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楊雨冉秦慕禹 > 75、臉讓你們丟光了
    每個陰牌選用的材料和雕工不同,對應的功能不同。楊菲記得老僧人弟子交給她時,告訴過她專訂陰牌的特點,兇神右手缺少兩根手指,代表可挖心傷魂損人元氣。

    她對這事屬于半信半疑,老見母親每年春節后固定前往泰國拜見那名僧人,而母親近些年可謂要風得風、要雨得雨、過得非常順了,光在楊雨冉回來之后屢屢碰壁。

    始作俑者楊雨冉跳騰的一天,她心難安一天,因此她也想試試此類偏門法子,于上月委托母親找到僧人。

    她還記得老僧人弟子提醒過她,此物陰邪的很,讓收牌者發現后需立刻摧毀,不可多留,當心反受其害。

    楊菲好恨啊,可當下局面她又沒法拒絕。堅硬拒絕指定會換來楊雨冉的對峙,甚至用錯以為陰牌是好東西來揭露事情真相,將她和媽媽做過的事公之于眾。

    到場之人哪個沒有自己圈子,外加何寧月護著楊雨冉,多數人基本抱著大樹底下好乘涼的心理,隨便三傳兩傳皆可把她們母女兩傳成千古罪人。

    “怎么不高興啊?”

    令她作嘔的聲音又用假惺惺的語氣在關心她呢!

    楊菲苦著臉咧咧嘴角,回以對方想聽的答案:“高興呢,寧月姐姐有心了,知道妹妹我最近很倒霉,專門請個佛牌幫我化解霉運。”

    “高興就好,再就是我奉勸下在場的同輩們,玩歸玩、鬧歸鬧,看看熱鬧早點回吧。再待下去,恐怕好心變成驢肝肺,碰一鼻子灰呢。行了,我乏了要睡了,掛了哈。”

    何寧月沒等視頻對面楊菲回答,徑自掐斷視頻。偏偏楊菲本能忌憚何寧月,習慣性弱弱應道。

    “好的,何姐,祝您晚安。”

    卑微的話全說給了空氣。

    有兩個純粹來湊熱鬧的人沒忍住,噗嗤笑出了聲。

    楊菲強裝出的好耐心和好脾氣全讓笑聲擊散,將楊雨冉手機重重扔在地上,一把掀翻面前碗筷。

    “你們見她比我還慫、比我還低賤,我沒有笑過你們吧,你們有什么資格笑我啊!”

    猩紅眸子內淚水打轉,楊菲硬生生憋住沒哭,瞪著兩人不依不饒的怒斥:“朱恩娣,我沒記錯的話,上周你爸千里迢迢跑到京市給何老秘書送禮。結果站人家小區門口等了一天,還讓保安趕出來。最可笑的是,你爸連個保安都不敢多罵一句,哈腰給人家賠不是。”

    “還有你,李田,不是在外很拽嗎?各種吹噓沒有李家掌握不到的信息,遇到點破事就嚇唬對方,讓對方別惹惱你,當心你把對方家里偷稅記錄全報上去。你以為李家還掌握著叱剎風云的大數據啊,早讓替代了。你媽比你看得清,早和新金主赤誠相待的勾搭上了。”

    朱恩娣忿然望著楊菲,似在權衡反擊與否的利弊。

    李田很是隨性,火氣上來不管對方是什么天皇老子,誰給他不爽,他便給誰不爽。

    拍著桌子指指楊菲,大罵道:“要不是看韻韻妹妹的面子,你花再多重金請老子,老子都不會來,丑女多作怪。”

    木琪韻一聽自己被扯出來,沒法明哲保身了,兩邊勸勸當和事老:“好啦好啦,別吵了,你們屬于從小玩到的朋友,不見面了想,一見面就撕,何必啊。我算是發現了,你們通過這種獨特的方式反而更能增進感情。”

    楊菲氣得粗粗喘著氣,絲毫不領情的反駁:“木木,你不用多作調解了。他才不會記得我付出多少呢,否則根本不會當眾讓我難看。我明明對朋友都很好,出去玩從來我掏錢,我沒讓朋友承擔過,不過為了大家的關系能長久保持罷了。”

    “菲菲,你這話說的,”木琪韻戛然止住后面點評。

    不用她明說,在場富家子弟們全悟懂了,不禁與身邊人面面相覷,皆露出無語之色。

    有些付出做完了,大家看在眼里,自然會領情,沒必要反復說。說多了很容易給人一種目的性很強的感覺,尤其楊菲本來就目的性很強。

    上流圈子誰不知道,自打楊菲取代楊雨冉的家庭地位后,各種鋪張浪費宴請他們,恨不得給自己腦門貼張紙條,寫明:我才是正兒八經的富家女,我叫楊菲,楊雨冉過氣了,你們識趣點趕緊過來巴結我,好處大大的有。

