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楊雨冉秦慕禹 > 76、你還有什么不滿?
    白燕如同多日沒吃飯那般虛弱,癱軟坐在地上,哭得泣不成聲。

    楊菲面露喜色,在她印象中再糟糕的局面只要有她媽媽出現,力挽狂瀾不在話下。

    她媽媽的心思非常縝密,哪怕用痛哭吸引到楊父所有注意力,依舊不忘借抬手抹眼淚之際觀察她和楊雨冉的神色。

    見她在傻樂,當即給她甩來凜冽一瞥。

    她立馬心領神會的換上焦慮之色,跑到媽媽身邊,嘗試攙扶媽媽兩次,攙到一半脫力,以失敗告終。

    裝出愧疚,偷偷接下媽媽后續指令的暗示眼神,換出自責之色,無力坐在媽媽身旁悄然抹淚。

    楊雨冉單手托頭欣賞了一會母女情深的戲碼,遺憾多數涼菜讓老管家撤走了。看如此精彩的表演,沒有一點麻辣小菜打牙祭多可惜啊。

    白燕母女做事不講究,買張相聲票里最少還包瓜子茶水管夠呢。

    相信今晚多數人和她情況相同,光吃了上半場,下半場屬于楊菲的個人獨秀。

    手指轉動轉盤,將所剩不多的海參小米粥轉到自己面前,用湯勺舀了半碗。左手端起碗,右手捏住瓢羹,一點點往自己嘴里送。

    她這邊吃得逍遙自在,白燕那邊哭得撕心裂肺。

    楊父讓跌宕起伏的作妖行為折騰整晚,貌似也比較疲憊,依舊努力保持好耐心詢問。

    “又怎么了?有事好好說啊,哭哭啼啼的有用嗎?”

    白燕從‘又’字察覺出楊父隱藏的情緒,適當把哭聲放低點,卷起兩邊袖子,露出滿胳膊的紅點。

    “老爺,我最近日日食欲不振,我當只是普通傷心引起的厭食。可從前天開始全身起滿紅疹,而且日日無法正常入睡,總夢到有人要下藥害我,那藥好像叫氟苯丙胺。”

    楊父面色轉為陰沉,抿平雙唇,眉心擰成川字。手握住白燕胳膊上下檢查遍,很刻意的用指腹抹抹顯眼紅點。

    “我安排家庭醫生過來,你回屋等著吧。”

    白燕讓冷漠對待下,淚珠滾落速度明顯加快,也真情實感多了。

    難得弄出證據,白燕自是不愿功虧一簣。

    趴在楊父腿邊,悲然訴苦:“老爺,有歹人要害我和菲菲啊。我們讓出優越的生活條件,啥事不爭不搶了,依舊會被惡毒針對。是不是只有居心叵測的人把我害死了,才能換來菲菲正常生活啊?”

    “媽,你別亂說話啊,這世上你最疼我了。如果你不在了,我會被人欺負死呢。”

    楊菲抱住母親胳膊,朝著楊父嘶聲喊道:“爸,你快哄哄媽媽啊,她最近好沒有安全感呢,又在亂想了,她最聽你的話了。”

    楊父沒有回應楊菲,決絕抽出腳,扭身面朝餐桌,漠然回答:“生病及時看病,總想些有的沒的會加重精神壓力。回去吧,有些話該說了多說點,不該說了最好爛在肚子里,口無遮攔總會招來禍端。”

    毫無溫度的話止住了白燕哭泣,她抬起哭花的臉,癡癡仰望著絕情的男人。似乎無法相信,曾經說過山盟海誓的嘴能吐出如此傷人之話。

    楊父只用余光俯視向白燕,兩人對望中變幻了幾次神色,最終白燕先行收回有些怯懦的目光。她大概整理下蓬頭垢面的自己,帶上女兒狼狽離場。蕭瑟背景如同歸于塵的落葉,不再渴望秋風給與她短暫的歡愉。

    楊雨冉看戲看得一頭霧水,不知為何楊父聽完白燕哭訴病癥后,態度反常的大變。

    正常劇情不是應該白燕甩鍋給楊雨冉,說她故意擺放陰牌害人嗎?

    好古怪啊,莫非楊父良心發現,早早找出真相,選擇相信她和楊母?

