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楊雨冉秦慕禹 > 83、好贅婿
    囂張跋扈的話回響在楊雨冉腦海中,她瞬間體會到很多女孩子愛看霸總小說的理由了。

    她承認有一瞬間,她花癡了。

    晨會,崽崽們拿出近些天想得新團名。

    每個人都有自己鐘意的選項,赫謙看好【天光之子】,理由很夢幻,可以附著于希望。

    “團隊得到老天庇護多好啊,保準一飛沖天。”

    “五個人,你這提議違反重力定律。”

    孔騰宇照舊愛和他唱反調,積極推銷自己喜歡的名字:“soldiers好,我們要和軍人一樣擁有屹立不倒的堅韌和百戰百勝的實力。

    望著男生女相的人兒高唱硬漢品質,楊雨冉不禁默默感慨,人當真是缺什么便會向往什么。

    孔騰宇只是針對赫謙的選擇給與否決,方凱比他毒舌多了,開口就往人身攻擊上輸出。

    “soldiers不光擁有軍人的意思,還有士卒的意思呢。你聽過一個成語吧,身先士卒,外國詞語你了解個一知半解沒關系,國內成語你總歸知道意思吧。通俗解釋,打仗了將軍要先沖在前面拋頭顱灑熱血,你這小身板還當士卒,拉倒吧。我建議啊,團隊名需擁有獨特的魅力,讓人聽之難忘。”

    踩著同伴捧高自己的話亮出,毫無意外遭遇冷場。

    方凱進團隊以來,別的本事成長速度一般,臉皮練厚不少。

    他等了半分鐘左右,自問自答說完想說之話:“英文名字、四字組合全太low了,要問什么類型名字最吸引人注意,當然是單字取名法了。我們男團叫龍吧,繁體字的龍,多拉風的名字啊。你們各個又要當天選之子,又要當戰神,不如挑個上古神族鐘愛的圣獸吧。”

    激昂表述結束,未能改變冷場。孔騰宇讓他挖苦完,本欲反擊他幾句,似從身邊人學到針對他的精髓,效仿之,垂眸欣賞自己腳尖踢地面。

    再看范思睿,帶頭哈欠連連,不尊重人極了。

    方凱很是惱火,連喊他來團隊的人都不積極捧場,他好像小丑哦。惡毒的種子在他心間生根發芽,等周末他要去看看范伯伯和他老婆,給他們匯報下男團近況。尤其多講講他們經紀人,還有總追在范思睿身后示好的同公司女星們。

    嗯,就這么愉快的決定了。范思睿不是號稱忙得沒時間回家盡孝嗎?他身為范思睿異父異母的干弟弟外加忠實粉絲,幫他去盡盡孝好了。

    “光有這三個候選名字嗎?”

    楊雨冉看向沒有表態的兩個男人。

    尹天照視線沒有離開過她,與她移來的目光碰在一起后,低沉說出與名字無關的話:“你昨晚又沒睡好吧,眼袋有點腫。”

    女人都很在意自身形象,尤其楊雨冉目前多數時間要靠形象優勢來控制局面。

    怪了,昨晚她睡得很早啊,莫非睡多了也會加重眼袋?

    心里一慌,手下意識摸向包去拿鏡子。指尖剛碰到拉鏈,眼尾余光掃到其余四個男生,他們全用很曖昧的目光注視著尹天照和她。

    腦子飛快清醒過來,當下情況威嚴遠比形象重要。

    收回手自然搭在腿面,端出名媛該有的優雅坐姿,嫣然勾起嘴角,柔聲提醒:“學長,我最欣賞你強大宏遠的事業心了,我們在聊公事哦。”

    尹天照雙眸驟然變得深不見底,喉結快速上下滑動,將話題轉回她所期待的事情:“嗯,我和思睿保持相同意見,按思睿看好的名字來吧。”

    “是什么呢?”

    楊雨冉視線不再多逗留,轉向范思睿。猶如一個游走在情場的老手,對感情收縮自如,只對能產生實際好處的人給與熱情。

    范思睿從兜里摸出張皺皺巴巴的紙,推到楊雨冉眼下桌面,介紹道:“我把看好的兩個名字和寓意寫下來了,你挑挑吧。”

