,驚詫望望身邊,只有他和楊雨冉在啊,羅靜在說誰啊?

    鬧鬼了?

    楊雨冉輕輕咳聲,見范思睿尚處在迷茫中,沒辦法唯有用感謝解答范思睿困惑。

    “謝謝羅總謬贊,我本來有點容貌焦慮癥,您給我了十足的勇氣。”

    范思睿緩緩反應過來,羅靜在說楊雨冉啊。

    “哈!”大笑聲破口而出,也不知道該夸羅靜眼光好,還是夸他眼瞎呢,居然把楊雨冉認成要出道的藝人。

    剛張嘴,桌子底下被楊雨冉七分高跟鞋狠狠跺腳,當即察覺失態了。拿出演員的基本修養,用表情管理大法憋回笑意。

    楊雨冉又給他甩來讓他‘多沉穩表現’的暗示,他眨眨眼表示‘明白’。

    自信伸手指下楊雨冉,介紹道:“羅總,這位女士是我經紀人,不是我們公司新簽的藝人。”

    羅靜快速斂起眼底閃過的一絲愕然,淡定拿起筷子夾塊切成花朵樣的金槍魚。送入口中品著豐腴清甜的肉,沉聲評價。

    “蠻好,會挑。”

    兩個詞既點評了魚肉,又點評了美人,還化解了尷尬。

    羅靜主動聊起的公事讓烏龍定位打斷,之后他沉住氣不再多提合作,在商場上有個大家心照不宣的規則。

    誰做東請客,誰姿態先低對方一等。

    他不提,總有嘉德著急的時候。

    然而,讓他萬萬沒想到,楊雨冉和范思睿比他淡然,似乎真的光為了請他吃頓飯,絕口未提他需要幫忙之處。

    一頓飯吃得不算融洽或愉快,只能說菜品尚算可口吧。

    他比范思睿二人大十歲左右,但在他眼里二人與小孩無異。

    三人沒有可聊的話題,楊雨冉偶爾挑起話頭,全讓范思睿自以為是的幽默接過去,他立馬沒了多說的興趣。

    “羅總,杭市是座美麗的城市,歡迎您日后多來玩。”

    站在包廂門口,楊雨冉巧笑嫣然地面朝羅靜,伸出手。

    羅靜與她微微握下,收回手客套說道:“好的,今晚謝謝款待。”

    “不用客氣,您慢走。”

    楊雨冉姿態得體地比出請,與范思睿送羅靜同秘書離開。

    他們站在大門口朝離開的男人點點頭,一同安靜眺望遠處。

    “范小爺,你這兩天可把我冷落慘了。”

    妖媚的聲音由遠至近飄來,楊雨冉與范思睿隨聲望去,看見有個身著緊身黑色皮裙的女人靠近。

    女人與范思睿一樣,全副武裝,戴著黑墨鏡、大檐帽子。從臉看不出來是誰,對方光用裙子彰顯出傲人的S型身材。

    范思睿明顯怔了怔,難以置信的問道:“木蘭一?”

    木蘭一抬手拍把范思睿緊繃的胸肌,扭著腰肢貼到范思睿身上,嬌嗔責怪:“死鬼,前天剛和人家甜蜜完,就把人家忘了啊。”

    縱使如范思睿這般的老海王,也讓生猛攻勢鎮住,呆呆答出三字:“沒有啊。”

    木蘭一隨行的三名保鏢跑過來,將無關人等擠出木蘭一周圍,他們沒搞興師動眾的人墻那套,用比較不顯眼的方式護在木蘭一身邊。

    ‘無關人等’楊雨冉與身邊男人被擠了出去,她識趣的往后退出去兩步,充當背景板,欣賞晚間勁爆直播。

    木蘭一別有深意的望眼車行道,嬌聲試探:“范小爺啊,我瞧見Ys的人離開了哦?”

    “你怎么在這里啊,你跟蹤我啊?”

    范思睿反方向制人,回頭給楊雨冉投以求救的目光。

    楊雨冉左顧顧右盼盼,抬頭望向燈火通明的夜景,愣是對遭難的同伴視而不見。

    木蘭一回頭斜眼范思睿關注的女人,暗自想,自己卸下防狗仔三件套保證比楊雨冉奪目。

    “哎呀,人家思念你嘛。范小爺啊,那女人是誰啊?她干嘛跟你一起出席晚餐啊?還染了一頭紫毛,你不覺得她好奇怪嗎,好像狐貍精哦?” 精哦?”