    見沒人回話,楊菲以為自己的真情吐露起效果了,掃眼楊父和楊母,打算根據靠山情緒好壞來采取下步行動。

    楊父臉色意欲不明,不過能看出比剛剛她被何寧月欺負時稍稍好點。至于楊母,反倒是比方才愁楚了些,似在替她犯愁什么。

    楊菲在心底暗自腹誹,誰稀罕老太婆的假好心啊,估計老太婆又覺得她有失涵養。

    這社會錢基本是萬能的,她個受寵的大小姐除了怕怕何寧月這類極少數個體,其他同齡人見她都要陪著小心,要涵養有屁用。

    確定好楊父對她的心境,她就敢恃寵而驕,手指輕敲敲酒杯邊緣,面朝李田和朱恩娣說道:“罷了,我知道你們剛剛之舉并非故意為之,你們來敬我三杯酒陪個罪,我當事情過去了。”

    楊雨冉借楊菲摔她手機之際,用倉皇逃竄的窘樣溜回自己座位,偷偷給秦慕禹做個鬼臉,讓對方別擔心。

    這會兒聽到這話,楊雨冉差點步上被點名二人的后塵,破功送出嘲諷,楊菲真當在家就可無所顧慮了。

    “敬酒?”朱恩娣驚呼問道:“有必要嗎?”

    有句話他忘記說了,太荒唐了吧!

    楊菲理所應當回答:“對啊,不過方才恩娣哥哥對我沒有太過分啦,我們碰一杯好啦,當一杯泯恩仇。”

    楊雨冉用牙齒咬住嘴唇,強令自己別看楊菲臉上寬容大度的神色。

    李田氣極反笑,拍拍身邊朱恩娣,勸道:“哥們,別較真了,和這種思想錯亂的人講不通啊。咱們該聽從何寧月建議,早點拍屁股走人。你不是還有下場聚會,我跟你一起去找找樂子。”

    說著,站起身雙手合十朝長輩方向拜下,做出該有的禮節。

    “楊叔,今晚我們有點私事,先走了,等您下月辦壽宴我們再來道賀。”

    楊父用略帶責怪的看眼楊菲,無奈同意:“好的,小女有點任性,還望你們多包容啊。”

    “沒事沒事,女孩子家家有點小脾氣正常。”

    李田連聲應著,拉起朱恩娣一同離場。

    得到李田的松口退讓,楊菲別提多驕傲了,得意朝楊母微微晃下腦袋。

    扭回頭看到李爍淡漠的靠在椅背中,刻意與她保持距離的動作掀起她內心委屈。記得秦慕禹晚上多次保護楊雨冉,一個周家繼子都敢為了楊雨冉得罪富家少爺。李爍沒幫她就算了,還避如蛇蝎。

    越想越解不開心里的結,雙手捧住臉,‘哇’聲大哭起來。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楊父疲憊地撫下額頭。閉閉眼休息幾秒,拿出長輩該有的威嚴,給木琪韻他們說道。

    “很晚了,諸位早點回吧,小女近些日子一直在生病,身體和精神狀態都不是很佳。”

    楊父欲言又止,似乎想伸手端起酒杯做點什么,被楊母壓住了。

    楊雨冉靜靜看著,她很好奇楊父難不成能替楊菲賠罪不成。楊母就是太心慈手軟了,今晚若是她坐在楊父身邊,必然把局面推到最難看的地步。

    木琪韻很會察言觀色,楊母剛按住楊父的手,木琪韻當即帶頭表態:“好的,楊叔,您和夫人也早點休息。”

    有了木琪韻表態,別人再等著好戲就顯得沒素質了,陸續跟隨其離開中式裝修的大餐廳。

    “小秦、小爍你們也回去吧。”

    楊父面朝兩個女兒的男伴,用不冷不淡的聲調說道。

    李爍光‘嗯’聲,連起碼的尊稱都沒喊,起身走了。

    秦慕禹只比李爍 只比李爍好一點點,他的禮貌僅針對于楊母。

    “阿姨,我先走了,祝您和雨冉晚安。”

    楊母露出整晚唯一真心的笑容,應道:“行,等你閑的時候咱們再約哦,阿姨請你喝下午茶。”

    “好的,阿姨,隨時等您召喚。”

    秦慕禹脫下香檳色西裝外套搭在楊雨冉肩頭,傾身貼近她臉側,用只有兩人能聽到的聲音神秘莫測說道:“明天必須回公寓,有驚喜給你。”

    炙熱的呼吸灑在楊雨冉臉上,染紅了她雙頰。

    雙雙眼睛盯著她呢,她哪敢亂動,定定保持僵硬狀態,羞澀回答:“嗯,你快走吧,也祝你好夢。”

    感覺炙熱呼吸離得遠了,楊雨冉才稍稍調整下別扭坐姿。

    等客人全部走了,楊父下達不容拒絕的指令:“夫人先回房休息吧,我有些事要跟兩個女兒聊聊。”

    “我留下吧,有什么話是我不能聽的嗎?”