    他習慣于時刻記錄音樂靈感,兜里總裝著紙筆,取名延續了寫歌習慣。

    楊雨冉應聲‘嗯’,用小指勾起耳邊碎發,往身后撩撩,以免它們垂下遮擋視線。

    嬌媚動作惹得在場五個男人有三個目光灼熱加重,方凱屬于受不了寂寞的性子,找著機會和身邊人建立溝通。

    雖然他歲數不大,但他也懂男人好色,一眼瞧出身邊人變化。

    不敢招惹尹天照,逗逗赫謙還是可以的。

    胳膊碰碰看傻的呆瓜,從自己喜歡的角度出發,小聲拉近彼此關系:“美吧,她這張臉放在古代會引起災禍呢,有個成語形容她剛好,紅顏禍水。我喜歡她的腿,細白嫩滑且修長,沒有一點多余的贅肉。”

    方凱說著,用吞咽口水表現自己和大伙屬于同道中人。

    赫謙慌忙收回目光,小聲呵斥方凱:“粗俗、惡心!”

    方凱讓兇了下,望著對方臉被烤熟一般紅透了。他愕然張大嘴巴,無語半晌。這個純情悶騷男太夸張了吧,只許自己YY不許別人看啊?

    怪毛病,好像他讀過一本書里面的變態侍衛,表面上兢兢業業守護著圣潔的神女,實際上比誰都渴望得到神女的人和心。

    “你才是,悶騷死變態。”

    不甘示弱的回罵句,兩人狠狠望著對方,用眼神交戰。

    “滾出去吵架。”

    剛打一回合,讓尹天照趕出404辦公室。

    孔騰宇猶豫片刻,選擇出去陪赫謙他們。兩個名字而已,以正常人速度早看完了,楊雨冉遲遲沒給答復,可能有事要和尹天照他們私聊。

    望著門沉沉關牢,楊雨冉手指點在《五劍客》的名字上,說:“它吧。”

    “妙啊。”

    范思睿拍著手高贊聲,欣喜同意:“我也喜歡它,我上周發布脫離老團隊的公告,有些人粉轉黑了,在微博瘋狂罵我。我發現女孩子好可愛哦,她們罵來罵去不過那些固定模板,最難聽的詞語無非問候幾句父母,或罵聲賤人。這年頭誰還沒點黑粉啊,我提前幫咱們團隊取好罵名。”

    尹天照斜眼沾沾自喜的好哥們,嘴角不受控抽搐下,問:“五賤客嗎?”

    范思睿摟過尹天照肩頭,大巴掌重重落在上面,笑得前仰后翻:“哈哈,對啊。這名字多好啊,男人聽女孩子喊喊此類無傷大雅的稱呼,等于打情罵俏,好過讓罵品行敗壞或更改種族的名詞啊,類似出生同音或茍雜碎同音。”

    “奇葩。”

    尹天照漠然給與點評,他無法認同范思睿的欣賞角度。早知道其為日后罵名做考慮,他就該提前pass掉名字入候選名單。

    “你想得挺全面啊,我是單純考慮到咱們首發歌曲古風元素,其次粗名好養活。”

    楊雨冉解析一出,范思睿笑容不復存在,臉拉得比尹天照長。

    “呵,玩笑話,”楊雨冉自圓其說地笑笑,朝范思睿拋去個委以重任的媚眼:“我給你找了份美差,周日陪木蘭一吃飯。”

    范思睿望著賞心悅目的女人,按她提及的人名往深里想想,很快想到她所求什么。

    “我拒絕。”范思睿收起嬉笑之色,正式宣布。

    木蘭一姐妹在圈里屬于恨嫁典型,或許當事人沒有著急嫁人,但木家掌舵人早把姐妹倆招贅婿的信息傳遍上流圈。

    木家與魔都蘇家情況相似,母系家庭。從民國初期發家開始家業只傳女兒,會在女兒 在女兒適婚的年齡幫她們挑選合適的如意郎君。生了孩子隨媽媽姓,不分男孩女孩。

    社會在進步,早過了靠男人頂起全世界的時代,女人話語權日漸增高。豪門鮮少有只生一個的情況,同血脈兄弟姐妹多了,并非每個人都想奪權,有些人非常樂意當此類吃白飯的乘龍快婿。

    旁人再樂意是旁人的事,范思睿連回家繼承家產都興趣乏乏,勢要自己闖出一片天,更別提讓他當小白臉了。

    等了一會,見楊雨冉既沒有強硬要求,又沒有改變主意,范思睿再次重申。

    “美女姐姐,你換個事讓我做吧,讓我幫你揍人討債都行,我真不想和木家女人有所牽扯。”

    楊雨冉解鎖手機,進入范思睿微博,讀出粉絲數量:“689萬,你這月中旬十二號答應過我,會在下月漲到一千萬粉絲。過去十四天了,你只漲了30萬粉絲,距離參選《丹心錄》插曲截止日期剩下不到12天。你能升到千萬嗎?”

