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楊雨冉秦慕禹 > 85、步步為營(上)
    范思睿語調無比著急,如同毛頭小子般。

    “怎么會啊,我還怕妹妹不喜我的浪子名頭呢。只要妹妹愿意在我身邊,我可正式公開彼此關系。”

    似生恐錯過木蘭一會抱憾終生般,趕忙告白。

    范思睿從出道以來,從未正式公開過戀愛關系。

    楊雨冉細想一下,記起自己聽周媛媛說過,不止出道,這小子看似花心,實則從未帶女孩子回家給范家二老見過。別說二老,連要好點的朋友都未曾正式認識過與他曖昧的女生們。

    從未有過的殊榮等于昭告天下,范思睿認真把對方當成未來結婚對象,要好好對待選中的女人。

    木蘭一在上流圈里花名盛行,她能隨便游走在各個喜歡養魚的男人之中,證明她有自己的信息網。早摸清了哪些人能發展,哪些人不適合發展。

    范思睿的信息必然在網中,否則木蘭一不會讓約了一次就赴宴。

    范思睿能說此種話,木蘭一自然也知道其分量有多重。

    電話對面陷入沉默當中,木蘭一在思考是否答應,楊雨冉的好奇心讓調到至高點。

    等得分外煎熬,她抬眸用眼神詢問秦慕禹的看法。

    秦慕禹拉開茶桌旁邊矮幾的抽屜,拿出本子和筆,快速寫下龍飛鳳舞的兩行字。

    【木蘭一不會答應,答應了代表她要為范思睿一人放棄其它資本,范思睿尚不具備讓她如此選擇的條件。換天禹首席執行官來說,她會毫不猶豫的答應。

    范思睿吃準她不可能答應,才說的公開關系。】

    楊雨冉半信半疑地微微歪下頭,幾秒后電話中傳來木蘭一溫柔的撒嬌:“范小爺啊,人家才不信呢,擁有諸多美女相伴可是男人的終極夢想,你能為我舍棄她們?”

    “當然了,只要你答應我,我立刻讓經紀人官宣。”

    估計范思睿拿出手機,一副動真格的樣子。木蘭一徹底被唬住,匆匆阻攔。

    “哎呀,你別著急啊。我們身為藝人,隨便星星點點的動態便能引起軒然大波,我們要多為粉絲考慮呢。”

    “我相信我的粉絲會支持我,如果她們不支持脫粉,我也尊重她們的選擇。但我難得遇到合眼緣之人,我不愿意放棄。”

    范思睿語氣萬分篤定,用詞更為巧妙,他說得是合眼緣,沒有說喜歡。畢竟五六年沒見的人了,在這之前他從未追求過木蘭一,說喜歡太假了。

    窸窸窣窣的抹擦聲音響起,從動靜判斷,木蘭一要搶范思睿手機,被他閃過去了。

    “范小爺呀!!!”

    木蘭一急得嬌聲發嗲:“人家事業在上升期呢,你要真的對我有好感,你就等我一段時間呀。起碼等我事業穩定了,我們再公開關系呀。萬一你在這期間發現沒有那么喜歡我了,起碼有后悔的余地嘛。”

    萬分體貼的話總能讓男人心軟,范思睿做出男人該有的憐香惜玉,同意道:“好的,對于美女我從來有耐心,我可以等你,但別讓我等太久。”

    “好嘛,人家就喜歡有紳士風度的男人呢。”

    木蘭一用甜膩的聲音蠱惑著新釣上的男人。

    之后的四十多分鐘,兩人飯沒吃多少,桃色互動進行了蠻多。估計范思睿顧慮楊雨冉在監聽電話,行為相對保守,光任由木蘭一纏著他,他如同柳下惠般坐懷不亂。

    楊雨冉苦苦等著,等到飯局結束,沒等來范思睿提及正事。

    “美女姐姐,我出來了。”

    范思睿聲音透出遮掩不住的疲憊。

    楊雨冉的惱意跟著消散些,先關心詢問:“累不累?”