    念頭一出她跟著打了個寒顫,她寧可相信太空中存在外星人,也不愿相信楊父會變好。主要她輸不起,她不能和楊母那般念舊情。

    將最后一口粥喝完,把碗放回桌上,解鎖楊母手機看眼時間。馬上深夜十一點,困意隨之泛起。

    打打哈欠,準備最多再待個十多分鐘,聽完楊父留給她的‘教誨’就回屋睡覺。

    鎖屏之前看到日歷上的紅點數字,57。

    她手機總會收到垃圾信息,騙子為了廣告傳播煞費苦心,不光用iMessage發,還通過家庭、日歷發送。

    點入楊母手機的日歷App,打算幫媽媽清空了。

    細看發現條條日期紅點并不是垃圾廣告,盛滿愛意的備注分分鐘擊潰她用銅墻鐵壁包裹的內心,每個紅點代表一個特殊日期備注。

    有她每月會提前三天的姨媽期,有她入職首天的起床點、最佳吃飯點、上班點,甚至還有周媛媛的生日、喜好、忌口食品等等……

    “雨冉啊,咱們這個家里數來數去不過五個人,你說有必要斗來斗去嗎?”

    楊父接過老管家新沏的茶,吹吹根根分明的青綠色茶葉喝口。

    見她光低頭看手機,當她在耍性子懶得回答。

    把杯子往后一遞,生硬命令:“濃了,重沏。”

    “是,老爺。”

    老管家接過杯子,躬身走到隔間的茶具前,按照工序再行操作。

    “我沒有兒子,你是我的長女,你想要的家產、寵愛、地位皆是小事,而爸爸我無非圖個女兒孝順、活得有面。有句老話說得好啊,家和萬事興,你也放下白燕和菲菲的敵意吧。”

    果然啊,狗改不了吃屎、人改不了本性。

    楊父沒有了解過真相,他壓根沒興趣去了解,他要的是家里人對他絕對的服從,要的是公司里絕對的權利。

    “您認為是,”

    楊雨冉絲毫沒有為楊父支開白燕母女,私下和她溝通這點而感動,反倒讓楊母手機日歷備忘弄得破大防。小心收好溫暖的愛意,不愿意利用得天獨厚的沙啞聲音,咳咳兩聲清下嗓子,調回正常音色后不卑不亢的問。

    “您認為我弄來陰牌藏在她們房間里,用來折磨她們,對嗎?”

    尖銳的提問角度刺破楊父本就不多的耐心,煩躁嘖聲,擰眉呵斥。

    “夠了啊,我都沒有計較,你還沒完沒了了啊。任何事情要懂知足常樂,爸爸為了你和你媽媽能開心,讓白燕她們搬到副樓。怕你在別家公司受委屈,僅用兩周騰出個高職給你。你和你媽媽不喜歡哪個傭人,我第二天準讓她消失在你們眼前。近期你和菲菲再起沖突,我全向著你。連你媽媽好朋友都在夸我,說我對你媽媽用情頗深。”

    楊雨冉失笑搖搖頭,實在沒法恭維楊父刻意營造出的好男人形象,送上嘲諷:“我還當阿姨們夸您浪子回頭呢。”

    面對楊雨冉沒有一點尊重的態度,楊父火冒三丈,怒聲反問:“搞清楚我是你老子,怎么和你老子說話呢?”

    “行,您厲害,我可以去睡了嗎?”

    楊雨冉眼皮往下一耷拉,擺出沒興致多聊的樣子,繼續翻楊母手機。

    楊父兩指捏住酒杯,強行壓住砸過去的沖動,端起老管家第三次重新泡好的茶,囫圇般連茶葉一起灌入兩大口。

    燙得舌頭瞬間起泡,抬手將俞國良大師親制紫砂茶杯摔到地上,再罵管家:“告訴你很多次了,初夏不能喝紅茶。”

    滾燙的水澆在管家鞋上、腿上,管家卻沒有往旁邊閃躲分毫,光供認不諱的賠禮:“抱歉老爺,是老奴上年紀記性力變差了,不會再犯了。”

    “滾下去。”

    楊父厭惡的揮揮手,管家一瘸一拐地退場。

      “楊菲喜歡砸東西、欺負弱者的習慣向您所學吧。”

    犀利點評臊得楊父面色一紅,吹胡子瞪眼楊雨冉,聊回未完成的話題。Μ.

    “有些話挑破就難聽了,誰能保證自己一輩子不犯錯啊。浪子回頭金不換,我對你媽媽如何,她自有衡量,輪不到你來管她的事。就說你個人,我幾乎對你百依百順了,你真該學學楊菲的聰明,懂哄我開心,試問你還有什么不滿足啊?”

    楊父自顧自說完想表達之話,見楊雨冉手指停止滑動手機。

    無法看清她神態判斷不出她心境,但小孩子嘛,恩威并施總歸有用。

    等了片刻不見楊雨冉說話,楊父主動讓步,嘆氣說道:“爸爸從小對你疏于管教,把你慣壞了,所以你現在這樣對我,是我的報應我干受著。我不求你和楊菲那般會來事,只盼你少破壞點家里人關系。”

    “你把我慣壞了?”