    好兄弟遇到困難,尹天照當仁不讓的幫忙說話:“雨冉,其實思睿在十三號有聯系過合適女人。可經過四天深入接觸,對方欲望變得膨脹,思睿被迫停止原定計劃。”

    “這樣啊,那在限定時間能到千萬粉嗎?”楊雨冉追問結果。

    “保準能啊。”

    范思睿給尹天照投以感激一瞥,脫口回答。只是當楊雨冉凝望向他時,他無聲把頭轉向了尹天照。

    “告訴我下,你為什么沒有重新挑選人,繼續定好的計劃呢?”楊雨冉執著的刨根問底。

    “我,我會按照約定時間到千萬粉絲,你別問了,我有我的打算。”

    范思睿吞吞吐吐的跑題。

    “你的打算哦?”楊雨冉拉長音,慢條斯理拆穿男人心思。

    “你要買僵尸粉啊,星州會讓專業人士檢測粉絲活躍度。你近期沒有出現任何熱度話題,突然漲粉三百多萬,你當星州里面陸羽這些影帝是吃素的啊,你當隨陸羽打天下的導演、幕后、經紀人是擺設啊。第一道數據審核過不去,別妄想歌能入圍了。說清楚,為什么終止計劃。”

    范思睿再次回避問題,負氣撂下狠話:“無非要活躍粉絲,我出錢買。退一萬步說,萬一新歌沒有入圍,且發布成績慘淡,我也全權負責買熱度。我給出這樣的保證,可以嗎?”

    “哈~真是有錢任性哈。”

    楊雨冉讓氣笑了,她抓住范思睿臉上浮現出的輕松神色,不給情面反問:“你意思放棄大熱電視劇當墊腳石,新團隊新歌橫空出世,熱度全靠買。買,起碼也得有個由頭吧!在娛樂圈里有個句話直戳新人痛處,我希望你時刻牢記,德不配位、強捧必糊。”

    說著,她聯系到范思睿之前呆過的嘉德二團。她查過二團發展史,隱約記得成立首年熱度很旺,有超越一團的趨勢,第二年慢慢呈現下滑。

    楊雨冉大膽猜測,首年范思睿用鈔能力保駕護航了,二團的經紀人選擇樂享其成,并沒有阻止。

    次年范思睿厭煩了虛假數據,慢慢撤資,導致二團處在不上不下的位置。

    其實內娛氛圍很烏煙瘴氣,沒有資本運作的藝人火不起來,但萬事講究個度。卡準時機買買熱搜之類可以有,全靠作假純粹把粉絲和觀眾當白癡了,必然適得其反。

    推測出曾經二團的發展歷程,楊雨冉立馬趁熱打鐵,凜然勸道:“別忘記你來《五劍客》的初心,我相信你在新的團隊里,發揮出自己真正的才華和領導能力能取得屬于你的好成績。”

    范思睿轉回頭看向楊雨冉,一雙眸子燃起怦然心動的神采。

    “美女這張嘴好甜喲,一下說到人家心窩子里咯,會說你就多說點嘛,人家愛聽~”

    撒嬌進行到一半,駭然發現尹天照投來的注視很不善,忙改口聊正事:“好咯,無非讓我喊木蘭一吃吃飯。小事,我去得了,吃個飯又不會懷孕。反正需要話題性,借這茬搞些吧。”

    這茬話題性,經范思睿提起,楊雨冉大概摸清秦慕禹操作思路。隨之產生兩個新的疑點,光制造話題性不足以動搖Ys品牌方更改人選啊,再就是尹天照替范思睿解釋的話很前后矛盾。

    既已找到合適女人,為何又在四天后發現人家貪婪。不符合常規啊,范思睿是個老海王,經驗豐富,尤其計劃關系新歌興衰成敗,他不會啟動不靠譜之人,搞得半途廢除協議。

    只有一種可能性了……

    出于經紀人本職責任,以及想驗證猜測的求知欲,楊雨冉忙完手里活,溜到周媛媛辦公室套話。

    “這范思睿挺耽誤事啊,我們定好找個女孩子與他上演現實版灰姑娘,他半途不搞了,阿斗一樣扶不起啊。”

    周媛媛吸口她買來的奶茶,給杯子墩在桌子上,忿然說道:“這事你別怪他了,他找誰不好,找了咱們初中同學趙娜。是趙娜誒,綠茶鼻祖趙娜。”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彤靈塵的霸道獨寵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