    醋意滿滿的三連問擺出,木蘭一往范思睿身上貼得更緊些,尤其用比楊雨冉大的地方多蹭蹭對方。

    男人嘛,無非那點原始愛好,她主動滿足。

    “她是我新的經紀人。”

    范思睿重重強調出經紀人三字。

    短短幾秒間,木蘭一上演了精彩的變臉大法,從駭然到郁悶再到崇拜。

    扭頭崇拜望著楊雨冉,激動感慨:“我前天聽小爺給我說了,公司給他安排了一位新的經紀人,能力超群。恕妹妹眼拙,不曾想是如此漂亮的姐姐啊。”

    “你好。”

    楊雨冉大度淺笑打招呼,兩字又透出淺淺的疏離。

    “姐姐好啊,孫哥你讓開點位置啊,讓經紀人姐姐進保護圈。夜深了,姐姐這么漂亮,萬一有些酒鬼沒眼色亂招吧她就不好了,我們要把她保護起來。”

    木蘭一熱情與楊雨冉揮揮手,安排自己的保鏢。

    楊雨冉忍俊不禁地往前靠近點,表示自己領情,主要是怕木蘭一沒完沒了的獻媚,她可消受不了。

    得到楊雨冉回應,木蘭一全當自己成功拿下對方了,繼續和范思睿膩歪:“范小爺啊,你要聯系Ys應該等等我這邊消息嘛,你不知道這品牌方可難纏了。負責他們東亞片區那個女總裁好龜毛哦,每次我見她都要故意扮丑,我公司為了打通她這條線可廢了不少心呢。”

    “蘭蘭啊,別這樣詆毀自己即將代言的品牌,當心禍從口出。”

    范思睿沒克制住海王本能,善意勸句。

    木蘭一誤以為范思睿和經紀人還在生氣她搭線不及時,趕緊表忠心,加大埋怨力道。

    “哎呀,我在你懷里和你說點悄悄話,你又不會出賣我。真的啦,Ys高層特別難纏,要求賊多,遠沒有小爺年底合作的G家好,它個破紅血品牌真把自己當藍血端起來啦。小爺啊,你可要帶著人家上年底G家的廣告哦。”

    木蘭一說話有專門注意控制音量,進進出出的穿梭路人聽不到,范思睿能聽到、楊雨冉能聽到,楊雨冉身邊之人同樣能聽到。

    就這時,一輛Rolls-Royce庫里南停在他們面前,剛跑遠的男人從車里下來,折返楊雨冉身邊之人面前,恭敬彎下腰。

    “羅總,車開過來了。”

    羅靜沉沉‘嗯’聲,瞥眼在范思睿懷里賣弄風騷的嬌艷人兒,怪笑聲‘呵’,大步登上車子。

    木蘭一瞪著開遠的深黑色車子,忿忿不平罵道:“切,臭垃圾,開個破庫里南當自己是比爾蓋茨啊,可把他牛死了。”

    范思睿趁木蘭一撒氣的時間瞄眼楊雨冉,得到下步安排的點頭后,雙手抓住懷里女人胳膊,將水蛇般纏人的身子扶正,嚴肅訓斥。

    “蘭蘭,你不應該跟蹤我的,剛剛那男人是Ys東亞片的羅總。”

    木蘭一滿臉嬌笑瞬間消失,顫聲問:“他是那個神秘老總,東亞片區里權利僅次于元老彭輝的羅靜嗎?”

    “對啊。”范思睿萬分氣惱地低喝道:“你糊涂啊,居然跟蹤我,而且我剛才多次提醒你,注意言辭當心禍從口出,你愣是聽沒進去啊。”

    “我!”木蘭一又氣又惱。

    有種被利用之感,可一想到對方確實阻止她亂說了,而且也不是范思睿讓她跟過來的。真如范思睿所說,她腦子壞掉了,自己找著過來送人頭。

    “哎呀,你呀!亂用小心機,給自己惹禍上身不說,你讓羅總怎么看我啊?我能結交你這種朋友!”

    范思睿煩躁甩掉木蘭一抓在袖子上的手,帶著楊雨冉坐上保姆車,決然離去。

    待車門關好,行駛出去兩三公里,范思睿透過窗戶望向后方。確定已經把木蘭一和飯店甩出很遠了,他放肆大笑,笑得前仰后翻。

    “哈哈哈哈哈!木蘭一挺精明一女人,今天居然蠢成這樣,還得是我美女姐姐的計謀厲害,她這代言估計保不住咯。”

    楊雨冉陪著勾勾嘴角,哪里是她厲害啊,分明是秦慕禹運籌帷幄,精準算出木蘭一給公司安插了眼線,在暗地里偷偷觀察范思睿一舉一動。

    楊雨冉透露出信兒,木蘭一聞風而至,遠遠守在他們吃飯地,錯把去開車的司機和兩名秘書當成某位負責人了。

    “要記得你是被跟蹤的人,從通訊錄把木蘭一拉黑了,她換電話給你打也不許接,要體現出自己非常生氣。”

    楊雨冉多加叮嚀。

    范思睿對她服氣到五體投地,順從答應:“好的,我知道了,美女姐姐沒給下步安排之前,我會讓她一直呆在黑名單。”

    “嗯,乖了。”

    楊雨冉回到公寓十點剛過,解鎖電子門推開。

    淡雅的茉莉花茶香氣撲面而來,楊雨冉循香來到陽臺茶桌前。無需秦慕禹招呼,坐于他對面,端起茶壺給自己倒了杯花茶。

    小口抿著喝著,連喝四杯解完渴,朝秦慕禹露出燦笑:“謝謝我們秦副總的高招。”

    “分內之事,無需客氣。”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彤靈塵的霸道獨寵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