    楊雨冉沒有用您,倏然抬眸,冷聲一句一頓的回答遺漏問題:“我不滿意的地方多了,不滿意你有眼無珠。不滿意這家根本不像個家,早變成了你操控提線木偶的舞臺。不滿意你明明滿心虛偽算計,還要別人冠冕堂皇的奉承你。不滿意你金玉其外、敗絮其中,不滿意你,”

    啪!

    一記耳光抽在激動陳述的女人臉上。

    楊雨冉捂住火辣辣的臉,下秒又一記耳光抽在她另一側臉頰。

    楊父在聲聲職責中來到她面前,陰沉著臉揮出巴掌,下秒怒不可遏的罵出忍了整晚的話。

    “我就不該心軟留下你這個孽種。”

    深夜,楊雨冉躺在床上,她睜著一雙眼睛分外清醒,她將晚宴里的記憶反復重現在腦海里。

    并非她有自虐傾向,只是楊父再次加深了她要幫楊母脫離魔鬼,并保護好自己和楊母的決心。

    所以有些細節,她覺得值得深入推敲。

    比如白燕沖來要反咬她一口時,她分明在楊父眼中看到了楊父對白燕的憐愛。

    沒多久楊父突然翻臉不認人,她無法相信這份轉變與自己有關。若與她無關,那注定是白燕某句話惹到楊父不可觸碰的逆鱗了,是哪句話呢?

    晚上記憶太雜太亂了,楊雨冉用筆把印象的話全記錄下來,逐一排查,沒找到任何有用的信息。

    苦思冥想到凌晨四點,記憶受困意影響,能想起的對話數量不減反增,她只得暫時放棄排查。疊好寫滿字的紙,打算只要有空閑時間就想想,想出來什么記錄下什么,總能抓住真正的狐貍尾巴。

    白天迷迷瞪瞪的來到公司,給崽崽們開完晨會,調出嘉德統計Ys資料的文檔,認真查閱起來。

    幫范思睿爭取國內小分塊代言人,無需了解國際老總情況,只要找到東亞片區負責人,拿下對方認可足以促成事情。

    鼠標選中對應目錄進入東亞版塊核心介紹,三男一女的資料映入眼簾。

    三名男人中有兩名剛剛30歲出頭、一名52歲,女高管同樣剛31歲。30多能做到國際藍血品牌片區核心位置,可以算年輕有為了。

    再看國籍,只有52歲的男人是馬來人,其余全和楊雨冉相同國籍。

    周媛媛很細心,把公司有往來的男人標紅了。對方名叫羅靜,長著國字臉,五官透出不怒自威之色。

    用周媛媛的話說,此人不是很有原則就是胃口很大,嘉德年年送過去的禮多數讓退回。周父努力許久,勉強自跌輩分能和對方以朋友相稱。

    相稱兩字沒有謙虛,對方基本不幫周父開后門操作什么,貌似只在前年中秋接了周父送的兩盒金月餅。

    接完以后很有效率,年底兌現實際資源。當時Ys的代言人是知名影后段靜媛,厲北得到廣告片男主資格。

    別看只是小小的廣告片男主角,厲北因此咖位提升到二線。畢竟跟影后合作,這是多少人求而不得的機會。

    早上把Ys核心們已知資料摸透,中午提上周媛媛愛吃的小龍蝦來到對方辦公室中,打探小道消息。

    閨蜜倆美美飽餐完,楊雨冉切入主題,問:“是不是周叔之前送的字畫類禮物太文藝了,人家欣賞不來?”

    楊雨冉說得比較含蓄,她本來要問羅靜是不是喜歡實際的、厚重的、能立刻變現的好處。

    “不太像,章曜航也認識羅靜,我們還是通過他搭上的線。我聽章曜航給我哥提過啊,羅靜對齊白石的畫很有興趣,對古瓷器同樣有興趣,他每次回國會去章曜航店里玩半天,親手做做效仿古代釉下彩瓷的瓶子。”

    周媛媛如實回答,在說的過程中再次產生濃重自卑心理。

    用手拍拍旁邊陷入沉思的楊雨冉,問:“有沒可能人家瞧不上我和我爸?”

    貼近閨蜜發現異樣,張大嘴低呼道:“天吶,雨冉你的臉色好差啊,好像讓誰抓了幾把,慘白慘白的臉上有幾道紅印誒。”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彤靈塵的霸道獨寵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