    楊母慢條斯理端起水杯,抿口早涼了的大紅袍。涼茶流過喉嚨,殘留下苦澀難咽的余味,無不提醒著她,再好的東西一旦過了最佳品嘗期,只會變成自找罪受。

    可,這世上又有幾個人能割舍自如的倒掉整壺茶呢?恐怕多數人會選擇添點熱水重新喝吧。

    “你不老說自己睡眠質量差,聽話了,早點去睡吧。”

    楊父給出關心中的每個字里無不透出不耐煩。

    楊母還欲堅持,楊雨冉開口阻斷母親的執拗。

    “媽,您去吧,我正想找我爸說些秘密呢,您在我不好意思說。”

    楊母深深望著楊雨冉,得到好幾個點頭,沒辦法只有側頭給楊父小聲施壓:“別忘記你答應過我的事。”

    楊父摟住楊母肩頭,在其臉上連親兩口,再三保證:“放心放心,我不傻,雨冉是我親生女兒。”

    “哼,知道就好。”

    楊母淡淡應聲,經過楊雨冉身邊留下手機,叮嚀:“密碼是你百天的日期,有事隨時給我,”

    頓下察覺不切合實際,她沒有手機,改口:“給媛媛或小秦打電話。”

    “好的,媽。”

    楊雨冉乖巧點頭,楊母這個密碼設置的妙啊,估計楊父早忘了。

    餐廳留下會議主角三人,楊父卸掉偽裝出的慈眉善目,開門見山說:“你們兩個啊,算把我這張老臉丟光了。近期少約那些孩子聚會,消失一段時間,安穩過好自己吧。”

    楊雨冉早做好挨訓的準備了,意外收獲各打五十大板的對待。她一點不覺得開心,腦海浮現出周媛媛給她分析的話語,愈發好奇楊父到底在求什么。

    楊雨冉沉默陷入思索,楊菲則小臉立刻拉垮。

    近期總收獲明面上的差別對待,雖然楊父事后全給補償了,但楊菲依舊不平衡至極。

    抬頭看向楊父,脖子跟著一沉,記起自己還戴著陰牌呢。

    摘下狠狠扔在地上,跺上幾腳,頃刻間陰牌和楊雨冉手機一樣,支離破碎。

    楊雨冉注意力讓‘磅磅’的聲音拉回,望著變成大小不一塊狀的陰牌,她產生新的好奇點,這東西會不會加倍償還施暴之人啊?

    有意思了,一會找大師問問。

    “爸,不是我丟您的人,姐姐跟何寧月竄通起來欺負我啊。您可以在網上搜搜,她們送我的不是普通佛牌,是害人的陰牌啊,她們嫌您的寶貝姑娘命長,要奪走我的氣運和陽壽呢。”

    楊菲痛訴委屈。

    楊雨冉心驚肉跳地睜大眼睛,她當楊菲光求爛玩意只圖影響她睡眠,原來心思如此骯臟不堪。

    楊父視線在姐妹臉上來回打量一番,錯當楊雨冉在驚詫楊菲的誣陷。

    “東西是何寧月送的,你別亂指證了。”略微思考一下,選擇從公證角度駁回楊菲告狀。

    “爸爸,不對啊,今晚家宴請的全是要好朋友,他們沒有我的安排不會輕易透露出去。上次的虧讓我長記性了,我不相信何寧月打電話是巧合,絕對是姐姐告訴她了。”

    楊菲據理力爭,氣嘟嘟朝楊雨冉努下嘴。

    “我要告訴她了,大可在視頻時把李爍照出來。”

    楊雨冉隨口說出早埋好的伏筆,見楊父看她的目光逐漸動容,她順勢將話題轉回想聊之處。

    “我都不知道這是陰牌,你如此了解它的功效,你求過啊?”

    “沒有,我沒求過。”楊菲慌亂否認。

    “哦?”楊雨冉故意拉長音,片刻不離的盯住楊菲追問:“沒求過的東西怎么會認出呢,你勢必有提前了解過啊。”

    楊菲吐出幾個‘這’,半晌未湊出一句完整話。

    就在楊菲即將自露馬腳的關鍵時刻,餐廳門被人推開了。

    白燕手里提著新的陰牌進入,跑到楊父身邊哭喊起來:“老爺啊,有人要害我和菲菲啊。”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彤靈塵的霸道獨寵

    御獸師?