    “還好吧,下午訓練我請個假啊,我父母讓我回家,說有急事找我。”

    舊的事情沒辦好,新的要求再來。

    楊雨冉火氣重新燃起,尚未發作,手被秦慕禹壓住。

    抬眸望見秦慕禹用唇語告訴她:先問問范思睿的打算,別著急挑理。

    隨著秦慕禹的提醒,楊雨冉記起前幾天,她心情糟糕,又遇到方凱鉆空子挑撥,大伙話趕話引發不愉快。

    對哦,她身為經紀人,必須要具備時刻穩定的情緒和大局觀強的分析能力。

    閉眼深呼吸下,調整好語氣,先批假:“好的,下午回去陪陪父母吧。”

    周末兩天屬于加訓,有特殊情況可以請假,公司明文規定。

    范思睿‘嗯’聲,自己主動說出沒提正事的原因:“那個,美女姐姐啊,我覺得立刻提讓木蘭一帶我進廣告有點假啊,我建議索性把灰姑娘計劃改改,放她身上得了。我裝成追她,送送包送送禮物,好處給多了,她總歸沒法明著拒絕我的小要求。”

    “好處給多了確實能讓女人上頭,增加她心里的感情分。”

    楊雨冉從女人角度贊同,此舉好比有兩個男人同時追她,一個非常有錢卻對她很摳門。一個條件中等卻把她寵成公主,對她有求必應。久而久之,除非很理智很清楚自己所需的女人會堅持原則、不為所動,普通女人基本慢慢傾向于接受第二個選擇。

    從木蘭一種種行為判斷,她屬于很理智那種女人,但這并不妨礙她給與范思睿一些小回應。

    范思睿假意追木蘭一花點錢,好過去買僵尸粉。

    “行,給你五天的時間。”楊雨冉按截止日期計算。

    需要留下一周觀察競爭對手動向,根據情況更改下歌曲背景小細節描述什么的,用最優方案去投稿。

    她以參選角度思考給出天數,范思睿則以泡妞經驗做出否決:“美女姐姐啊,五天不夠啊。”

    楊雨冉剛要放寬一兩天政策,手背讓秦慕禹輕拍下。

    她抬眸看見秦慕禹新的唇語:先掛電話。

    “那我考慮下吧,你忙自己吧,晚上再溝通。”

    敷衍句,掐線。將手機倒扣在茶桌上,望向秦慕禹,認真等他給與指導。

    “冉冉,我們得讓木蘭一反過來求范思睿,這樣才能給范思睿制造出最大化的熱度。”

    楊雨冉呆若木雞,怔忡了半晌,噗嗤笑出聲:“哈哈哈,你在說什么天方夜譚啊,完全沒有可能性啊。”

    “有。”秦慕禹萬分篤定,深深凝望著她,故作玄虛的問:“你愿意按我的策略賭一把嗎?”

    “愿意。”

    回答自然而然的沖出嘴邊,楊雨冉回答完才察覺到自己對秦慕禹有多信任。或許因為每次有困難,秦慕禹和周媛媛一樣靠譜,總用溫暖的實際行動在支持她,這點比李爍恩威并施讓人舒服多了。

    “嗯,明天安排范思睿給木蘭一送個hermes兩百萬以上的拼色包包,后天提出不公開關系也行,最少找個同框出鏡的機會,以此證明彼此關系有別于旁人。否則范思睿沒有安全感,不可能長久付出下去。”

    直白的方案再次讓楊雨冉大感震驚,咋舌問道:“這!未免有點操之過急吧?”

    秦慕禹淡然否定:“不會,正常感情講究個細水長流,我們清楚范思睿對外是什么人設,多情多金的少爺。他哪里有耐心一點點陪著付出,他只是見色起意而已。拖得時間太長,反倒顯得他居心不良了,我們要把他的人設立住了。”

    “對哦,你好聰明。”

    楊雨冉贊聲,腦子開竅了,往下推演:“挑出兩個拍攝計劃讓木蘭一挑,看似兩個實際只有一個能選,讓木蘭一必須按咱們設定的路線去走。”

    “可以,這只是前菜,勾著木蘭一不情不愿的選擇幫范思睿去找品牌方。她多數走個過場,不會真的促成事情 促成事情。在這期間,我們托人請Ys東亞地區的重量級負責人吃個飯,以此刺激木蘭一犯錯。”

    楊雨冉應聲‘好的’,晚上按照兩人規劃的方案給范思睿交代。

    范思睿心不在焉的同意:“行,我配合組織安排。”

    有個他話外的聲音突然冒出,用刺耳言語在責怪他:“你在和那個經紀人打電話吧!不珍惜媛媛,成天朝三暮四搞濫情那套,我都沒臉見你周叔了。你外面搞搞就算了,連本公司的經紀人和女星都不放過,你早晚把我這條老命氣死!”

    從渾厚的音色來聽,對方不是范思睿的爸爸、就是他的叔叔,此種情況越解釋越說不清。

    家家有本難念的經啊,楊雨冉選擇不給范思睿多添堵,道聲:“你先忙。”

    識趣掛斷電話,發條信息安定軍心:公事等明天去公司細聊。

    范思睿秒回:好的。

    整夜好夢,周一來到公司。開完晨會留下范思睿商討細節。范思睿對尹天照相當忠誠,從不弄出讓好兄弟誤會的局面。

    每次他留下,必然拉著尹天照同留。

    楊雨冉很放心尹天照的人品,并未多制止。

    把設想給范思睿說完,范思睿當場聯系柜姐訂包,額外買了近百萬的配貨拿到鱷魚皮白藍拼色包。他指揮著熊彩云親自取貨,親自送貨上門。

    考慮到事情需要步步緊盯,中午楊雨冉和范思睿坐在一起吃飯,等魚兒翻騰出水面。

    吃過午飯,楊雨冉趴在桌子上犯迷瞪。

    一覺睡醒不見魚兒有所反應,大概等到快兩點,魚兒信息來了:哇,好閃眼的包包哦,范小爺出手果然不同凡響。妹妹很喜歡呢,晚上我請你吃飯吧?

    吃飯哪里會單純的光吃飯啊,多數不得深入接觸接觸,把彼此距離從幾公里縮短成負的。

    楊雨冉饒有興趣地盯住范思睿,想看看他如何回答。

    范思睿臉色一點沒變,正氣十足的按字回復:好的。

    反差極大的答應讓楊雨冉嗤之以鼻,不禁暗嘲,天下烏鴉一般黑。

    可是,人家是為團隊出力,她再去指責多少有點雙標啊。

    要閨蜜感情,還是要團隊發展呢?她陷入天人交戰的糾結中。

    范思睿掃眼她別扭的神色,瞧出她鬧心緣由,體貼送出定心丸:“我不會和她滾床單,我還怕她玩得太開,我吃不消呢。我過去請她吃頓飯,多制造點浪漫,勾得她更情迷些。”

    楊雨冉替周媛媛捏把汗,欣慰同意:“好滴,你有分寸就行。”

    晚上,她如同操心晚歸女兒的老媽子,苦等范思睿給她匯報事情進展。過分操心影響到晚飯食欲,只吃了秦慕禹做得小半碗炸醬面。

    秦慕禹以為她來親戚對油膩的東西沒胃口,又額外做了份水果沙拉和鮮肉月餅。

    就這樣,她夜宵又吃得超額了。

    十一點多,范思睿發來大功告成的信息。

    楊雨冉等范思睿到家了,她方才安心入睡。

    周二,臨下班點,范思睿當著楊雨冉的面,給木蘭一撥通電話,說明要求。

    木蘭一表現出強烈的抗拒,可當聽到G家代言廣告配合機會時,木蘭一松口了。

    “小爺,你別著急,我托經紀人幫你去問問Ys那邊意見。你知道的啦,我不過是個小小的藝人,我說話人家不一定聽呢,我讓我這邊有點權威的人去溝通。”

    “行。”

    范思睿干脆答應。

    周三,秦慕禹委托章曜航給羅靜打了個招呼。

    羅靜得知不談代言的事,同意了周五于三嚥閣用餐。

    周三到周四,范思睿光吊著木蘭一,沒有答應對方繼續邀約的見面。

    周五中午,楊雨冉按照秦慕禹叮嚀,將范思睿去見羅靜的事情在公司小范圍傳播開。

    傍晚六點,范思睿與楊雨冉前往三嚥閣宴請羅靜。

    在車上,楊雨冉收到秦慕禹的信息:你們和羅靜接觸的過程,千萬別用過度的夸獎來拉近關系。其次可以偶爾說下范思睿比較欣賞木蘭一,勿多說。

    前一條提醒好理解,有些人很煩虛偽的拍馬屁,她比較費解第二條提醒。

    沒必要和秦慕禹不懂裝懂,趁著車子沒到,她按出疑惑信息:要通過木蘭一建立好感嗎?

    秦慕禹:木蘭一同樣半瓶水晃蕩,沒必要借她的勢,你們先按我說得辦吧,回頭我和你細致解釋。

    丈二和尚楊雨冉乖乖回個‘嗯’,低頭再次整理遍裙子,將褶子拉平。

    七點十分,兩人抵達三嚥閣內早訂好的包廂,未見羅靜和其助理。

    兩人出于身份沒法多問,只有干等,通知服務員晚點起菜。

    無聊的熬了一個多小時,等到姍姍來遲的羅靜。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彤靈塵的霸道獨寵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